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六六六

弹丸cp杂食,逻辑控,写文新手,拒食弹丸3绝望篇希望篇

[全员向]狛枝凪斗醒来之后 第三章

#二代ed后全员剧情流

#日向要下章出场

#这一章的黑幕组和左右田写得很开心~~

#本章8000字左右,是从上一章里分出来的部分

 

第三章 一个不平淡的中午

【第四岛屿 森林】

游戏中,第四岛屿是一整个的游乐园,现实里当然不会是这样。实际上,整个第四岛屿因为地形特殊,不容易改建,所以才勉强利用半个岛的场地建成了游乐园。像云霄飞车这些大型设施都是直接依山而建,老鼠城这样的大建筑其实是只有一楼大厅是被好好装饰过的花架子而已,后半部分根本就不存在。至于惊奇屋,为了对客人保密它的结构,那栋奇怪的楼整个都掩藏在了山林深处。

这样占据半个岛的自然山地,对于要像鲁滨逊一样的自食其力的人来说是块巨大的宝藏。猎物,矿物,木材,水果,应有尽有。尤其是猎物,山林里有许多的山鸡野兔,和更多躲起来看不见的小动物。而又因为农场里的牛羊猪都是有限的,没有未来机关的批准,被软禁者们不能私自宰杀那些公有财产。所以肉类食物的来源,除了海里的鱼和贝壳,就只有这座山了。平常十神会组织五到七人的小队来这里收集材料,今天由于港口来了货物,在森林捕猎的只有田中眼蛇梦和边谷山佩子两人。

 

以上,是边谷山准备向狛枝解说的台词。

但不知为什么,原本预定会由欺诈师引到这片山里来的狛枝凪斗,现在还没有出现。

“现在没办法准确的判定时间,但可以肯定快要临近中午了。狛枝,估计不会来了。”

将拿在手上的竹刀放回背袋里,边谷山犹豫着向同伴提出了建议。

在她的眼里,田中本身有一种让人无法接近的奇妙气场,加上那些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毛茸茸的可爱……咳,加上他身上的小动物们,可以看出这个男人有很强的领地意识。从九头龙少爷那里听说的第四次学级裁判的经历,又表现出他有着坚韧的意志力。而这个男人本身又有控制驯养动物的能力,边谷山认为他会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最重要的一点是,边谷山佩子–––作为以兵器自居,不懂得普通高中生生活,更不会去看动漫小说这类有损心性的东西的剑道家–––根本无法理解田中眼蛇梦这个男人所说的话。

“卑微的混沌之子哦,居然胆敢撕毁与吾的契约,本王都已经为你准备了精彩的戏目了。哈哈哈太天真了!认为这样就能逃脱本王的追捕吗!”

唔,混沌之子之前有听过,应该就是说狛枝。契约又是什么呢?难道他们俩在我和少爷不知道的时候,已经签订了什么秘密协议了吗?

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边谷山可以通过田中和他人(主要是索妮娅)的对话来猜测意思。但现在茂密的山林里只有他们两人,想要和田中讨论的话,她就只能意会了。

虽然这个状况有点不利,但边谷山佩子也并不是唯唯诺诺的类型。

如果无法理解的话就直接问出来便是。

“田中阁下,很抱歉我不明白您话语中的含义。”她小心地观察着田中的神色:“请问接下来您想要做什么呢,是继续等待,还是将这个道具——”边谷山指了指抱着田中小腿的那只野猴子“——放走后我们继续打猎?亦或是我们带着这个道具主动去找狛枝凪斗,换一个地方来演那出戏?”

“愤怒魔神的忠心耿耿的使魔哟,这是看守热带岩浆封印的魔兽!怎么可以称之为道路具!汝怎敢这样不敬!”

田中比着奇怪的姿势,像天鹅引吭高歌一样,用傲慢的口气回复了她的询问…………但是边谷山没有听懂。

她静静地凝视着田中和那只猴子,红色的眸子平静如水。田中眼蛇梦弯下腰来把小猴子抱在了怀里。似乎是找到了依靠,小猴子看上去不紧张了,甚至还回过头来,耀武扬威地冲着她愤怒地唧唧叫。

是被自己的杀气给吓到了吧?边谷山想着。

“很抱歉,田中阁下。但是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

“既然混沌之子不再会光临本王的剧院,那这里也不用你帮忙了,M-jackson哟!永别吧,本王不想再看到你了!”

……边谷山佩子还是没有听懂。

她只看见,田中蹲下身安抚了那只野猴子,然后指了指身后的密林,那猴儿便蹦蹦跳跳地消失在了林荫之中。

不用伤害这么有灵性的小东西真是太好了,佩子悄悄松了口气。

 

原本,因为他们都是在修学旅行时期犯下杀孽的黑幕,所以日向给他们的安排了最难的戏份:关于‘如何处理一个弱小动物的生死问题’的表演。当狛枝上山找到两人之后,他们会为是否要杀这只猴子当晚餐产生争执。田中会偏激地认为人吃蔬菜水果米饭就好,杀害任何动物是绝对错误的,而佩子会为了让九头龙吃上一顿好的晚餐而坚持要杀掉好不容易捕获的猎物。最后不管过程如何,他们都会闹到花村那边,花村则会为了实验新料理赞同佩子,用某种残忍的手法杀死那只猴子。

而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表演”绝望。

田中的绝望在于他对动物们的绝对保护,即使自己是人也不会为了人类着想,只为了动物而活的偏执。

边谷山的绝望在于她对少爷的绝对守护,只要是挡路之人,不论是同伴还是喜欢的东西,都会斩断,连同自己的思考与情感一起。

花村的绝望在于他对料理那不顾一切的追求,不管是通人性的猴子还是别的什么,他都可以毫不犹豫的下锅,只为了做出他心中的完美料理。

一开始拿到剧本的边谷山心里很不好受,她觉得这个故事里的人都是疯了。但是不管是她,还是田中,或者是表演难度最大的花村都没有反对。或许大家是都察觉到了吧,边谷山想着,自己在绝望时期的状态,有很大的可能跟这份剧本上描写的一样。

边谷山很庆幸狛枝没有来,他们可以放过那个小生命。即使这一个月大家捕获过不少活物,也大都是野兔野鸡而已。偏偏狛枝出院这一天,这只猴子自己跳进了陷阱里来。

边谷山知道自己肯定没有办法下手的,或许花村也没有办法对这只抓耳挠腮的活泼猴子动手吧。

 

===========

“田中阁下。有件事想要请教。”

回去的路上,边谷山摸了一下竹剑的背带后,对田中说道。

“忠心耿耿的使魔居然会离开自己的主人来向本王求教!这是什么!新的诱惑手段吗?本王是绝对不会交出魔界现在的支柱的!被white witch的美丽外表魅惑住的剑使魔哦,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没听懂………算了还是继续问吧。

“田中阁下,您为什么会答应日向创来表演这样一个荒唐的剧本呢?”

“……!!剑使魔哟,本王还真是小看你了。汝拥有自我思考的意识和向外展现自我的勇气!已经不该被称为使魔,而是剑魔!”

………………

“田中阁下,我认为,我是想要为自己犯下的错赎罪,才答应日向的。”

 “…………”

“一开始可能只是出于对未来机关和日向的信任,但是后来,我发现是我自己,急切的想要做点什么来表明自己并不是个疯狂的能够毫不犹豫杀死同伴的人。”

 田中沉默地听着边谷山的自我剖析。

“想要证明自己还是能够堂堂正正地站在少爷身边的,想要证明自己比狛枝凪斗更加安全可靠,想要得到小泉真昼小姐的谅解。这样的心情,同为杀人犯的您能够理解吗?”

“剑魔哟……”

田中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撩起围巾挡住了自己的下半张脸。

“罪木小姐被日向创消去了绝望病发作时的记忆,花村那个样子并不是个坚强有担当的人。只有田中阁下,我很欣赏您的意志和勇气,所以希望就这个问题可以私下里和您探讨一下。请相信我的诚意。”

边谷山静静地等了一会,她看到田中放下遮脸的围巾,叹了口气,抬头正视自己。

“吾之心情与汝等同。吾也能感应到其他的魔神的心情亦如吾等。但是,边谷山佩子,汝还是太过天真!”

“……”

“吾相信特异点的计划,那个从深渊归来的男人从不会做无用之事。这不仅仅是对于那个混沌之子——狛枝凪斗的考验,也是对吾等的考验。”

边谷山反复咀嚼着这句话的意义:“您是说,日向创的计划不仅仅是针对狛枝凪斗的,也是针对我们的吗?”

“啊,可能吧。”

“可是,那个男人又要测试我们的什么?他也不相信我们吗?”

“不,昨夜的星象告诉本王,特异点是一直相信着我们的。远在魔界深域的破坏神暗黑四天王也是这么告诉我的。”

  太阳已经爬到了两人的头顶,洒下了热烈的光。田中和边谷山在走在第四岛屿的桥上,海鸥就从他们头上飞过,留下一道道锐利的破空之声。

“我无法理解。”

“本王也无法参透那个男人的深意。但是,剑魔哦,你可不能忘了——不止是我们四人身上染有鲜血”

田中伸出手来,就有一只海鸥听到了他的手臂上。从边谷山的角度看不见田中此时的表情,只能看到海鸥在梳理翅膀下的羽毛。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直接或间接导致了上百万人死亡的杀人犯啊……”

 

边谷山刚想说些什么来回应,田中却又立刻回过头来看着她,张开双手,任由海风吹起衣摆和围巾,似乎一下子变得豪情万丈起来:

“所以不要只想着汝的罪孽了剑魔!吾等都是地狱的魔王,是72魔王中的中流砥柱!接受吧!忏悔吧!备受煎熬吧!然后永世不能解脱吧!这才是吾等苟活于世的意义哦!”

………………

“非常感谢,田中阁下。您所说的话我会好好领悟的。”边谷山向还在摆造型的田中鞠了一躬。

然后,她伸手摸了摸竹剑的背带,关掉了藏在里头拜托左右田制作的录音笔。

…………回去多听几遍,应该就能理解田中阁下的意思了吧?

总是先发制人的竹刀少女,面无表情的想着。

 

【第一岛屿 旅馆】

  在我清扫小屋的时候,十神君一直有好好地履行着他监视的义务。虽然全程他都只是坐在漫天的灰尘之中,用自带的茶具喝茶而已。

其实根本没有人强加给他这种义务的,但有着强烈责任感的他还是会主动揽责的吧。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七海的小屋空出来了以外,我们的小屋的牌号都没变,内部的装饰也还是可以自己随便从超市搬过来的。我的小屋里已经有了沙发和书桌,这几天去超市拿几个坐垫几本书就差不多了。

在问及未来机关的人们住在哪里时,十神君告诉我被充作研究机构的中央岛屿楼本身就有宿舍。岛屿的主人住宿舍而我们这些软禁对象却住在度假小别墅里,真是过意不去啊。

  好不容易搞完卫生已经是正午过后了。在短暂的休息后,我走向了餐厅。

 

“不要这么说嘛田中君,你要知道,浑身尖刺的东西可是很受女性欢迎的哦。那种凹凸不平的**感!那粗糙的**感!噢噢噢~~~”花村还是老样子,自顾自地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了。

“暴食的信徒哟!本王可不管你想要对这个黑暗封闭的飘零世界做什么,但如果你胆敢将漆黑的魔爪伸到我的bloom身上,那就做好被刺穿的觉悟吧!”

餐厅里只有田中和花村在啊,是我来得太晚了吗?

哦不,角落里还坐着一本正经吃着乌冬面的边谷山佩子小姐。她对我点了点头,继续专心吃面去了。

“啊~啊~被刺穿什么的~我不介意的哦~”

 花村又在女性面前说这种话了,真是没有礼数。我还是去打断一下吧。

“呀,大家好啊。”

“唔哇哇哇哇!!!狛枝!”花村惊得跳了起来。

“真是失礼啊。花村君。”

超高校级的料理人——花村辉辉,在绝望前期以贩卖某种梦幻料理而著名。菜如其名,梦幻料理中含有大量的上瘾成分,吃下去会让人飘飘欲仙白日做梦,丧失反抗的勇气。在绝望后期,食物匮乏,杀机遍地的日子里,他就开始对外界免费提供某些材料来源不明但绝对吃得饱的肉类食物。当饥寒交迫的人们在充满感激的喝下了他给的肉汤后,从吐出来的指甲毛发等物产生了不好的联想,更加的崩溃了。

顺带说明一下,食物匮乏其实是偷懒的说法,其实是各地的粮仓都被掌握在各个组织的手中,普通人很难得到而已。比如九头龙组,索尼娅治下的国家(不是她的祖国),欺诈师扮演某国总统所领导的团队,田中的动物大军,还有刚具雏形的未来机关等等,都是具有自己的粮仓的。可以说有自己的食物来源是一个组织的立身之本。

现在的这个花村君好像很害怕我的样子,证据就是他那刻意装出的享受欲望的音调在见到我后立刻拐了个弯变成了杀猪的惨叫。而田中君看到我之后,也即刻用围巾裹住自己的下半张脸,两根手指抵住额头做了个沉思的表情:“混沌之子已经被白色的鬼使从炼狱中放出来了吗,他将会带来怎样的灾难呢……”

在他说话期间,一直黑色的刺猬和一只白老鼠从袖口跑出来蹲在了他的肩膀上做点头状。

 “哦呀,田中君。你的破坏神暗黑四天王怎么了?”

  虽然知道答案,但还是出于礼貌问一下吧。

“他们本身就是献给暗黑之神的虚无的祭品,而今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安心地去了……但是!他们留下了他们的继承者来辅佐本王!他们的忠心本王是会永远铭记在心的。”

继承者吗……确实都是鼠类动物呢。

超高校级的饲养委员——田中眼蛇梦。一如既往的中二。绝望时期的主要战绩是带领动物们反抗人类暴政。

虽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有些不相信这是中二病的夸张说法还是田中他真的建立了一个动物王国,但事实真的是后者。在绝望爆发的伊始,由于城市中实在是危机四伏,所以大多数人都逃亡到气氛相对和平的乡下去了。乡野小镇的人口数量暴增带来的是人与自然的地盘争夺战。田中就是在那个时候带领着一群动物保护协会的人和那些开荒烧林的人奋战,最后就这么简单的打响了人与动物的战争。

说是战争,其实也就是田中带着一大群动物们到城市里来撒撒野而已啦。不过他们每次都在索尼娅或九头龙的安排下出现的“恰到好处”,所以破坏力是普通人打砸抢的好几倍,影响也是极其恶劣的。再加上绝望时期有好几个黑白熊赞助煽风点火用的电视台,动物大游行就被炒作成了动物军队,是大自然在反抗人类了。

“在黑暗与光明的边界上行走着的迷茫之人哟,让本王来给你介绍一下吧!这是bloom!”黑色的小刺猬顺着田中的手臂滑到了他的手掌心。

等等,一只刺猬是怎么做出‘滑’这个动作的?

“血腥炸弹!它是能在魔界的山林中以一当百的魔兽,甚至可以吞吃天上的黑夜!但是,他的真名上次被某个妖冶的巫女给呼唤了,所以现在正在封印中。与此相对的,bloom的能力也被封印住了,需要更多的黑暗能量补给才行。”

 真名……血腥炸弹的话,是bloody boom吧?

这个名字我有印象,只是因为田中君起的稀奇古怪的名字太多没办法都一一对上号。原来如此,bloody是只刺猬啊,我还以为是蝙蝠什么的。

“这一位便是能号令风雪的白雪女巫snow witch!很不幸的,在这个罪恶的极热地狱之中,她的能力也被封印住了。”

小白鼠从田中的肩膀处跳到了他的头顶,并且像个公主一样两脚站立转了个圈。哈哈,和索妮娅有点像呢。

我挺少见到这两个小家伙的,比较常见的是田中的那条缠在他身上的大蛇。不过在未来机关的眼皮底下,那条蛇想跟也跟不过来就是了。

“真不愧是超高校级的饲育委员呢,田中君。不过你和花村君在这里做什么呀?”

“愚蠢的人!本王的两大战将已经如此迫不及待了,你却没有任何觉悟吗?”

“嗯……什么觉悟?”

花村君好像再也坚持不下去了的样子,边喊着“我我我我偶七做饭了木事不叫欧!”边扔给了田中一小袋东西后小跑着躲进了厨房。从田中肩上两只小动物的急切程度来看,可能是饲料吧。

之后,田中君也说着什么要让bloom和Snow witch一起来供奉已在地狱任职的暗黑四天王的话,走到一边去喂食去了。好巧不巧正坐在了边谷山小姐的对面。

边谷山看了那只小白鼠一眼,转过头。又回头看了一眼,转过头。最后没忍住,起身摸了摸它后,抱着竹刀红着脸离开了。

超高校级的剑道家——边谷山佩子。绝望时期九头龙身边的一大干将,个人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只是有一个传闻:某天九头龙组组员突破了一座成衣厂,里头有各式各样的布料可以制新衣。组员们正高兴时却突然接到一条最高等级的上级命令,要求他们把所有的毛皮类布料全部运往本部。九头龙组的新人们猜了好久都没猜出原因,还是终里说漏嘴了他们才知道是自家上级有一个喜欢毛茸茸小东西的童养媳在。至于是哪一个上级,童养媳又是哪一位,就没人敢说出来了。

 

 啊,突然感觉我也饿了呢。

 “呐,花村君?”

 “偶素么逗么听到!”

 “我只是有点饿了,请问还有午饭吗?”

  片刻之后,厨房的供餐口里弹出了一个餐盘。然后就又没有声音了。

正要下口时,我偶然用勺子拨了拨盘中的咖喱,看到了藏在土豆下的大堆青椒和辣椒。

 “呜哇,超辣的咖喱饭吗?花村君你这是谋杀啊~”

  厨房里还是没有声音。

  “花村君~花村辉辉?呐听得见吗?”

  ……我好像也被花村君讨厌了呢。

   啊真是不幸啊。

“花~村~君~你这是虐待病人啊。呐,这么辣的咖喱也不太符合你作为料理人的操守吧?你的职业道德呢?”

厨房里终于传出了花村的回应:“超辣咖喱是东南亚地区的特色料理!这是专门为你准备的,狛枝你就好好领悟天天吃咖喱的绝望吧!我,唔素部会托些滴!”

十神君没有一点要帮我的意思,自顾自的坐在一旁啃鸡腿。我默默地在原地站了三秒钟,叹了口气把那盘咖喱饭放到了餐桌上。

不知道我去问田中要饲料吃的话,那两个小家伙会不会肯分我点啊,那只刺猬好像一直都不太喜欢我…

我走到田中面前刚想开口,餐厅里又走进来一个人。

“不小心忘记时间了!索尼娅小姐有来这儿吃过午饭了吗?”

粉色头发的连体衫男蹲在楼梯口大喘气,是左右田啊。

“呜哇,又和索尼娅小姐错过了!”

环视了一圈没看到想看到的人,左右田君又一次抱头哭喊起来。恩,表情狰狞根本不像是哭的那种哭喊。

“左右田,要你做的东西,进度如何了?”十神君问道。

“啊啊那玩意儿啊,还差几个关键的零件就能装配起来了。但那几样东西不太好找啊。”左右田站起身来,一边挠头一边向十神所在的餐桌走去:“肚子好饿啊……我下午去画几张图样,十神你帮我在那个电子零件店里淘淘吧。”

说着,左右田拿起了餐桌上我的那盆咖喱。

“呀左右田君。中午好。那个……”

“呜哇!狛枝!”左右田发出一声惨叫。“你什么时候来的!”

原来你刚才环视餐厅一圈真的只是在找索尼娅,根本没有看餐厅里有哪些人吗?

“我一直在这儿哦。左右田君,那个……”

 他拿着咖喱盘子和勺子蹭蹭蹭地往后退,对我避之不及的样子。

“狛枝我求你别和我说话。我一点都不想见你。你知道吗我一见到你就没有好事情……”

“……”

这可真困扰呢。

果然,在我做投降状转过身不去看他后三秒钟,就听到了一声更加撕心裂肺的惨叫。

超高校级的机械师——左右田和一。绝望时期他的成就主要在于他制造的机器上面。虽然本人是更热衷于制造火箭引擎没错啦,不知怎么的在江之岛的忽悠下他开始对制造高达——咳咳,是黑白熊造型的可人类驾驶的巨型兵器——感兴趣了。绝望时期,我们都是直接给他找一个工厂,几箱罐头和饮用水,再扔一大堆零件就可以放他自生自灭了。过了几个月他会自己胡子拉碴地跑出来,拿着一堆实践成功的图纸嚷嚷说要找索尼娅。那些图纸都是充满着江之岛恶趣味的又代表着终极破坏力的武器,比如黑白熊头盔,黑白熊机器人,黑白熊高达,和黑白熊扭蛋机。九头龙和索尼娅会将图纸高价卖给别的集团和势力(比如塔和市),把世界的格局搅得更浑。

“水水水!!辣啊啊啊啊——”

  啊,我没有吃那盆咖喱真是幸运呢。

“呐,左右田君。楼下有一个游泳池哦?”

我好心地建议却遭到了对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瞪视。

好了好了,我知道啦。像我这样的人还是早点离开对大家都好。

 

从大厅的楼梯下去时我踩到了一个罐头摔了一跤。唔,是烧肉酱豆罐头,应该能吃饱吧。

回到小屋之后,我边吃罐头边整理了一下情报。

最早在病院里接触过了罪木和二大,他们都稍微有点奇怪但没关系。

再是在音乐馆见到了翘了梯田的班去音乐馆练习的澪田,她的歌依然是一些意义沉重曲风狂野的……东西啊。

然后是因为在调查未来机关而稍微有些内疚的索尼娅和九头龙,唔,十神君也算进去吧。他们三个是我们的领导者,都在为了同伴好好努力着呢。

从九头龙那里听说田中和边谷山去山里打猎了,事实上在餐厅他们也是最后第三批去吃饭的样子……最后第二批是我和十神,最后一个是左右田啊。确实左右田很辛苦呢。

在沙滩看见了帮未来机关卸货的终里,小泉,二大,西园寺。唔,从小泉的照片里能看出来,最初在沙滩上并没有西园寺,她是之后才跑过去帮忙的。那她之前可能是在第一岛屿干比较轻松的活吧,比如做清洁什么的。

最后花村,是一直都在厨房负责大家的三餐呢。

唔,果然我最在意的还是罪木的状态啊。澪田的歌也很在意,但最终写成什么样要看对普通人的效果吧。左右田君也沉迷于工作之中,看起来没什么问题的样子?他的工作地点是在那栋大楼里,估计未来机关的人都有看着他,不会再做些奇怪的东西了吧。

哦对了,忽然想起来小泉拍的那些照片也有点奇怪啊,她以前好像是喜欢拍笑脸的来着?唔高中的事不太记得了,修学旅行时期我也没和大家好好相处过……西园寺哪里来的黑色和服啊,和骷髅跳舞也略诡异的感觉……

…………有些困了,果然身体还没恢复好吗……

嘛,应该都没什么关系吧?和绝望时期比起来,现在的大家都充满了闪耀的希望呢!

……大家都能恢复成原本的样子,摆脱那个女人的洗脑真是幸运啊,这是一定是那场不幸的游戏带给我们的绝赞的幸运吧!

  呼啊~

  我打了个哈欠,仰倒在床上。意识逐渐模糊下来。

……稍微睡个午觉,然后去试探一下那个预备学科吧……

……日向君,你会带给我怎样的惊喜呢?

 

 

 

#没有绝望记忆的77届众:我们是绝望我们是绝望我们是绝望……

 有绝望记忆的狛枝:大家都是希望啊希望希望希望!
 

评论(6)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