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六六六

弹丸cp杂食,逻辑控,写文新手,拒食弹丸3绝望篇希望篇

[全员向]狛枝凪斗苏醒之后 序章

#原创巨坑,正剧

#弹丸2ed后,主二代,全员向

#弹丸3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先出场的是神座创,然后是日向,再然后是…………

#苏醒后的田中身上不带有四天王。慎

#作者第一次写小说 ,文笔僵硬,控制不了篇幅和字数……更新慢…能接受的话…




序章

  这里是总是洋溢着盛夏气息的南方岛群––贾巴沃克岛,风格各异的五个小岛上有着健全的现代设备和充足的物资,在和平年代还被称为梦幻级的旅游景点。人们不仅可以在此度假旅游放松身心,还能远离俗世长久隐居,甚至,可以将它作为某个有着世界级影响的组织的秘密据点。

而事实上,在这里生活着的人们正同时享受着这三个方面的所有好处,即是:过着名为被未来机关软禁实际是自己选择了避世隐居的悠闲度假生活。

被软禁确实是事实,然而介于软禁他们的第十四支部里有个心软的家伙在,加上这些原·绝望残党个个都有超高校级的能力,这一整座岛屿都变成了他们的舞台。

自那场互相残杀的修学旅行过去之后,希望之峰学院77届生们就一直在守望着同伴的苏醒。从最初那五个人的苏醒开始,陆陆续续地有其他家伙醒来了,仍然沉睡的人也似乎在渐渐好转。经过某位侦探的观察,“新世界程序”和之后日向创运用才能制作的补丁程序都取得了最佳结果:苏醒后的所有人,都不再有从入学开始的记忆,并且都保留了当初那个修学旅行的回忆。七海千秋的碎片数据也由日向提取出来后粗略整合,交给了ALTER EGO重新修补。大家都将回归到团体中了,未来似乎是一片光明。

直到那最后一个家伙的苏醒为止。

 

【一号岛屿 餐厅】

“真的吗?狛枝君已经转移到了医院的病床上,马上就能醒来了?”索尼娅长舒了一口气,露出了很久不见的释然表情“这样就是全员都醒过来了,太好了呢。”

“哦哦!我研究的最完美的复健方法终于派上用场了呢了呢!”贰大叉腰大笑起来,作为倒数第二批苏醒的人,他研究出了一整套用于让僵硬的躯体恢复正常能力的锻炼方案,却苦于没有实践的机会:“这次我会用‘那个’把那小子的病弱身体给好好调养过来的!”

“啊,那个麻烦的家伙也醒了呢。”贰大身边的终里也松了一口气,用某种看似空洞实则饥饿的目光盯着空空的餐盘,语气完全是不同的意味。

“切,最不能让人放心的人醒来了啊。”胖胖的十神白夜撇过脑袋,又是欣慰又是无可奈何。

“哎,我最不擅长对付那个家伙了。”左右田用手里的螺丝起子挠了挠头。

“哎呀呀,我们的病弱美少年也从黏糊糊的梦里苏醒了呢。”花村眯着眼笑了笑,看似平和地说着荤话,却在倒掉了锅里因为手抖而多加了盐的养生汤后用手帕擦了擦耳边的冷汗。

“呀!凪斗酱终于也醒了呢!唯吹可以奴役他去海里捞珍珠或者去山里挖矿吗?”澪田唯吹倚着厨房门愉快的举手提问,看到花村的动作后又提醒道“辉辉~不能浪费来之不易的粮食哦~还是送给凪斗酱让他喝掉吧~”

“唔,不行啊……刚刚恢复机能的肠胃最好不要喝太咸的东西……”罪木小声道,语气中带着她特有的哭腔。

“哎,连澪田都这么讨厌狛枝吗?那家伙在惹人生气这方面怎么就这么擅长啊。”九头龙抱胸叹气,一旁的边谷山佩子诚恳地提议:“少爷,那个家伙确实是个麻烦。请万分小心,离他远一些为妙。”

 “那是当然的啦,那个家伙居然害得小千秋死掉了耶!唯吹听索尼娅酱讲述的时候,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哟!”澪田晃悠着她那头染色明快的长发,很是不满:“决定啦!下一首新歌就是《仰慕上帝的小恶魔被晒死在去往教堂的半路上》!”

“哈哈哈,神与魔所生的混沌之子又降生于世了吗!这次他又会带来怎样的灾难呢!”田中眼蛇梦狂笑,与此同时,从他的两边袖口各窜出了一只刺猬和一只小白鼠,两个小动物都在他的手掌上摆出了威胁的动作:“无论这片时空要以何种方式毁灭,本王和本王的地狱卫士!bloody boom!snowy witch!都会全力阻止的!”

 “田中哥,我能把你的刺猬放到狛枝小哥的被窝里吗?狛枝哥那瘦弱的身体肯定是晚上会怕冷,小boom一定会让他温暖起来的!库斯库斯~”唯一一个穿和服的马尾御姐捂着嘴坏笑。

“啊呀呀,日寄子别这样嘛……好歹我们都是同伴啊。大家都要拿出勇气来,和狛枝和好吧!”小泉试图缓和气氛。

“呜呜呜,我也觉得,狛枝君醒来听到这些话会很伤心的。”罪木也小声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依然带着哭腔。见到她又是这幅样子,西园寺皱了皱眉,大声地反驳“闭嘴啦小母猪!那个家伙可是曾试图害死我们所有人的哦!他才不会管什么同伴情谊呢!”

“啊哈哈,大家……”同样试图缓和气氛的苗木诚,在气势上就首先输给了吵嚷着的前辈们,正因插不上话就无法劝说而认真苦恼着。他的旁边,喝着红茶的雾切响子和十神白夜(瘦)却没有任何要帮忙的意思,静静的坐着看戏。在眼神求助两人失败后,苗木诚将视线投向了桌后坐着的普通的短发男生:

  “日向学长,你也说点什么吧!大家不肯接受狛枝学长的回归是很糟糕的状况吧!”

   端着茶杯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日向创,红色的眼瞳中闪着某种复杂的情绪。听到来自后辈的求助后,他叹了口气,诚恳的建议“那家伙真的神烦的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要不就还是顺其自然吧?”

  “连日向前辈都不太乐意看到狛枝学长的苏醒吗!”

  “啊,其实我是无所谓的啦。”

  “不不不,日向前辈总是在熬夜工作,每次有人脑波状态变化都会在主控室整夜蹲守,听说有人苏醒了就会笑得比谁都温柔!对于狛枝学长仅仅只是无所谓就充分说明你的嫌弃了吧!”

  “苗木,不要乱加奇怪的形容词啊!顺便我指的不是嫌弃那个词而是那个温柔。”

  苗木悻悻地坐回原位,咽下了刚刚要说出口的‘日向前辈对狛枝学长那态度明显是嫌弃没错!’的话。同时,脑内开始进行逻辑深潜:看来又是日向前辈预测到了我要说什么,又不想和我继续聊下去才立刻指出的吧?话说我接下来想说的庆祝狛枝回归party的话题他也不赞成吗?

  “啊是啊,给那家伙开回归party的话,他可能会因为觉得幸运而引发到更大的不幸吧。”

  …………又被日向前辈给心之论破了啊……

  “那个,总是依赖前辈很不好意思。但是如果前辈使用才能的话,读懂狛枝君在想什么应该是很简单的吧?”

  “不要。本身狛枝那家伙的思想就很无聊。如果一开始就知道他要做什么的话那就更无聊了恕我拒绝。”

  “前辈不要说出那么颓废的话啊!话说这和你的角色定位完全不符吧!和某人的形象串了吧!”

  “不好意思啊苗木君。不过我是日向创的同时也是神座啊~如果在岛上呆的太无聊了指不定就会游回日本毁灭世界去咯?”

  “懒得帮忙就直说啊干吗用这种反派BOSS式的威胁语气啊!”

  未来机关第十四支部的杂务助理,“超高校级的希望”苗木诚,今天也依然在为自己的揽下的烂摊子而烦恼不已。

 

   虽然大家都只是因为习惯在有重大事件时聚集在餐厅,但在目前大多数人都表达了对于狛枝凪斗的讨伐意愿后,如何处理狛枝·希望厨·搅屎棍·凪斗这个人物被提上了今天的会议日程。对于这项任务,尽管77届生大都是牢骚满腹,他们却没有最终决定权。“超高校级的幸运”狛枝凪斗,是放任他在岛上自由行动,还是像日向一样处以更高程度的监视,这是属于未来机关来的苗木诚三人的大难题。

 或者说,怎么处理岛上的这群原·绝望残党本身就是个大难题了,狛枝个人的处理不过是更大的难题而已。特别是在具有全才的‘日向创’本人明确表示出了“不想和那家伙扯上关系”后,如何处理那个幸运就更是麻烦了。

该说是多亏了有日向前辈帮忙,前13个人才解决的这么顺利吗……

  短暂的思考后,苗木提出了最乐观的方案:“嘛,怎么说呢?狛枝学长只是为了希望而行动的吧?和他好好地聊一聊应该就行了,岛上的大家完全可以和睦相处的吧?”

“苗木啊,这样不就是顺其自然吗?”日向浅笑着揶揄。

“才不是啊!日向前辈那种是根本就没有尝试要好好相处吧!”

在对前辈的吐槽给予了同样锋利的反击后,苗木又收到了来自己方同伴的反驳:

  “那样做不行。从历史数据来看,狛枝凪斗是这里头最无法预测行为的人,之一。他的真正想法是很难把握的。”

  超高校级的贵公子,十神白夜轻轻推了下眼镜,说到。顺带一提,之一这个词是他眼角撇过一旁的日向创后加上去的。

  "这………"

  “不管怎么说那个家伙就是个疯子吧!他可是当初在岛上诱导花村那个…,还能爽快的利用自杀来试图害死所有人的那个狛枝耶,我们还是把他绑起来比较好吧?”左右田一脸不爽的说:“起码也得好好让他反省下自己的过错啊。”

   “左右田,男子汉要有气度啊。怎么能这么记仇呢?”小泉瞪着左右田教育道。

可能是回想到了当时的绝望场景,一脸菜色的机械师还想反驳什么,却在看到小泉身边的金发王女同样不满的眼神后安静了下来。

   “那个,我觉得,狛枝君在和大家玩闹时,还是很开心的。呜呜呜对不起!我不该随便发表意见的!”罪木看到西园寺对她做了个鬼脸,立刻哭着躲到了欺诈师身后。看着这些的小泉轻轻地拍了下西园寺的头。

   “我真的不太想见到那个家伙啊……”花村紧张地掏出梳子开始梳理那油腻腻的头发。

   “我赞成左右田的话。这并不是要好好相处的问题。各位不要忘了,我们的身份都是绝望残党,虽然现在大家都没有那一段记忆,但狛枝可能依然会把我们视为敌人的。”九头龙冬彦摆出了他黑道少爷的排场,沉稳地分析道:“那家伙有着不可理喻的殉教思想,再加上他本来就头脑清楚。最重要的是,他是“超高校级的幸运”啊。一旦他想要像第五场学级裁判那样对我们做什么,我们很难阻止得了。”

“可是我,我个人还是很希望大家能够同进同退,不想放弃能和狛枝君友好相处的机会啊。”索尼娅黯然地低下头。作为岛上少数拥有领导才能的人之一,每天和研究员们打好关系,阅读外界绝望世界的情报,操心于同伴们的处境,等待着同伴的复苏,她已经承担了太多东西了。“我们,一个都不能放弃啊。”

  “我也没有要放弃他的意思。但现在我们对于他的想法根本难以理解。又要怎么去帮助他呢。”九头龙作为77届生的另一个领导人,本身是黑道,在某些阴暗面想到的要比索尼娅更多。“他自己也根本没想过要改变这种游走在希望和绝望的边境线上的状态吧。”

  “恩,也是呢……”

左右田和一看着索尼娅渐渐盈泪的眼眶,慌张起来“啊,索尼娅小姐!九头龙话别说这么狠啊!我只是想煽动大家在狛枝身体好了以后一起揍他一顿!让他知道学级裁判时的我们有多憋屈!那个神烦的家伙就该用友谊的拳头来砸醒啊!我还没有想过什么双方对立的太复杂的东西啊!”

 “是啊,言语的力量是召集同伴的最佳用具。闇之圣母哟,只要你发动暗黑地狱的炎魔狂流,即使是那个混蛋…混沌之子也能被你妥善收服的。”田中提了提袖子,小白鼠白雪巫女(snowy witch)跑到了索尼娅身前,转了个圈唧唧叫着。那高贵的王女笑着紧紧闭住了眼,转身再睁开时泪花已经不见“谢谢你,田中同学。”

    田中学长你刚刚是不是说漏嘴了什么……可怜的左右田学长……苗木吐槽。

茶杯撞击茶盘发出了清脆的声音,雾切响子轻敲桌面来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总之,问题的根源在于狛枝凪斗这个人,是用怎样的态度来对待你们的吧?如果他认为你们是绝望,为了避免你们自相残杀,我们就不能让他呆在岛上了。如果他认可你们还是同伴,那么大家也无需互相怀疑。所以,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搞清楚他的想法是哪一种吧。”

“呐,那啥。”野生的终里举手发言了:“不管怎么说,狛枝那家伙喜欢的是希望吧?我记得那边那个小个子就被称为希望来着?把狛枝交给他不就完事了吗?”

苗木没想到这件事居然会被一个看起来和朝日奈一样的迟钝系大姐给扯到了自己身上。

“是啊!这儿不是有苗木在吗?我可不想每天都防备着狛枝那家伙啊……再来一个炸弹我可吃不消。”九头龙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看向苗木;“让狛枝到你身边去不是挺好吗,他自己本身也期望着看到希望的光芒啊。这确实是个两全其美的方案。”

    “哎,可我和狛枝学长一点都不熟啊?!再说了那边的神座也有这个称号啊,为什么不把狛枝交给日向学长啊?”

“说了我也不太想面对那家伙啊。话说在这里我的处境才是最艰难的吧?又是原绝望残党又是预备学科的,现在又加上了神座这个幕后黑手身份。都是狛枝讨厌的身份哦?他醒后要么懒得看我一眼要么第一个弄死我吧?”

苗木刚想吐槽说日向前辈怎么可能死得了,桌子对角的十神白夜抢先一步命令道“日向,为什么狛枝‘要么懒得看你要么第一个弄死你’?给我解释。”他用粗短的手指推了推眼镜,语气不容拒绝。而苗木身边真正的十神白夜一脸青黑地扭过头去,不愿意看这么毁形象的场面。

 “啊,哦。”日向晃了晃脑袋 “狛枝他本来就厌恶预备学科外加绝望残党的我啊。在第四场学级裁判之后,他对我可是冷嘲热讽爱理不理的呢。我觉得——啊是我觉得,没有做什么预测因为那样太无聊了——他是不希望像我这种比他还要渣滓的人呆在才能者的身边吧。为了他的希望,他应该会第一时间拿我当做垫脚石的,然后再让自己成为垫脚石。哎,怎么看仅仅作为预备学科的我对他而言都没有任何价值啊。”

     “然后是神座的问题。我认为狛枝他想看的是才能者们为了信念和希望奋斗这个过程,而不是希望这个目标本身。目标对于他的意义并不如奋斗的意义重大。而神座出流,是已经完成了的希望。他应该会更倾向于去研究室观摩手术过程而不是和试验完成品待在一起吧。在得知希望的实验成果变成了绝望残党之后,估计他就更厌恶我了。老实说,我一点都不想让他知道我就是希望育成计划的实验品这件事啊。他肯定会嘲笑我的。”

   “虽然不太理解……听上去更不妙啊。”左右田挠挠头。

   “那我们还是把凪斗酱托付给苗木酱咯~这样好像是最保险的呢~”

   雾切摇了摇头:“那样不行呢。我们三个人后天需要回一趟本部做报告。至少往返要一个月。而且未来我们来到这个岛的次数会逐渐变少。不可能一直带着他的。”

  “啊,为什么事情会变得那么麻烦啊。”苗木略微有些无奈:“等到狛枝学长了解所有情况后,好好地向他解释并询问他对你们的看法就好啊。”

  “不行啊,凪斗酱和唯吹酱一样,是那种行动力很强的人哟~”唯吹欢快地哼着奇怪的自创歌:“想到要做就去做~从来不必想太多~要做就要做得好~洗剪吹拉无烦恼~”

   “哼哼,那个眼里只有一片灰暗的混沌之子是从来都不屑于与汝等凡人商讨的。他会踩着无声的舞步去办完他应该做的事。”

   “田中学长,那个是什么设定啊……算了吐槽我就输了……”

    “这样吧。我有个提议。”雾切看着无力地趴在桌上的苗木,手指弯曲在他耳边的桌面上轻敲了一下,后者立刻就跳起来坐正了:“我们的思路都是建立在‘狛枝凪斗会怎么反应’上的,也就是说,我们受他牵制太深,处于被动地位了。这样下去,只要狛枝苏醒并有了行动能力,我们就需要时时刻刻关注着他,时时刻刻看管着他。这无疑会给在座的各位造成极大的无止境的心理压力。”

雾切意味深长地扫视了全员,在那浅紫的明亮双眼中记录下了所有人的反应:“如果,我们利用某种手段,刺激狛枝君让他立刻做出反应呢?”

77届生在座的全体外加78届的幸运,都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雾切响子轻轻地舒了口气,向众人发出了游戏的邀请:

“各位,我们来扮演超高校级的绝望吧?”

 

 TBC

评论(3)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