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六六六

弹丸cp杂食,逻辑控,写文新手,拒食弹丸3绝望篇希望篇

[全员向]狛枝凪斗苏醒之后 第四章

#二代ed后 剧情流

#抱歉作者文笔僵硬

#字数9000+

 

第四章 日向君变得暴娇了

贾巴沃克岛的午后,空气清新,万物在盛阳的沐浴下都显得昏昏欲睡。独自走在蒸腾的暑气中,我可以感觉到自己与世界的脱节。

这种感觉并不陌生,我其实一直都把自己当做观众,世界上哪里有充满希望的戏剧我就会幸运的到达那里,然后在谢幕时离开赶往下一场。然而现在的贾巴沃克岛,无比的安静和谐,没有任何的冲突和矛盾,就连那些小吵架都充满了打情骂俏的意味。对于经历了绝望时期的我来说,平静地太不真实了。

这个‘不真实’,并不是怀疑我现在还在新世界程序中。或者说,正是因为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不真实,我才会更真切地感受到自己是真实地活在这儿的,而不是又在另一个虚拟世界里。

  黑白熊制造的互相残杀的修学旅行中,我们都有明确的目标,有一个明确的敌人黑白熊和一个不知底细不知是否可以算作同伴的莫诺美,有同样处境的伙伴,只需要找齐线索破解真相就好了。但现实不会是这样的,现实不是游戏,只要破了一关就可以到达下一关。你不知道你眼前的敌人是谁,不知道自己现在最应该做什么,不知道现在做出的选择要过多久才能表现出它的影响来,也不知道现在身边的人到底是不是可以一同前进的伙伴,更不知道你现在的一切努力到底有没有用。

现实就是这样的不真实。

  没有希望的话,我要怎样在这个随波逐流的无聊现实世界里生活下去呢。

  没有希望的话,我这充满了幸与不幸的生活又会有什么意义呢。

  没有希望的话……

  啊,好像扯远了。

暂时还没有到那样的空虚无趣的地步啦。我还是能给自己找点乐子的,比如去拜会一下预备学科的日向创。他手里可能会有我想要的重要情报。

  离开小度假村前我询问过日向的行踪,却被告知他现在极度的不合群。虽然每次交给他的任务会好好去办,但他就是不愿意和别人在一起的样子,总是独来独往。超高校级的大家为此很是苦恼了一段时间。

  明明就是个预备学科而已。

  虽然我并不喜欢他混在一堆超高校级中,却不知自己根本没有那样的资格的毫无自觉的样子。但现在他真的不愿和我们打交道了,我又会觉得他架子摆得太大。真是苦恼。

  我要去找他,最重要的原因是之前那个真正的十神君透露出来的情报。

他说,我不能把我恢复记忆的事告诉其他77届生。

  啊啦,预备学科创立还没几年,所以日向创可是不算在这个“其他77届生”里头的呢。

那个严谨的贵公子是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绝对。也就是说,如果把我恢复记忆的事告诉日向创也没有关系。

  这样想的话,或者是日向君本身也有记得一些绝望时期的经历,只是没有像我一样恢复全部的记忆,或者是他原本早就知道我会恢复记忆的事所以不用保密。

怎么看都是前者比较有可能吧。

日向君是因为记起了一些绝望时期的事,所以明确的感受到了自己和超高校级之间的差距,才会主动远离我们的吧。

其他超高校级的大家,都稍微有那么一点绝望时期的表现。所以日向君会有一点奇怪的反应也没什么。就算他因为有一些绝望时期的经历而绝望了,也仍然是个普通人而已,没有多大威胁。对于现在的大家来说,日向创也只是希望的垫脚石罢了。

  如果真是这样,我没准可以和他一起喝喝茶聊聊天,谈谈绝望时期哪一次战斗最惨烈最绝望,聊一聊做垫脚石的正确姿势等等~

要是能知道他和江之岛盾子的关系就更好了,我很好奇,他是怎么成为“被江之岛选中”的绝望残党的啊。

  从修学旅行的接触看来,日向创这个存在完全就是一个普通人,体能也好才智也好,除了草饼以外也没什么特别感兴趣的事物,更不像有背景的样子。修学旅行的最初还因为不能接受现状而晕倒了。优点的话,应该是关键时刻出乎意料的冷静自制,平时挺有包容力的连我这样的人都能处得来吧。

就仅仅是这样而已的预备学科罢了。

  这样的人,有什么理由非要他参加游戏呢?总不可能就因为他是预备学科集体自杀的幸存者,所以他的绝望程度比我们都要高吧?即便如此,就算日向君的绝望程度要比我们深,没有才能的他也掀不起什么大浪来才对。

  难道他是赞助商吗?日向君曾经为了不看电影就花了140万日元买了一张贴纸来着,可能是家族财力雄厚?也不对,能被那个女人看上,除非是世界首富否则根本不会有一席之地的。绝望时期钱并不比食物,弹药更重要,拥有大量的金钱并没有什么用处。打个比方,你的衣柜里如果没有内裤,会是很糟糕的事件;但如果像日向君的衣柜那样有太多的内裤了,也没有什么意义不是吗。因为金钱只能带来一些小方便却不能带来权利或者武力,所以那个女人是不会重视那种家里钱很多,但本身没有能力权利或武力的人的。

  单从游戏的角度来看,江之岛盾子是为了诱捕苗木诚才设下了套,而她在前几局给出的动机都没有特别针对日向君。连我的行动都完全预料到了的她,让一个预备学科活到最终局的目的是什么?

  我能想到的,就是“日向创的存在对于未来机关来说会是一个令人绝望的重磅炸弹”这一个理由。

真是太有趣了,呐日向君,你还记得多少?

你到底是希望,还是绝望呢?

虽然不知道日向君在哪里,但岛上能一个人静静呆着的地方也没多少,所以我决定先去图书馆找找看。在经历了午睡时摔下床的不幸后,我应该能得到一点幸运的回报了吧?

我边走边想象着见面的场景,心情越发愉快起来。

 

 

【第二岛屿 图书馆】

打开那扇厚重的大门,古老幽静的氛围立刻就让人静下心神。不管是哪个时代哪个地方的图书馆,都总是会给人这样一种错觉:时间和那些发黄的书页一样是凝固的,永远不会变。桌椅的摆放,书本的排列,从落地窗里斜照进来的光线,都和那个程序世界里的图书馆一模一样。就连端坐在最靠窗的椅子里的那个认真阅读的严谨青年,也和记忆里的看书时的日向君一样,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

如果真的什么都没有改变就好了。

“哦呀哦呀,在希望与绝望的斗争形式如此严峻的时刻,居然只是窝在图书馆里看书,真是平凡的可怜呢,预备学科的日向君?”

被点名的人似乎吓了一跳,看到我后便立刻换上了他那嫌弃又纠结的表情。

“啊,是你啊狛枝。作为一个平凡的预备学科,我安安静静地呆在图书馆不给别人添麻烦碍着超高校级的希望厨什么事了吗?”

是熟悉的吐槽呢。

“没有碍着我哟?我只是觉得日向君很无聊来看看你嘛~”

“.............”

草绿色的眼瞳看向我,他什么都没说。

“日向君好冷淡…”

“………我觉得你来找我肯定没什么好事,还有你刚才的语气和神态是在模仿黑白熊吧?是吧。”

“哇,被发现了。”

“………………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这种语气,真的好冷淡。

我逆着光向他走去,注意到他不自在地动了下。虽然只是略微调整了一下手臂姿势,但却微妙的遮住了他手里那本书的封面书名。

呀,反而更让人好奇了呢。是什么书呢?

——在日向眼里,狛枝原本正踩着轻快的脚步向他走来,却突然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向前一摔,整个人都向他扑过来。日向连忙扶住他,手里的书就这么掉在一旁。

——“像我这样的渣滓,也需要预备学科的家伙来帮忙什么的,真是脸面尽失呢。”那个白发的病弱青年没有一点要自己站直的意思,维持着被扶住的姿势,开始一脸轻松地自我贬低顺带贬低他人:“《带你走进幼童的内心世界》?天哪日向君…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啊。”

日向愣了愣,看了眼掉在地上却‘恰好’封面朝上的书,立刻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居然不小心发现了日向君奇怪的爱好,我真是不幸啊。”我假装痛心疾首的叹了口气“放心好了,我不会把你的隐秘癖好告诉女生们的。不过还是建议你去找花村好好聊聊哦?一直压抑着心中肮脏的欲望的话人会变态的。”

“喂!脑补过头了吧!什么隐秘癖好啊肮脏欲望啊别给我胡乱联想!”日向君皱着眉收回手,我一下子没注意就这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走到图书馆来又爬了段楼梯也挺累的,索性就这么坐着歇会儿吧。

“这种书,被一个才高中毕业的男生认真研读着,特别是这个男生身边没有任何需要照顾的小孩。怎么想都说明——”我特意停顿了一下,看着日向君的神情随着我欢快地吐槽而渐渐凝重“呐,绝望时代的日向君是个恋童癖?那种因为在大人世界里屡受挫折所以转向能力和阅历都浅薄的小孩下手的恋童癖?”

“…………”

原本以为日向君又会炸毛并对我加以言弹攻击的,意外的却没有得到对方除冷漠脸以外的任何反应。

是我的玩笑开得太过火了吗,还是日向君果然也变了呢。这么处变不惊,是在被开玩笑的方面进步了一点?

“啊抱歉。似乎说了个不好笑的笑话呢。果然像我这样的渣滓,已经无能到连逗逗普通预备学科玩都做不到了嘛。哎呀这可是超绝望的呢。”

“确实是个不好笑的笑话。会做出这种无聊联想的你也确实变得无能了呢。难道说绝望时期的狛枝君是因为希望病得不到好的治愈而变成傻瓜了吗?啊啊真是可惜了你的病弱美男子形象呢。”

顺着我给的台阶,日向君也还是做出了打破僵局的毒舌吐槽。虽然语气中依然透露着浓浓的嫌弃,嘛,总比不理我要好啦。

确实比起一见面就给了一拳/一巴掌的九头龙/索尼娅,试图揍我一顿但被二大和罪木拉/劝走的终里,被吓得连面都不肯见的左右田和一见面就尖叫的花村,日向这个反应是很给面子了。

除了无视我以外,他也做不了什么吧?然后一直无视我的话,好心的日向君会过意不去,所以最终他还是会理我的。

只是如果一直逼着他说话的话,会收到像刚才那样的严厉吐槽而已。嘛,可以当做小小的不幸积累起来。

反正普通人的日向君也是没办法伤害我这个“幸运”的,或者反过来说,普通人的日向君要是能够做出伤害到我这个“超高校级的幸运”的事,那将会是极其耀眼的希望呢。所以,这样正好,挺好的。

“真的,你要是有什么事找我就快说吧狛枝。”

日向君又在下逐客令了。

我站起来弹了弹身上的灰,笑着把手里的书递过去。而在我站起身来的那一刻,对面的日向就表现出了一丝警戒。唔,这么防备…感觉以后不管做什么事都会变麻烦了呢。

一脸狐疑地接过书后,他有些茫然的看了看我

“狛枝,你是不是真的脑子坏掉了?”

“嗯哼?”

他打了个寒颤,随后似乎进入了某种装弹模式,凌厉的冲我一指

“你,希望厨狛枝凪斗,超级看不起无才能者的才能厨”,

随后伸回手来指了指自己

“自从进了这扇门以后就一直在对预备学科的我笑耶?”

…………咦,我有吗?

“啊呀,原来日向君是在说这个呀……没什么哟~只是绝望时期的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而已。”我真诚地给了他一个更为爽朗的大大的笑,结果却是让日向君后退一步打了个寒颤。

……………再退就要撞到桌子了啊日向君。

“什么道理?”

“那就是啊,并不是拥有才能的人才会有希望呢。看那个最大绝望事件和之后校方的处理方式,希望之峰学院居然不再有希望什么的,我那个时候真的是超级绝望啊。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世界各地的才能者们周围游荡。……可他们都没有能绽发出希望的光芒来呢。……守望了好久最终只能看到绝望的死亡什么的,我可真是受够了啊。”日向君目瞪口呆地听着我说自己绝望时期的黑历史:“不过后来我发现了,普通人在绝境中也能闪耀出极其美丽的希望的光芒哦。我见过许许多多的普通人打败才能者的实例呢,也见过普通人打败了江之岛的意志继承者,在绝望的困境中拯救了全市的人的事件哦?所以啊……”

 “呐日向君,在修学旅行的时候,有好几次你的眼神和‘那时候’的‘那个女孩子’的眼神很像哦。你们的眼睛里都有某种东西,某种意志在涌动呢。”

   我靠近他想仔细看看他的眼睛。日向君往后退了一步,被我卡在了凳子和桌子之间。

   “日向君,快告诉我吧~你的希望是——”

   他已经无路可退了,我得以凑近他的脸,望向那对草绿色的双眼……

   没有?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没有?

日向君刚才嫌弃我的小眼神是挺灵动的,但仔细看他的眼睛时,会发现像是枯竭了的泉眼那样,什么都没有。

那眼底只有暗色的沉寂,沉寂到寂寞,寂寞到了虚无

虚无之后,什么都不复存在了。

没有希望,也没有绝望。

   “砰!”

   眼前一片漆黑。

“狛枝,你又在发什么神经啊!”

   “狛~枝~”

   “喂你这几天睡傻掉了吗?脑袋没问题吧。”

    啊,刚才是日向君把书拍到了我脸上,所以才会感觉世界都变暗了啊。

“阿勒日向君?我怎么又坐到地上去了。”

“我怎么知道你啊,刚才还在说希望希望的。”日向君捡起那本书后,向我伸出了手:“然后我就用书糊了你一脸咯,你就坐下去了。”

啊哈?

“日向君好暴力啊~”我拉过他的手站了起来。为了掩饰刚才那一瞬的失态,我顺势拉着那只手开心的晃了晃:“握手握手~一起来成为希望的垫脚石吧!”

“那个必须拒绝!”日向立刻缩回手,头疼地按摩了一下眉心:“你还是老样子脑子有问题到令人窝火的家伙。有什么事快说吧。”

   这是第三次下逐客令了。

  日向创,他是那种对大家都很温柔,对于不喜欢的人也会明确表示出他的讨厌的性格。但是他从来不会拒绝和人交流,就算我缠着他,也只会表现出‘我还是没能够理解你你好烦你好烦你再这样我要揍你啦’的黑气来,而不是现在这样‘你把自己的事办完了就快走别管我’类似自暴自弃的样子。欺诈师说他最近一直躲着大家不愿意说话,看来是真的啊。

   而且,我很在意他那虚无的眼神。

   “呀,其实是关于我们最后的脱出想问问日向君呢~~其他人都不愿意和我多说话,我对现在的情况完全不了解啊。”

   “对现状完全不了解的话,那你干嘛一开始就对我说什么‘在希望与绝望的斗争形式如此严峻的时刻’啊?还有你是不是恢复绝望时期的记忆了?嗯?”

噢噢噢出现了!学级裁判时的询问语气!日向君用他锐利的眼神瞪着我!

不过那份锐利之后,好像还是虚无的样子。

“砰!”

呜呜,这次是被日向君用不知哪儿冒出来的蓝羊砸中了头。

“别用那样危险的眼神看着我啊!你又在策划什么能让你看到希望的事吗!”

“啊啊,日向君好像变得暴娇了呢。”

“不不,这只是为了有效的进行对话!你每次说话停顿时眼神都超奇怪的,自己没发现吗!”

  明明他的各种面部表情都很活泼生动啊,为什么单单只有眼神那么虚无呢。

“哎呀日向君,就算不用蓝羊贿赂我也会好好说话的哦~”

“……………………………………算了,你就当我是在贿赂你吧。”

“咦,难道说其实这瓶蓝羊是特意买给我的?好高兴。”

“………………”他捂着脸叹了口气。

真的好高兴啊~

“一开始的时候呢,我其实是想说,大家明明都那么忙为什么只有日向君在图书馆偷懒。你看啊,大家都在为生活奔忙的希望,和日向君独自一人躲在一旁的绝望。”我伸出手来比划了一下。

“喂,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刚刚编出来的吧,完全不符合你的希望观好吗。”

“啊哈哈日向君,欺诈师说你不带想和他们待在一起,一直在躲着他们?这是真的吗?”

“啊是啊。”

“那是为什么呢?”

“因为我只是无能的预备学科,呆在一群本科生之中是我太自不量力了啊狛枝。”

“!!!日向君你终于理解了自己是和我一样卑劣又无能的渣滓了啊!”

“谁要承认那种东西啊!!!!!!!狛枝你脸红做什么!!”

   因为我看到了让日向君和我一起当大家的垫脚石的希望啊!真是太美好了!

  嘛,虽然你应该是在开玩笑但还是感觉很美好啊!

“到底为什么不像以前那样和大家好好相处呢?告诉我吧告诉我吧。”

“你这家伙是不是变得更烦了啊……”

  日向君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妥协了呢。

  果然在面对日向君的时候,我的沟通技能才能幸运的正常使用啊。

 

 
================

  深吸一口气后,日向君正色道“在解释之前,先回答我狛枝。你是恢复了绝望时期的记忆了吗?”

  “是哦,刚才不是说了嘛。绝望时期的时候啊,我发现希望即使是在普——”

  “啊行行不用再说一遍了。”日向扶额摆摆手。“既然第十四支部那帮人允许你自由行动,那我也不用担心什么了。”

“那么,日向君果然也恢复了记忆吗?”

“我只是个普通人,哪有那么幸运啊。”

  我费力地用两只手抱着那瓶蓝羊,装作是抱茶杯的样子,看着日向的脸表示我在认真听讲。日向君看到了我的左手,没有多说什么。

“我和大家一样,在苗木他们的帮助下更生成功了。但是,我个人却在那之后收到了一份文件。”

“文件?资料吗?”

“是啊。”日向一脸郁闷的看着窗外,“是被更生前的我藏起来的,特意要给现在的我看的小纸片样的笔记,里面简要记录着我在绝望时期经历过的事件。这么重要的资料就直接藏在我的鞋子里,居然还没有被未来机关找到,真是一帮无聊的家伙。”

“这个我赞成哦,未来机关就是一帮没什么意思的家伙组成的无趣机关呢,除了苗木君还有点希望,其余的都无可救药了啊。于是,就是那份文件让你疏远了大家吗?”

“啊是啊。因为本科生和预备学科之间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吧。”

“什么样的仇恨啊?”

“……”日向君瞥了我一眼“你既然恢复记忆了,不会不知道绝望时期才能者和普通人之间有多大的怨愤吧?”

  咦,有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本身有着一些微不足道的才能的关系,在我眼里,绝望时期普通人和才能者的处境都是一样的。平等的绝望,平等的领救济粮,平等的挤在同一个避难所,平等的被推出去当炮灰……不对,因为才能者比较少所以被当炮灰的大都是普通人的样子,可是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啊。

看出了我脸上的茫然和惊愕,日向君又用那虚无的目光盯着窗外了:“果然你也不知道啊。”

我小心地观察着他的脸色:“真的很严重吗?”

“啊,其实除了预备学科集体自杀那件事以外,其他的我也不清楚来着。”

“阿勒?”

“毕竟只是简要的记录而已,我能读出那个过去的我在写那些东西时的,对于才能者的愤恨,但是现在的我没办法理解。我问过苗木绝望时期的情况,他因为一直在未来机关工作也不清楚……所以我现在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们这些可能是我的敌人的人。没准我以前还杀过一两个才能者,谁知道呢。”

  原来如此,确实是很符合预备学科身份的烦恼呢。不过别傻了,日向君你怎么都不像是会杀人的人啊,你比我这个渣滓稍微更有那么点点希望啊。

“啊哈哈,那么日向君会很讨厌我们吗?”

“老实说,除了你以外其他人我都没什么感觉。”

“刚才那句话,听上去很像表白哦。”

“就是说我只讨厌你的意思啦!”日向君又一脸气愤地挥出了拳………

 我们的对话就这么流畅的进行了下去,就像修学旅行时那样,日向君毫无保留的把他的推测和情感告诉了我。

  ……感觉,好像有些顺利过头了。

“那么,日向君是怎么成为绝望残党的,江之岛又是为什么找你玩这个游戏的,你知道吗?”

“啊,关于这一点……”日向挠了挠头,有些犹疑的说:

“如果我说我有个失散已久的同胞兄弟,作为绝望残党的他一直用我的脸和身份作案,最后未来机关把我们两个一起抓了。因为分不清谁是谁,索性一起送过来更生了你信吗?”

“………………哈?”

这突然冒出来的设定是什么鬼?

像是看出了我的不相信,日向君有些慌乱起来:“别那样看着我,我也不知道这设定是什么鬼啊!我活到这么大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有个双胞胎兄弟好嘛!关键他还是一个才能者啊!”

…………………………

……咦,刚才我好像是……被读心后又被论破了?

“啊啊所以我才讨厌你们啊……”日向君瘫坐在椅子上:“你们这些才能者为什么都是一群不正常的人啊……”

我也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对面的日向君还是有气无力的样子,眼神更加的空茫了。

日向君……现在是处在世界观被打击到的迷茫期吗,确实对于预备学科来说又是来自过去的笔记又是突然冒出来的双胞胎兄弟,信息量大到我都没法好好消化了啊。

记得修学旅行的最初,他也被莫诺美吓晕过去了呢。承受能力太差了啊日向君。

“那个,那位双胞胎兄弟,是利用了日向君的身份,让你被捕后代替他去那个修学旅行了吗?”

“啊是啊,笔记里是那么说的。”日向君从瘫倒的状态恢复过来,挺着精神说:“那个家伙在被捉到岛上之后,就给新世界程序安装了黑白熊的病毒,然后利用我们俩的身份漏洞早早离开了岛。那份资料已经上交给未来机关了,估计他们现在正在找逃跑了的那个家伙吧。”

“身份漏洞是?”

“苗木说,在船抵达贾巴沃克之后,他们才发现船舱里有两个长相一样但经历完全不同的人,经过确认后决定放无辜的我离开。就是这个时候被他钻了空子。工作人员认为我是绝望残党,他是无辜群众,所以回程时就带着他离开了。”

“啊哈哈,那可真是,戏剧性啊。”

  日向君居然会编这么烂大街的故事,双子梗都冒出来了哈哈。

“我知道你不相信,别笑了好吗。”

“噗……”

“啊就知道你不会信的……本来想着你比我们多出了三年的阅历应该更能接受来着……”

我忍住笑意,日向君原本是正坐在椅子上一本正经(但一脸无奈)地给我讲故事的。看到我笑场后,他郁闷的撇了撇嘴,也不好好坐着了,直接将一条腿屈起,踩在了凳子腿间的横档上,胳膊肘放在膝盖上看着我等我笑完。

笑着笑着我突然笑不出来了。

就像是被打乱的拼图碎片,一片片飞速还原到自己原本的该在的地方一样,从我醒来以后就一直混沌着的记忆,拨云见日般撒下一道亮光,豁然开朗。在那光芒中逐渐清晰起来的,是在另一个地方,另一个黑西装的男人,以同样的动作同样的眼神注视着我的场景………

我……我……………

“怎么了嘛?”日向君歪头,看着我疑惑地问到。

  我想起来了,为什么我单单看见日向君眼里的虚无,也会觉得兴奋。

   我在船上遇到的那个人,那个声称要利用江之岛盾子的长发男人。

   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来啊!虽然没看清脸,但那个人的声音,虽然冷漠,确实是和日向君一模一样的啊!

  我怎么会忘了自己见过的才能者呢………这种情况只有刚开学的时候,某天到隔壁班去时有出现过………是啊,那个看起来很厉害的男人,如果有着和A班的神代优兔一样的能力的话就说得通了……有着超高校级的幸运…还可能有超高校级的间谍的能力吗…他好像还暗示了自己能够预测……天啊……

  我紧紧抱住颤抖的自己,对此日向君投来了疑惑的询问,但我暂时没功夫理他。

  和普通的日向君完全相反的人物,一个似乎有些多重才能的绝望残党……哈哈哈哈……当初能注意到他,就是我的幸运吗?!怪不得下船的时候我会不幸的脚滑掉进了海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之岛盾子!那是一个要利用你的男人哦?一个原本是绝望残党后来声称要利用你的人哦?想想都觉得开心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唔呃!”

  啊,又被日向君打了一拳……不好意思我刚才想到了有趣的事太开心了点嘛,没有发疯哦?

  “果然还是让二大把你绑起来比较好吧?”他皱着眉上下打量着我。

  “充满希望的大家想对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哦?不过呐日向君,我想我见过你那位兄弟呢。”

  “你别耍我了,我知道你不信。我自己现在都没法接受啊。”他摆了摆手。

  “不是耍你玩。是真的,在来这座岛的船上,我见过一个…………可能?………长得和你很像的人。”

  “那微妙的停顿是怎么回事,可能长得像又是什么形容啊。”

   “区区预备学科别打岔,先听我说完。”  

   

 

 

  我们一直讲到了晚饭时间,我给日向君讲了船上那个男人的事,并且吐槽了他的发型。日向君则给我讲了我死亡后发生的所有事,从第五场裁判到江之岛的死亡。原本我以为他也会因七海小姐回避这个话题的,但他除了在讲述中一直明着暗着吐槽我的希望观以外也没说什么了。

  果然日向君还是最理解我的那个人啊。

  在讲到苗木诚是如何劝解他们要坚持相信希望时,可能是因为我口水流的太多表情太猥琐了(日向君原话),他实在受不了就以一句“所以我们就强制关机了”粗暴的结束了这个话题。真是可惜。改天再缠着他讲讲吧。这样的剧情我可是会百听不厌的啊。

  除去这一点遗憾外,今天下午的交谈确实让我收获颇丰。

  最大的收获就是——我没法信任现在这个日向创了。

  理由之一在于他的眼神。日向君现在虚无的眼神会给我一种悲伤的感觉。我自身是游离于事件之外,喜欢看戏看得激动了就进去插一脚的那种人。现在的日向君也是那种游离于事件之外的人,却和我不一样,是什么都漠不关心的样子。我从他身上看不到大家那样的希望,但也看不出绝望。但是,直觉告诉我如果这样继续下去,日向君会渐渐绝望的。

  仔细想想真的好悲伤啊,日向君也还是失去了成为垫脚石的资格了。

  另一个更重要的理由是,日向君说的话,看上去滴水不漏,却没有能让我信服的证据。

  据说是藏在鞋子里的后来交给未来机关的笔记也好,从未见过面的同胞兄弟也好,都是被软禁的我没法去验证的东西。特别是,这些‘真相’的知情者原本只有他和未来机关,日向君在说明的时候还无意识地拉苗木来作证。那么,第十四支部的人为什么要默许他把这件事告诉恢复了记忆的我呢?他们就这么放心我不会捣乱吗?

  而且,他解释的东西并不能完美的解答我的疑惑:为什么江之岛盾子会看上日向君?怎么想都觉得,那个男人才是能让未来机关全体都害怕到绝望的关键人物,江之岛想要的是他。那个说要利用江之岛的男人,也不应该装个病毒就跑远了才对。

  我轻轻摩挲着左手想着。

  如果船上的那个男人真的是日向君的双胞胎兄弟,那么作为才能者他也应该进入了希望之峰学院的本科,之后才认识了江之岛。可是我对他根本没有任何印象。

  这样一个关键人物在关键时刻坐着轮船离开了舞台,怎么想都不可能。而且未来机关应该还没蠢到分不清才能者和普通人,日向君和那个西服长发的外貌差的太多了。

  如果没有离开舞台,那么那个男人现在在哪里呢?

  ………………

  这样继续思考下去的话,日向君的话里漏洞就越来越多了。有很高的可能性,他是联合了第十四支部,在那个人的问题上,对我说了谎。

但为什么要说谎?有什么必要,不想说的事直接不说就好了啊。

  啊对,因为我幸运地和那个男人呆在了一个船舱里。所以未来机关知道我接触过那个海藻头,怕我乱想,所以才要联合日向君给我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吧。

  是为了掩盖什么东西吗?

 我想到了新世界程序的运行机制,想到了日向君一开始在看的那本书《带你走进幼童的心理世界》,心里慢慢形成了一个猜想。

  但是没有验证的手段啊,好苦恼啊,怎么办呢。

 

 

 

 

 

 
#16/10/28 修文,改了排版,加了一小段精神污染。回过头来发现自己写的好糟糕啊……

以后修文如果有改动剧情,我会注明的。其他时候的修文都是在锻炼文笔。

评论(13)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