六六六六六

弹丸cp杂食,逻辑控,写文新手,拒食弹丸3绝望篇希望篇

[全员]狛枝凪斗苏醒之后 第十二章

#二代全员,剧情向

#这个坑终于填到一半了……

#月更

#本章差点儿满8000,前面的部分有些无聊拖沓了…

第十二章  幕后 其二

  从花村辉辉在会议上陈述计划的那一刻起,未来机关第十四支部的监视小组便进入了预警状态,密切注意着每个人的一举一动。15人份的观察资料被精简为书面报告与录像剪辑,实时传递到几百公里外轮船内的上级面前。

  固定角度的监视器拍摄的画面并不像电视剧那样简单直接,厨房里蛇挤蛇人挤人一团乱的时候,苗木并没有理解情况。看到庭院里的监视器拍摄到的,游泳池里喷出的巨大水花时,他还一脸茫然。

  直到看到贰大和左右田从泳池里捞出了花村,苗木才明白过来。

  雾切响子倚着桌子盯着屏幕,微微眯起了眼睛:“ALTER EGO,请将这一段回放,对,从厨房开始。”

  慢镜头回放重复了两到三遍,事件的全貌浮出了水面。

 “哼,田中眼蛇梦豢养的宠物,和狛枝凪斗的幸运吗?”十神白夜翘着腿惬意地坐在电脑椅里,中指推了推眼镜:“一个两个真够可以的,居然闹出这么大的乱子。必须重新考察他们的危险性了。”

   苗木急忙道:“十神君,这怎么说都是意外吧?你看,狛枝学长自己也被吓愣了。”他指着另一块直播视屏中,在空荡的厨房里傻坐着的狛枝凪斗示意。

   十神摇头:“那只刺猬能做出腾空旋转这样的高难度动作,还试图攻击敌人的要害,肯定是受过训练的。这次事件里它表现出的攻击倾向很可能不是意外。如果是田中眼蛇梦恢复了绝望,故意指示它这样做的呢?”

  “那是不对的!十神君你也知道,那只刺猬,连同白鼠一起,是田中学长从程序里苏醒后,才在贾巴沃克岛的森林里捡到的。从那时起,他的全部行为都在监控之下。我们都知道他并没有训练过那只刺猬啊。”苗木反问。

    雾切反驳了苗木:“没有看到,并不能代表没有发生。我也认同十神的观点,那只刺猬是受过训练的,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训练。”

 “连雾切小姐都这么说……” 

 “我知道你不喜欢把人想得太坏,没关系的。”雾切放缓了语气,淡紫的双眼望向苗木:“前两天叶隐占卜出的是吉兆,说明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我们以后注意一下田中的行为就好了,那两只小鼠的来历也最好查一查。”

   她从身后的桌子上拿起一张纸添了几笔。苗木凑过去,发现那是一张写着15人名字的名单。

   田中眼蛇梦的名字后面被打了个问号。

   苗木转身靠在了雾切旁边,叹了口气:“我果然……还是不喜欢怀疑同伴啊。”

 “谁会喜欢呢。”雾切低着头轻声回应:“只可惜,他们并不是我们的同伴。”

 

  

   贾巴沃克岛上的事件还在进行着。

   这一边的窗口里,狛枝凪斗跟着田中眼蛇梦下了楼,另一边的窗口中,播送的是日向创小屋内的情形:电视机内的七海和兔美敲锣打鼓乒乒乓乓地把日向喊出了被窝,后者边听她们解释情况,边抹了把脸换了身衣服,打开门走向了泳池。

   摄像头内隐藏的监听器,向各位监视者们忠实的反映事件的发展:

(“各位本科生大人们又在搞什么鬼。好好的把花村扔到水池里做什么,玩大冒险?”)

(“哈,不愧是希望之峰学院的天之骄子们,技能点点的真够偏的,都不加智商吗?”)

 “诶多,这个……”苗木看了看自己的伙伴们:“日向君的演技……真厉害呢?”

  十神白夜稍稍坐正,换了条腿又躺回电脑椅里,严肃地盯着屏幕没有说话。雾切响子也盯着屏幕,没有回答。

  像是两个聚精会神看戏的影院观众——苗木心想。

  贾巴沃克岛上的77届生们都觉得自己是在演戏,狛枝是他们唯一的观众。殊不知在他们这些监视者的眼里,只有日向是在演戏,77届生们都是半吊子的陪演,狛枝凪斗只是个爱抢戏的龙套罢了。

  又或许,在日向前辈的剧本里,我们这些监视者也是陪演吧?之前也有十神君和雾切小姐的戏份……

  苗木这么想着,忽然有些茫然。

  这一场绝望扮演的戏码里,到底谁才是观众呢?还是干脆所有人都是观众呢。或许更贴切的说,这只是场闹剧吧。由日向创自导自演,最后发展也只有他能控制的闹剧。

  为了考察日向创的同伴们是否有绝望倾向而做的闹剧。

  为了让神座出流不觉得无聊,而通过了会长审批的闹剧。

  苗木忽然就想起了那个有着蓬松金发的双马尾女孩,想起了开学第一天她站在讲台上自我介绍的情景。然而就在他即将摸索到一丝联系时,突兀的电话铃声打碎了思绪的水面,那个女孩的脸散成了千百片的金波,随着水流往意识的深处沉去。

 “喂喂,苗木君在吗?

   大屏幕的角落里跳出了一个小小的通讯框,七海抱着兔美向苗木招手,又转过身,对着身处同一个屏幕的ALTER  EGO打了个招呼。

 “啊……啊!”苗木反应过来,偷偷唾弃了一下在工作时愣神的自己:“我在!”

   七海点点头,转身说了些什么。两秒后,已经回到小屋里正在翻箱倒柜的日向创走近监视器,对着摄像头说道:“苗木,我申请用一下苏生药。”

 “诶,花村君的情况这么严重吗?可以啊,但是那个不是”

 “咳咳。” 

   听到十神的咳嗽,苗木突然想起来这种口头申请是要录音备案的,立刻改口:“……我是说,申请通过。”

   屋内电视机里的七海转述了上级的回复。日向对着摄像头道了声谢,拿着药瓶快步走向泳池。

   雾切看着屏幕:“我记得,你给他的药剂早就用完了吧?”

 “是啊,我也记得。最后那瓶是用在狛枝前辈身上了。”苗木想了想:“狛枝学长本来身体素质就不太好,日向前辈将他转移到医院去后,怕他挺不过来,直接灌了一整瓶下去——前几天的报告是这么写的。据说当时学长因为副作用长出来的头发都快及地了,日向前辈又不得不帮他理发……有复数个才能真是方便啊。”

 “那现在他手上的这瓶……”

 “额,日向前辈他自己配的?”

 “……”

 “……”

   苗木挠挠头,决定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画面里,喂药后花村渐渐醒转,索尼娅和日向对戏。狛枝站在一旁听着他们的谈话,神情若有所思。

  日向和众人不欢而散,回到了自己的小屋。花村挺了过来,保险起见被众人簇拥着去了医院。狛枝没有跟上任何一方,原地站了一会后也走向了自己的小屋。

  就在狛枝关上房门时,日向迈出自己的屋子,走向餐厅。他对着狼藉一团的厨房愣了一会儿,认命似的叹了口气开始收拾。

  医院里的学生们确定花村没有大碍,全都放松下来。他们指着花村的新发型开玩笑,兴奋地讨论着刚才的事件。

  狛枝躺在床上,直直地看着天花板。

  事情似乎都结束了。

 “到这一步应该没问题了,我们来讨论一下刚才的事吧。”十神白夜切断了音频,端起红茶抿了一口:“还是老样子。苗木,你先来理一下。”

 “嗯,好的。首先是这件事的起因。”苗木闭上眼睛,开始回忆拼图,“对于各位前辈们而言,这个绝望扮演计划是针对狛枝学长而设的,他们迫切地想要帮上日向前辈。所以花村学长提出了一个计划,并征得了大家的同意。”

   雾切捋了捋头发:“光是这个开始就有很多疑问了。首先,花村辉辉是如何设计出这样一个计划来的?他看上去并不是那种想得很多的人。”

 “花村学长的计划,大致就是制造矛盾和划分阵营,再看狛枝学长对此的反应。这是之前日向前辈为边谷山学姐,田中学长设计的扮演内容,花村学长应该是借鉴了当时的计划。”苗木边说边拿出了日向给他的剧本举证。那是一本夹着各种纸张的厚重笔记,手写的计划书上清清楚楚地罗列着绝望扮演的计划大纲。

 “那个是……苗木,他怎么把这个给你了?”

 “嘿嘿,其实是我前几天厚着脸皮问日向前辈要的啦。今天早上刚寄到我们这儿。”苗木不好意思地笑了。

 “那家伙写的字,真是毫无个性啊。”十神看着纸上那一板一眼可以媲美印刷字的笔迹,说:“那么,花村辉辉恢复绝望,故意利用同样的剧本让大家陷入混乱的可能呢?”

   雾切应道:“也不能排除。不管本意为何,花村确实是做出了引发混乱的行动。在会议上率先赞成他的人也需要再考察一下。”

   她在花村,澪田,左右田和西园寺的名字后面每人加了个问号。

  屏幕上的三只人工智能静静地旁听着三人的讨论。七海张嘴想要为花村辩解两句,被一边飘来的AE兄长摇头制止了。

  苗木看见七海沮丧地低下头,立刻说道:“嘛嘛,十神君和雾切桑别总往阴暗的地方想啦。我们继续说接下来的事情吧。

“按照计划,素食派和肉食派在狛枝学长的面前激烈争吵起来,言辞间带上了恐吓与人身攻击,尽量地展现出不合常理的一面。但是狛枝学长的反应并没有像大家预料的那样,他一直都在笑着旁观,只稍微劝了劝。因此,大家把那个蛇口袋扔给了他,强迫他做出选择。”

 “狛枝凪斗的态度可以先放在一边,反正他就是那个性子。倒是这帮家伙有些唯恐天下不乱啊。”

 “前辈们只是在岛上关久了,有些太活跃了而已……十神君你想想,我们高一的时候不也总在胡闹吗?”

 “不对,我觉得狛枝的态度不对。”雾切提出了异议:“这几天来,他太安定了,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出格的事,也不像是在策划什么。如果狛枝凪斗真的能消停下来就好。我只怕他现在的乖顺都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十神轻嗤:“他要是出事,就向那个明明有预知能力却玩忽职守的人追责好了。我们不用管他。”

 “诶多,十神君,你是在说叶隐,还是日向前辈?”

 “两个都是。”

 “…………我觉得,狛枝学长的状态和在程序里的时候差不多。我们只要注意别刺激到他就行了吧?”

 “也只能这样了。继续吧,苗木。”

 “好的。刚刚说到狛枝学长被逼到了厨房里,大家堵住了离开的路,逼迫他做出选择。但是,不管是打开口袋将一大团蛇扔进那个相对有些小的开水锅,还是把口袋交给被钳制住的索尼娅小姐和田中君,都没什么可行性啊?从狛枝学长的角度看,不管怎么做都不能结束这场纷争吧?”

 “确实。”雾切看着剧本分析道:“在给边谷山他们的剧本里,纷争会在花村辉辉杀死猎物后结束。而在刚才的情境下,他们为了让狛枝凪斗加入这个乱局,把猎物交给了他。可狛枝本人既无法劝和也没法处理掉那袋子蛇,除狛枝以外的其他人都在卖力表演,为首的那几个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这就形成了一个僵局。”她指了指监视录像上的时间刻度:“这个僵局,持续了三分钟,最后在30秒内被一连串的意外打断。”

  十神扶了扶眼镜:“总体来说,花村辉辉的计划并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那群家伙的所谓扮演并没有引起狛枝凪斗的怀疑。”

 “那是当然的,大家都不是绝望残党,也没有演戏的才能嘛。”苗木说:“接下来就是我们看到的了,田中学长的刺猬发动攻击,花村学长意外烫伤。为了处理烫伤,贰大学长把他扔进了泳池里。”

 “等一下,刚才没有注意到这里有问题。”雾切说:“为什么处理烫伤,要把伤者扔进泳池?”

  苗木摁了回放:“九头龙学长提出了浸泡治疗的方法,罪木学姐认可了。之后左右田学长提议了泳池,终里学姐便叫贰大学长去,贰大学长就直接……扔过去了。额,和日向前辈说的一样,有些冲动行事了呢。”

  雾切揉了揉眉心,在左右田,终里和贰大的名字旁边打了问号。

  她又想了想,在贰大的名字旁又再加了一个问号,然后把名单扔给了十神,自己坐到了躺椅上:“先这样吧。就这几个派人专门盯着,其他的暂且别管。”

  这个样子明显是累了。

  苗木看雾切正闭着眼睛按摩眉心,又看到接过名单的十神开始打电话分派任务,低下了头:“抱歉……因为我,给雾切小姐和十神君增添了额外的工作量。”

“不用客气。”雾切说:“我会把这笔账算到那个罪魁祸首身上的,连同之前的份一起。”

 “哈哈,是说日向前辈吗?”

 “是的。”雾切用手背遮住灯光躺了下来,没过一会又突然睁开了眼:“呐,苗木。”

 “恩?”

 “在称呼他们的时候,不要加敬语。”

 “啊?”苗木望向雾切,正好对上了她的眼睛。

   那双充满冷静的紫色眼眸总有种令人信服的魔力,像星光一样闪烁着,指引着别人找到正确的道路。

   这让苗木有些慌乱。

 “啊……好的,我明白了……”

 “仅仅是明白还不够啊。过几天可能就要和各个支部的人碰面了,你要小心,别祸从口出。”

   雾切叮嘱完苗木,重新躺了回去。苗木习惯性的应好。虽然知道雾切只是在闭目养神,他还是找了条毯子帮她盖上,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办公室里只剩下十神白夜一个人的发号施令声。

  

    

========================================

   “呐,兔美。你说日向君的计划会成功吗?”

   “我也不知道啾……”

     粉色兔子拉过那双立起的长耳朵,遮住了自己的豆豆眼,用肢体语言表达着内心的不安。相比之下,问话的七海千秋就显得‘平静’多了。粉色头发的少女歪着脑袋茫然地看向前方,成为巨大荧屏上的静止画面。

   七海千秋和兔美可以连通贾巴沃克岛上的所有监视器和小电视。因为和ALTER EGO同出一源的关系,七海也可以在哥哥的默许下操作苗木办公室的屏幕窗口。她的职责是在出现紧急情况时联络各单位,主要是贾巴沃克岛上的留守人员,监视对象们和支部长办公室这三方。

   但七海并不是那种报喜不报忧的人。一旦看到些好的兆头,她也会高兴地报告给上级。被自家兄长以不符合要求为由打回去两三次后,七海便学会了直接越级上报给苗木。

 “呐呐苗木君,你看你看!”

 “怎么了?”

 “十神君……啊不,小猪蹄和花村君!”

   七海调出了病房的画面向苗木示意:胖版的十神白夜搬了张凳子坐在花村的病床边,说着什么。花村手里紧紧攥着床单,不敢看向他的脸。病房里只有他们俩在,罪木去整理用过的医疗器械了,其他饥肠辘辘的人们正结伴走向餐厅。

   苗木戴上了耳机。

 “提出这个计划的是你,率先脱离剧本把袋子扔给狛枝的是你,准备了一锅开水备在灶上的人是你,最后受伤的也是你。当然,终里没有把口袋扎紧,田中没有管好自己的下属,他们也有责任。但综合来看我还是觉得你更不对劲。喂,花村,为什么要这么急躁?”

 “……我……这个……呃……”

 “为什么要这么积极地去试探狛枝?别看着窗外,我知道你心里早就有答案了,我也大概知道那个答案是什么。但是,你必须要能够亲口说出来,把自己那点小心思暴露在阳光之下,才能够除掉那些阴影,明白吗?”

 “……”

     见惯了真正的十神白夜毫不留情责骂下属的场面,乍一听欺诈师用十神的声线十神的说话方式十神的样貌说出这么温和可亲循循善诱的话来,苗木感觉非常神奇。

 “为什么不说话?我知道这种事情难以启齿,但人总是要面对的。这几天你给狛枝做的都不是正常人爱吃的东西,已经足够表达出你对他的厌恶了。我只是要求你把心里话说出来,并没什么大不了的。”

 “唔才不素陶燕他……”

 “你说什么?”

 “唔素唔才不是讨厌那家伙,我是害怕他啊!”

   躺在病床上的花村浑身发抖,把自己裹在了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欺诈师。

   (

 “十神,真的很对不起!我当时并不想杀死你的!都是因因因因为那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疯子!狛枝他当时想要杀人啊,如果我不阻止他的话,他就会在停电时拿到刀子杀死别人了!我只是不知道那个时候在桌子底下的是你,我并不想杀你的!我是想杀了狛枝,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花村辉辉今天受了太多惊吓,竹筒倒豆子般把心里藏着的事情全都说出来了。欺诈师慢慢剥开他身上的被子,拍着他的背,温和的鼓励他心里憋着的东西一吐为尽。

   “太好了。”七海说:“听兔美说,自从他们俩苏醒后,花村君就一直避着欺诈师,不肯和他单独相处。田中君和贰大君一醒过来就互捶胸口重新做兄弟了,西园寺和罪木还是那副老样子,澪田根本不在意,前天小泉和边谷山也和好了,就只有他们俩一直没动静。现在的话,我觉得可以不用担心了呢。”

   苗木并不知道这一个哭的稀里哗啦丑态毕露,一个用自己宽广柔软的胸怀拥抱接纳对方的情景算不算是“重归于好”,只是觉得气氛还不错。欺诈师似乎很有当老师的潜质。

 “好了别哭了花村,听我说。之前那次,还有这一次,你都是心里一急就自说自话起来了。如果你找我们商量狛枝的事情,把你的想法完完整整的说出来,事情也许就不会这么糟糕。好吗?”

   花村边哭边点头,拉过欺诈师的领结擦眼泪。苗木一看,一个十神模样的胖子正抱着另一个比他小一圈的胖子,还用那么温柔的眼神看着怀里的人,顿觉OOC。他连忙转过椅子看旁边那个优雅端坐着边喝红茶边命令下属的贵公子洗洗眼睛。

   七海看起来很开心:“小猪手和花村君的心结解开啦,希望狛枝君以后也能和花村君好好相处呢。”

  “这个……难度挺大的。”苗木说:“恐怕要等到这次的绝望扮演计划完全结束,大家才有可能接受狛枝学长…狛枝君吧。对了,七海你是怎么看待他的?”

  “唔,狛枝君吗?……需要多加关注的人?”七海歪头看着天花板思索道:“怎么说呢,自体单攻能力强大,但很难和其他队员使用合击技能……恩…也像是战斗中使用技能召唤的恶灵或宠物,可以成为临时队员,倘若队伍里没有驯兽师职业的人便无法操纵攻击对象,也没法做战术配合……就是这种感觉。”

    “………………七海不会觉得狛枝君的思想很奇怪吗?”

    “不会啊,不管是狛枝君,还是日向君,还是澪田,小泉他们,都是我初次认识到的‘人’。我不理解狛枝君为什么热爱希望,但我也不理解日向君为什么这么喜欢和别人聊天啊,不理解西园寺为什么总是说些让人脸色不好的话,不理解为什么左右田君总是应和索尼娅说的话呢。所以我觉得狛枝君其实和大家是一样的啦。”

   “是这样吗?哈哈,能有这种想法的,就只有七海你了。”

    苗木夸了七海两句,心里却在苦笑。七海千秋作为与新世界程序捆绑的AE,在77届生之前从来没有见过其他人,也没有载入过关于社会常识的资料,只有关于心理学和游戏的资料。正是因为从没接触过人类,她才能够对所有人类一视同仁吧。

   七海继续说道:“花村君还觉得狛枝君是会随便捅别人的那种危险分子。但是啊,狛枝君从来没有主动杀过人呢。在旧馆的时候,狛枝君藏刀可能只是为了吓唬吓唬别人吧。哪有想杀人的人事先和别人讲自己的犯罪计划的呢?”

  “有这个可能。”苗木点了点头。对于发生在旧馆的事,狛枝凪斗到底怀着怎样的动机去设置机关藏好小刀的,他并不能肯定。

    七海察觉到了苗木的低沉,说道:“但是啊,现在的狛枝君看上去让人省心多了呢。苗木君不要担心啦。你看,狛枝君他正乖乖地躺在床上呢。”

    她挥手召出了狛枝房间的监控视频。画面里,狛枝确实安分地呆在床上,他双腿并拢规规矩矩地坐在床沿,灰绿色的眼睛望着窗外,右手转动着一把银光闪闪的匕首。

  “诶?”

   “什么!”

   “怎么回事,慌什么?”

    苗木和七海的惊呼声引来了十神的注目。后者低喝一声,视线转向大屏幕。就在这时,狛枝凪斗握住了匕首,仰起头来将匕尖对准自己的喉咙。静默三秒后,他像是进行什么仪式开始祷告起来。

    苗木急忙打开了声音公放。

“这个岛上都是和我一样深陷在泥沼之中不能翻身的臭虫啊都已经被江之岛盾子诱惑陷入绝望的人即使消除了记忆又有什么希望可言呢呵呵真是无可救药了我也是这无可救药的人中的一员啊啊一想到自己曾经是背叛了希望的绝望残党真是可以以死谢罪了为什么啊居然还被江之岛利用了我活着就是世界的累赘还是死了算了吧尸体化为肥料还能为——”

    苗木果断关掉了声音公放。

   七海也没想到自己随口说的话立了flag,一时间内存容量跟不上运转速度,进入了名为当机的呆滞状态。兔美已经慌慌张张地跑进狛枝小屋的电视机里去了。监视器传来的画面中,粉色的兔子在小电视里跳来跳去,坐在床上玩弄危险物品的家伙不为所动,嘴巴一张一合还在念叨。

   十神翻了个白眼:“不用管他。这个家伙要是真的敢自杀,我就把腐川调到我身边来工作。”

   苗木眼见着那把发亮的匕首又往上提了点,预备要猛刺下去:“啊啊啊十神君!即使狛枝学长不会刺自己的喉咙,他也可能向第五次裁判那样刺别的地方啊!比如刺大腿什么的来自残……”

  “我说了不用管它。喂喂,监控组吗?给我查查狛枝凪斗的那把匕首是从哪里得到的。什么,扭蛋机?那种逗小孩用的机器里怎么会有这么危险的东西!责任人是谁?让他写检查!”

  “呐呐,苗木君,我们该怎么办啊?”

  “啊七海。总之……先想办法转移他的注意力,帮我建立和那台电视的通讯吧!”

  “不行,苗木。我禁止你和狛枝凪斗接触。”

  “十神君!”

    监控里的狛枝可能是说到了动情之处,向信徒般高举双臂站起,又转身跪在床侧,举起了匕首。苗木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苗木君!我申请和狛枝君接触!”七海举起双拳,急切道。

 “啊对啊,是你的话……我批准。”

   苗木还在寻找着不对劲的理由,得到许可的七海已经关停了寄存在哥哥那儿的分身,将主体意识转回到贾巴沃克岛上去。一想到狛枝又要自说自话地结束生命,她只希望数据传送的速度快一点,再快一点。

   刚刚连通狛枝小屋的电视机,七海就看到了那个白发的人影扔掉了匕首朝她飞扑过来。

 “苗木君!真的好久不见啦我好想你……七海?”

  TBC

  

#233我知道大家都在期待狛日,但对这个场景下的狛枝来说,“希望”是苗木君啊~

#那把匕首是 战刃小刀,爱岛狛枝喜欢的礼物

评论(1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