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六六六

弹丸cp杂食,逻辑控,写文新手,拒食弹丸3绝望篇希望篇

[全员向]狛枝凪斗苏醒之后 第五章

#第五章 字数9300+

#本文的核心理论是从zero里提取的,这一章有zero透

#信息量有点大,换了一下排版,手机党看着应该能舒服点,电脑党就有点难受了。

#原本想写一大段苗木的推理秀,但需要讲清楚的东西太多,写着写着发现变成流水账又没法制造悬念,所以删了几段苗木日向玩学级裁判的内容。

#文笔依然没好到哪儿去,但布局什么的比二三四章好多了

第五章 幕后  其一

 

古老的旧馆,倾塌的桌椅,脏污成团的白色桌布,才吃到一半的宴会食物,遍地的火光,和摇摇晃晃的行走在那片狼藉之中的‘我’。

 

似乎是极其糟糕的状况,但‘我’并没有在意,或者说,已经没有余裕去思考火灾发生的可能性了。

 

可以感觉的到,身体外部的灼热感和身体内的震颤,那个‘我’的喉咙之中,正溢出破碎的狂乱笑声。

 

与此同时,从双眼的两边眼角内,有什么在不断地涌出,顺着脸颊滑下,又不断地滴落在地。

 

“你,不是日向创呢。”

 

‘我’的右手拿着刀平举在身前,左手慢慢向前递出——

 

   那是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女性的,和右手完全不一样的左手,

 

   指向着的,是‘自己’的脸。

 

“虽然现在的你也不是那个传说中的神座出流,但是从人格意义上考虑,你已经成为第二个他了哦。那个没有欲望,没有感情,得到了一切却又对一切感到无聊的神座出流哟。”

 

面对着这样毫不留情地嘲讽,自己只是冷淡的地注视着他面前的‘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回应。

 

‘我’看着那样的自己,呼吸愈发的急促起来。胸中的苦闷感挥之不去,将要把人压垮的感情从那里倾泻而出,汇聚到嘴边,又变成了疯狂的大笑。

 

 “神座出流拥有所有的才能,因为可以分析一切,可以预测一切而无聊。那么,你是不是早就预测到了呢?”

 

“现在这样的状况,这没有希望的未来,你是不是早就预测到了?”

 

‘我’慢慢将刀尖递了出去,轻轻碰到了自己的心口。明明身体正因为某种激愤而颤抖着,视线已经是一片模糊,但握刀的手却端得极稳。

 

   “呐,这样的未来,是日向君所期望的吗?”

 

   红色指甲的左手也附上了自己的另一边的胸膛,‘我’向前凑过去,视野里自己的脸更加的清晰。

 

  “告诉我啊,你听得到的吧?日向君。”

 

   在连眼睫毛都可以数清楚了的距离内,‘我’轻轻的呢喃着,对自己吐出了疑问。

   

   但并没有得到渴求的回答。

 

‘我’贪婪地注视着的,那双深红色,毫无波动的眼眸里,并没有印照出眼前这个‘我’。

 

   并没有印照出,那个名为‘狛枝凪斗’的存在。

  

 

 

==============

“日向前辈?听得见吗?”

 

“喂喂?日向前辈?听得见吗?”

 

“喂喂喂,咦,奇怪……”

 

  苗木诚坐在电脑前拍打着自己的耳机,然后俯下身去查看连接线的状况。正在这时,电脑里传来了回复。

 

  “不是耳机的问题,苗木。是我刚才走神了,没听到你在喊我。”

 

  显示屏里的呆毛褐发青年对着屏幕的这一边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听见了。苗木坐正后也向对方打了个招呼,“晚上好,日向前辈刚刚在想什么呢?少见的不在状态呢。”

 

“这个嘛……”屏幕里的青年无奈地笑了笑,“我今天路过沙滩时,从黑白熊扭蛋机里抽出了一个叶隐流水晶,然后就试着给狛枝占卜了一下。结果一言难尽啊……”

 

  “咦,日向前辈不是说因为太无聊所以不想给狛枝做预测吗?”

 

  “关于这一点,因为我今天在路上正好捡到了一枚熊币,又正好抽出了占卜用具,当时我就想,应该是‘幸运’在引导我去看看狛枝的未来吧。也就是说,给狛枝占卜这个举动,是有助于我们的计划的,所以我就那么做了。”

 

   才能还能够这样使用?苗木歪了歪头,稍稍有些不可思议。

 

   “真不愧是日向前辈啊,连幸运都可以把握住并好好应用呢。那个才能在我和狛枝前辈身上明明就只会带来不幸而已。”

 

  在自相残杀的修学旅行期间,苗木等人被迫观看了岛上发生的所有事件,包括第四次裁判后,狛枝和黑白熊在中央公园里关于他本人的讨论。在狛枝说出“那么他一定和我一样是个不幸的家伙吧”这句话时,苗木曾经有过找到同类的错觉。

 

  当然,这份错觉立刻就被狛枝那番要‘我成为希望’的有病宣言给洗没了。

 

  不可否认的是,苗木根本就不觉得自己幸运。回想一下毕业后到现在的生活,每天都在帮十神君跑腿,帮雾切小姐拎包,还得时不时作为外交人员去接触一些危险的家伙,整天忙得脚不沾地,员工抽奖的时候还只抽到了安慰奖,哪里有幸运啊……

 

 “苗木,别这么灰心嘛。”屏幕那边某个全知全能的前辈又开始读心攻略了:“今天难得有空报告,你来论破一下我们在计划什么吧?既然看过了这两天的监视录像,言弹应该全部收集齐了?”

 

“前辈是在安慰我吗……”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这两天一直盯着监视器没合眼的啊……

 

“安慰?原本今天就预定要向你解释我们的布局的啊。”日向露出了一丝疑惑,随即又释然了:“靠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挖掘真相,会带来巨大的成就感,可以让你不要再露出那种郁闷的样子吧。所以我才那样提议的。”

 

  日向前辈,那就是一种‘安慰’的方式啊。

 

  感觉前辈最近越来越……僵硬了?还是只是没睡好反应迟钝了?我多心了吗……

 

  “不过为什么今天才肯告诉我你们的计划啊,这两天我都愁死了。”

 

  “对我来说,是为了让你在见到狛枝的时候不露出破绽。但你的同伴们好像还有别的理由。”

 

   雾切小姐和十神君………真是的,我的承受能力没这么弱啊……

 

  苗木决定跳过这个问题:“好啦我明白了,我本身也有一大堆东西想要向前辈求证呢。开始吧。”

 

  选择性忽略了向日向询问狛枝的占卜结果后(毕竟是狛枝前辈,会有那种难以描述的无奈感是正常的啦)苗木诚回想了一下这几天递上来的报告,和监视录像的节选,稍稍整理了一下思绪后,他开始了自己的推理。

 

  “………………虽然很想问关于那个满是漏洞的‘绝望扮演计划’的事,但因为那个计划本身漏洞太多都不知道要从哪儿下手好了。所以,还是先以狛枝学长为切入点吧。”

 

  苗木挺直了背部,双手放在膝盖上以表郑重。即使知道影象是通过电脑内置的摄像头传输的,对方并不能看到他的目光所在。他还是选择了直视屏幕里那双明红的眼,集中精神质询:

 

  “狛枝前辈会恢复绝望时期记忆的事,日向前辈,雾切小姐和十神君早就知道了,是吧?证据就是,明明恢复记忆就代表更生失败了,雾切小姐他们却对狛枝前辈没有任何防备,放任他在岛上自由行动。所以,‘绝望扮演计划’一开始就是建立在‘狛枝凪斗拥有绝望时期的记忆’的基础上而实行的。

 

  “其目的,不是雾切小姐之前说的‘为了弄清狛枝前辈对于更生后的大家态度如何’,而是为了测试狛枝前辈恢复了记忆之后是否还追求着绝望,是吗?”

 

  “是的。”日向往电脑椅里一靠,爽快地承认了,“对于大家来说,这个计划的主要目的就是试探狛枝的真意,顺带狠狠地耍弄狛枝一番消消气而已。但对我们来说,试探狛枝是否会变回绝望残党更重要。”

 

  “可是,明明狛枝学长还拥有记忆,日向前辈你们却没有先把他拘禁起来,再验证他不是绝望残党,而是选择了放任他自由行动再验证他有没有回归绝望。感觉,前辈像是已经先入为主地认为他不会再绝望了啊。为什么会有那种自信呢?”

 

  “啊哈,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狛枝那独特的人格。但其实我在检查了他的脑瘤情况后,还对他的大脑干了点别的事。”

 

  苗木眨眨眼:“也就是说,通过脑部手术这样的行为,也是可以让那些追求绝望的人不再绝望吗?”

 

  如果真的可以,那绝对是大新闻啊。新世界程序耗时太长能耗太大,实际投入使用的话会运转不过来,外头这么多的绝望残党只能排队了。

 

  “不行的,那个方法只适用于拥有幸运才能的狛枝。毕竟现在能做手术的脑科人才太少了,只有我一个人主刀,没有合格的助手的话,成功率只有5.9%。啊顺便一提,我并没有给狛枝做手术,只是施加了一些外部刺激而已。”

 

  吓死我了,还以为日向前辈真的是在那个5.9%的成功率下给狛枝学长做了脑部手术…………啊啊啊不对又被心之论破了,学长你现在不用收集胖次了不要滥用那个技能好吗……

 

  苗木叹了口气,开始了下一个疑问:

  “另外一个突破口,是今天大家的扮演。日向前辈给大家的角色分配,演绎的是大家各自绝望时期的状态。我总觉得这里有点怪怪的……而且,边谷山学姐,田中学长和花村学长那里又特意安排了一场给狛枝看的戏。我不太喜欢那场戏的内容,牺牲一只有灵性的动物只为演给狛枝学长看……日向前辈难道就没有想过,如果狛枝学长真的去了山里,那么边谷山学姐和花村学长就必须杀死那只小猴子。他们很有可能会因为不愿杀生而穿帮啊。这样的一出戏有什么意义呢?”

 

  日向没有回应,连姿势都没有变过。那种面对责问却游刃有余的样子,好像一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后辈会这样质询。空气的凝滞让苗木感觉到了某种沉重氛围,像是日向创周身那奇特的气场通过网线传输过来了一样。

 

“……抱歉,我应该相信日向前辈的。”苗木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日向前辈是预测到了狛枝学长不会去山里的吧。”

 

  耳机里传来了冷淡的声音:“不,我没有预测过。实际上,我只预测了花村和边谷山在演戏状态会杀掉那个猎物的可能性,有五成。在那之后,他们两人因为羞愧自责而陷入无尽懊恼之中的可能性为九成。”

 

  “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苗木,这是狛枝的幸运哦。”

 

  “这怎么又和幸运扯上关系了?”

 

  “幸运这种才能,是会让人得到最适合他们,他们期望着的东西的。这个东西可以是彩票的大奖,自动售货机坏掉掉出的100瓶蓝羊,希望之峰的入学资格这种实在的东西,也可以是在校园自相残杀之中最后存活,让自己要找的人拿到那个特别的灭火弹这样的‘状况’。”

 

  “啊……”

 

   苗木想用自己的不幸这条言刃来反驳,但因发言力不足失败了。

 

  “如果狛枝真的去了山里,那么我设下的局有极高的可能会导致边谷山佩子和花村辉辉陷入小小的绝望之中。如果他不去山里,那两个人还是会保持现在的良好状态。”

 

  “幸好狛枝前辈没去山里,不然边谷山学姐和花村学长要被日向前辈坑死……咦!幸好……”

 

  苗木好像有些明白了。

 

  “如果狛枝学长仍然是绝望残党,追求着绝望的话,那么他一定会幸运的出现在山上推动那出戏的发展,从而让边谷山学姐他们陷入消沉的负面状态。相反,如果狛枝前辈不再追求用绝望孕育希望,不再是塔和市那样推动事件向更坏的方向发展的绝望状态了,那么他的幸运会让他避免出现在山里,是这样吗?”

 

  “是的。狛枝有没有去山里,就是我判断他有没有变回绝望的根据。”日向轻轻点了点头。

 

  “怎么说呢……感觉这个很站不住脚啊……”

 

  “放心吧,我用了许多才能来保证这个方案的成功性。比如对边谷山和花村催眠,让他们绝对会杀死猴子。以此让‘去山上的话同伴就会进入崩坏状态’这件事绝对会发生。这样狛枝的幸运能力才会完全起作用。”

 

  苗木惊讶得瞪大了眼,一股凉意爬上了脊背。

 
  屏幕那边的人没有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的,也没有任何的愧疚神色,用公事公办的冷漠语气报告了自己的催眠行为。似乎在他眼里,催眠一下自己的朋友,让他们做出些违背本意的事是非常正当的。

 

  ……这样的日向前辈……好可怕……

 

  “总之,狛枝凪斗的更生成功了。之后只要稍微防备一下他,别为希望做些别的出格的事情就行了。”

 

  “……”

 

 “苗木,不要觉得不安。”

 

  “哈哈,抱歉。既然目的达到了,那么大家可以不用再演戏了吧?”

 

  超高校级的乐天派,苗木诚,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愿意去相信自己的同伴的。尤其在雾切响子和十神白夜都参加了这个计划的情况下,他相信日向的判断,也知道自己没有立场去指责日向的做法。但是,沿着脊柱传来的某种恐慌感却在刺激着他的内心,让他不得不去做点什么。

 

  并不是日向以为的不安,而是一种有什么快要崩坏了的预感。

 

   苗木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询问别的话题。屏幕那边的回应却还是沉默。那种一直在关键时刻起作用的不幸直觉提醒苗木,日向创并不是像以往那样觉得无聊懒得回答所以不做声,而是还想要隐瞒什么不愿回答才沉默以对。

 

   怀疑之感在胸中翻涌,苗木尊重前辈的意愿没有点破,打着哈哈糊弄过去又再找了一个话题。不幸的是,又没有得到对方的回答。

 

 “话说回来,日向前辈给自己安的戏份很有趣呢!双胞胎和双重人格的梗是山田常用的,都挺适合学长的啊。我记得前辈是给自己安了两重身份,好让狛枝学长去猜是吧?”

 

  “……”

 

  “第一重身份是一个在绝望时期极度厌恶才能者,有一个双胞胎全才弟弟还被这个弟弟拖下水的普通预备学科,第二重是在绝望时期诞生了双重人格,副人格拥有才能主人格却普通的绝望预备学科?昨天狛枝前辈被骗倒了还以为自己掌握了真相的样子也好好玩,估计接下来这几天他会在岛上四处寻找神座出流的消……息?阿勒?”

 

   不对啊……苗木又发现了矛盾。

 

  不是说了,不能让狛枝前辈被神座的事情引走注意力,否则他可能会注意不到大家的扮演的吗……

 

  等等,自己漏掉了什么?

 

  ‘绝望扮演计划’一开始就是建立在‘狛枝凪斗拥有绝望时期的记忆’的基础上而实行的。这件事情目前只有四个人知道。

 

  这样一来,77届前辈的大家‘扮演绝望残党’这个举动,就完全没有意义。失去了那部分记忆的大家,再怎么演都不可能骗过记得大家绝望时期状态的狛枝的!

 

  为什么现在才注意到?

 

  “难道说,这个计划,一开始就不是针对狛枝学长的…………是吗?日向前辈!”

 

  “……”

 

  屏幕那边的人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参与这个计划的,只有组织者日向前辈,雾切小姐,十神君你们三人,表面上的实验对象狛枝凪斗,还有就是作为执行者的77届前辈们。其中,执行者里的索尼娅前辈,九头龙前辈,左右田前辈,终里前辈是在日向前辈之后,最先一批苏醒的,他们是被第一个脱出的日向前辈强制使用了‘毕业’的程序模板,消去了绝望时期的记忆。除此之外的9人,是之后日向前辈在程序代码中一个一个找回了他们的记忆,再让他们毕业的,也消去了绝望时期的记忆。目前为止,我看不出这两批人有什么不同……另外,我们支部在岛上的技术人员也知道这个计划……”

 

  苗木一边说一边思考着。

 

  “计划组的你们进行这个计划的目的,肯定不会在于你们自己,也不会仅仅针对狛枝凪斗一个人。那些技术人员都是我们十四支部的,他们的所有消息渠道都掌控在部长雾切小姐和副部长十神手中,也可以排除。至于我,既然日向前辈在计划实行的第二天就主动来找我坦白了,那这个计划肯定也不是针对我的了。这样的话,就只剩下更生后的77届其他前辈们……了?”

 

  说到最后几个词时,苗木的的声音越来越小,一周前被欢笑着的前辈们捉弄揉头的景象还历历在目,他甚至因为不肯相信那个结果而怀疑起自己的推论来。

 

  随后,有人替他验证了那个推论:

 

  “没错。绝望扮演计划,就是一场针对77届全员的行为实验。不仅仅是对狛枝的,也是对于其他所有的人的。”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不就说明……

 

  经历了那么多次同伴的死亡,经历了命悬一线的裁判,一起守候了那么久的大家,仍然存在着恢复绝望的可能吗!

 

 

 

 

 

 

 

 ====================

  光线昏暗的视听室内,苗木诚瞪大了双眼,看向面前发着幽幽荧光的屏幕。他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握拳,但还是止不住地轻颤。原本为了防止窃听而使用的头罩式耳机上,护耳用的海绵也因为头皮渗出的大汗变得黏腻让人感到不快。但与之相比,更让人感到不舒服的,是耳机内传来的机械平淡没有起伏的男声:

 

  “当初在进行人体实验的时候,那些研究员们就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要消除日向创对还没有诞生的神座出流的影响,仅仅封印我的记忆是不够的。感情,感觉,喜好,习惯这些东西,在形成之后会由大脑另外的区域存储起来,即使记忆消除了也不会消失。所以,他们利用手术把那些东西……把我原本的人格全部消灭掉了。

 

  “超高校级的脑科学家——松田夜助就是参与研究神座出流的研究员之一,是他提出了制御人们在某个时期记忆的理论和方案,但他并不知道消除喜好和感情的方法。他封印了自己的女朋友江之岛盾子的记忆,通过情报操作制造出了虚拟的人格音无凉子,期望她能够不再追求绝望过上安定的生活,但是失败了。”

 

  这一段历史,苗木有听说过。不是从未来机关那里知道的,而是被禁闭在学校里,失忆和杀戮都还没有发生时,和战刃骸闲聊时听到的。

 

  那时候他以为自己听的只是‘小盾子如何通过精分扮演成功吓走(甩掉)纠缠不清的第250任男友’这样的东西而已。

 

  “因为那段时间被关了禁闭很无聊,我黑了松田的电脑,看了他同步更新的所有的研究资料,后来又偷跑出去观察了音无凉子这个人。即使是处在记忆错乱的状态,在见到血腥和死亡时‘她’还是会无意识地微笑,在听到‘希望之峰学院最大最恶事件时会不由自主地兴奋,被关在满是黑白熊和尸体的地下室里,面对垂死的老人时她也会激动的颤抖。虽然本人没有意识到,那时她的眼神确实是和江之岛盾子完全一样的。我认为她在最后会恢复记忆,松田亲手扼杀音无的人格仅仅是直接原因。音无凉子在那一段日子里经历的事也刺激到了她大脑深处的绝望愉悦感,不由自主的加速了江之岛人格的恢复。”

 

  日向前辈…你已经完全把自己当做神座了吗……

 

  完全冰冷的解释语气让苗木已经没有了吐槽‘都关禁闭了怎么观察’的勇气和闲心,他只能努力去理解那些词句的含义,来跟上对方的解说进度。

 

  “现在的新世界程序是完成品,也封印了受实验者们作为绝望残党时的记忆。虽然之后替补了的记忆有利于他们脱离绝望,但效果还不可知。77届生都是被江之岛盾子亲手洗脑的人。那个女人思想扭曲的根源就在于,她认为自己能够从绝望中获得快感。她洗脑出来的人,也都是和她一样喜欢上了‘绝望的快感’的人。而这种感觉,这种喜好,并不在更生范围内。

 

  日向前辈…那个称呼……

 

  崩坏的预感更加强烈了。

 

  “受实验者们的身体,精神,大脑其实都还记得他们在绝望时期的快感。洗脑残留下来的副作用依然存在。他们都有可能像音无凉子一样恢复记忆和人格。如果没有任何防备地就让他们跑出岛去,在外面的世界里亲眼看到了别人的绝望后,他们仍有可能会不由自主地去追逐那种感觉,从而逐渐变回‘超高校级的绝望’。”

 

  啊算了,不管了……

“现在的绝望扮演计划,就是通过让受实验者们体验自己绝望时期的经历,观察他们是否还会被那种畸形的感情控制,提前暴露出所有可能的问题,并及早采取针对措施——”

 

“日向前辈!”苗木大声打断了日向的发言。

 

“………………怎么了?”

 

“日向前辈。”苗木诚再一次呼唤这个名字,紧紧盯着日向毫无神采的眼:“日向前辈,这些事都可以之后再讨论,我相信着前辈和雾切小姐他们布置的计划。但是,现在有更重要的事……”

 

  计划的事不重要,大家的事情有日向前辈在操心也不重要。自己现在不在岛上也帮不了什么忙。但是,现在在这里,就有一个急需帮助,急需别人点醒的对象。

 

  “日向前辈刚才的气场,还有用词,完全就是神座出流的样子了哦。前辈现在的状态让我感觉十分不舒服。好像再不制止的话,日向前辈就会消失一样……啊,也不是消失,就是……感觉会再也见不到了……”

 

  说着说着就不知道怎么说下去好了,苗木只能结结巴巴地将自己的忧虑传达给数据线另一端的那个人。在他的眼中,屏幕里的日向创轻轻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仿佛找回了灵魂又‘活’了过来。

 

  “抱歉,让你担心了。”日向创又恢复了以前的状态,并给了摄像头一个开心的笑容。是苗木在黑白熊放送的实况转播里多次见过的,爽朗的笑。

 

  看着这样的前辈,苗木想到了下午图书馆里的那个‘日向创’,那个由现在的日向,利用超高校级的欺诈师的演技所扮演的,普通的日向创。

 

  现在这个笑容,到底是发自内心的,还是利用演技表现出来的?

 

  ………………不行,我不能连这种事都怀疑…………

 

  “苗木,你也觉得,我现在的状态越来越像神座了吗?”

 

  对方的回应比预想中的要好很多,苗木悄悄松了口气:“是的。一开始我只是觉得日向前辈是没有睡好所以反应迟钝了些。但刚才确实有感觉到,前辈潜意识里……似乎已经不把自己当成我们的同伴,而是某种观察者了。”

 

  日向歪了歪头。

 

  “九头龙前辈有跟我聊过。他说他很担心那些才能给日向前辈造成了太大的负担,让日向君失去和人正常对话的能力哦?”

 

  “确实是,好像最近都没怎么和人聊天了……有时候在对话之前就知道结果了也好无聊……”

 

  “就是说啊!”苗木急忙道:“就算是我,平常和日向前辈说话被预测到了对话走向时也会觉得尴尬好嘛……而且日向前辈你正在往面瘫系发展啊!继续这样的话很不妙吧!”

 

  日向用手撑着头,倚在扶手上思考了一会儿。

 

  “我明白了。刚才稍微推算了一下,确实这样下去不利于‘日向创’这个人格的健康……”

 

  “用‘这个人格’来称呼自己,前辈已经病入膏肓了好吗!”

 

  “…………可是啊,苗木。这些都是我使用才能的必然代价啊。”日向垂着眼轻轻的说:“小孩子一碰到下雨天不能出门玩就会不开心,碰到打雷还会害怕。但是大人们遇到打雷下雨,心情不会有太大起伏。因为他们见识的多了,知道这只是普通的天气现象,自然不会有太大的反应。人到了一定的年纪,经历的多了,知道了很多东西的规律性和必然性,成熟了,就对什么看淡了。”

 

  “在我的场合,因为一直一直在使用分析,占卜等能力来预测大家今后的发展,避免badend,我看到了很多世界线中的我们,预测过了很多种未来。所以,现在很多东西,比如大家的打闹,狛枝的发病,苗木你额上的冷汗,对我来说也只是普通,或者说是必然的‘现象’而已,自然不会引出什么情绪。”

一切都只是必然趋势而已,只要他想,只要他努力一下,就能改变命运的洪流,改变周围人的生命走向。即使是在这场希望与绝望对决的棋盘上,他也不会遇到任何对手。

自然地,在最初好不容易找回来的热情渐渐冷却下来后,在大家都差不多恢复原状了之后,一切又显得无聊起来。

这,就是希望之峰学院一直在追寻着的"希望"。以人性为代价,得到所有的能力,超脱一切的"神之座"么……
 

  一瞬间,许许多多的念头闪过脑海,但随之引发的各种感慨都被苗木强压了下去,留出一小块地方让信息过载的大脑寻求解决方案。

“但是!乐观点想的话,日向前辈只要不再使用才能,就能渐渐地回到日常生活中去了吧?”

 

  日向摇了摇头:“在这个计划结束之前,我都不能掉以轻心。大家现在正在慢慢理解过去的自己,马上就要进入克服绝望的关键阶段了,我不能……”

 

  “日向前辈!”苗木再次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告诉我,如果让你在计划进行的这半个月内继续使用才能,之后你还能恢复到最初的状态吗?”

 

  日向抬眼看向屏幕。因为摄像头角度问题,苗木的眼神有一些偏离,但还是能够看到他眼睛深处,那迸发出的名为意志的强烈光芒。那是一种显示着无论遇到怎样的苦难,怎样的强敌,都绝不会放弃的强烈意志。

 

  明明苗木诚这个人物,应该是给人靠不住,言谈非常弱势的印象的。但在看到那个眼神之后,日向还是不由自主地说了实话:

 

  “刚才给狛枝预测时有看到,在我们计划的最后,因为我失去了感情而让他暴走了的场面。估计,日向创这个人格已经在慢慢向神座的状态靠拢,量变积累到了一定程度后,会在那时发生不可逆的转变吧。”

 

  他回想着刚才,在和苗木通话前,通过水晶球看到的景象。以及那个已经彻底绝望,哀伤的哭嚎着狂乱着的狛枝凪斗,和失去了感情,失去了动力的自己。

 

  又是一个badend。无聊。

 

  “那么,日向前辈。我作为你的直属上司命令你,不要再使用你的能力了。计划中你的角色本就是普通的预备学科,这半个月请专心扮演吧。哦对,演技相关的才能也不许使用!”

 

  苗木难得强势的命令。

 

  “如果我不再使用能力的话,你们要怎么评估77届生们的精神状态呢。”日向淡淡地反问。

 

  “只是让日向前辈去休息半个月调整一下,其他的事情,请交给我们未来机关第十四支部!”苗木挺直了背部,努力让自己显得可靠一点。头上的呆毛随着他的动作,也像是点头一样晃了晃。

 

  “我们掌控着贾巴沃克岛上的所有摄像头,加上雾切小姐的观察力和推理力,能及时掌控大家的情况。叶隐同学的占卜能力能够让我们预防各种紧急情况,朝日奈同学和腐川同学也能作为战力参与,十神君的能力能让我们整个部门都维持最高效的状态。”

 

  在一一报出同伴们的名字时,苗木像是终于在前辈的气场下找回了自信一样,声音更加坚定起来。

 

  “而且,狛枝前辈既然追求着希望,那么根据日向前辈刚才的说明,他的幸运也是会让事情往最好的方向发展的。我虽然没什么能力,但也会尽快赶回贾巴沃克岛鼓励大家,尽我所能的帮忙。我相信,各位学长学姐们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后,也会努力克服绝望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到要前辈一刻不停地使用才能的地步!”

 

  苗木集中所有的注意力观察的屏幕里那个人的表情,在抓捕到一丝的犹豫后,立刻趁机发出了最后一弹:

 

“日向前辈,总不能护着大家一辈子吧?还是,日向前辈不相信我们的能力,不相信你的同伴们呢?

 

  一发即中!

 

  苗木能够确定,此刻日向创的眼中,确实露出了某种欣慰和如释重负的神色。

 

“那么,我就在这半个月里尝试下解决自身问题的办法吧。”日向看向摄像头,对着另一边的苗木笑道:“既然是我的上级直接命令了,那么接下来半个月,我都会乖乖的不会再用能力了。似乎挺有趣的呢?”

 

  "这么严肃的问题请不要觉得有趣啊……不过前辈能同意就好了,接下来我们可以慢慢寻找解决方案。"苗木终于松了口气,安下心来。

 

  “但是,要是事情最后的发展陷入困境,你们又无法解决的话,我是绝对会出手的哦?”

 

  “绝对不会给前辈那样的机会的!”

 

 

 

 

 ==================

 “苗木,大家的精神安危,就拜托了。”

 

   说完最后一句叮嘱,切断了电脑电源后,时钟已经指向了凌晨一点。日向站在桌前发了一会呆,把一旁的水晶球扔进了垃圾桶。

 

按照一贯的规律作息,日向往浴室走去,准备简单洗漱一下。他慵懒地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在即将按上电灯开关的那一刻,却又停顿下来。

啊对了,今晚狛枝有89.5%的概率会兴奋过度而失眠。之后八成他会出来闲逛吧。如果被他发现我熬夜的话还得编个理由出来……

拉得直挺挺的窗帘遮住了外头的星空,浴室内的百叶窗也紧合着。日向转头看了一圈,所有的家具乃至整个小屋都臣服在黑暗里,静静安睡着。不眠的只有他一个人。

他转身打开桌柜,拿出了一台便携式煤气炉。平常用来煮夜宵的道具,现在再一次发挥了额外的照明功用。日向举着煤气炉进了浴室,把它放在了马桶上,就着火光开始挤牙膏。

刷牙时,他观察着镜子里的自己:用才能剪出来的和以前别无二致的短发,因为连续熬夜而萎靡的呆毛,同样因负荷过大而微微发黄的脸色,还有红色的泛着无机质光泽的眼所表现出来的,什么都无所谓的冷漠……

在火光的映衬下,镜子里的人…

和水晶球里看到的,狛枝举刀对着的那个人…

日向狠狠地把头埋到水池里揉搓,再抬起头时,因为散落的水珠和手蹭出来的红印,那张面孔染上了一丝生气,已经没有刚才那样淡然了。

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状态呢?

这种问题永远都是当局者迷,没办法回答得上来吧……

今天下午在图书馆的时候,日向就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在狛枝的面前扮演一个纠结的预备学科这种事按理来说并不需要费什么心思的,但是在吐槽狛枝的神经希望观时,他却没办法像以前那样自然的表示无奈,气愤和尴尬。虽然在发现了这个事实的下一刻就用演戏的才能弥补上了,但那份情感的空缺却是用什么才能都填补不了的。

平常大家都十分体谅他不打扰他的工作和睡眠,所以日向的交际需求很少,直到现在才感觉到这一丝不对。仔细想想,这个行为实验虽是针对其他14人的,却也产生了暴露他自身问题的副作用呢。感觉没那么无聊了。

要怎样做才能让大家别再担心了呢?仅仅只是不使用才能,就可以了吗?可是未来总会有需要他的才能的时候啊,这种事情不用预测就能想到了。到那时,自己肯定没有办法当自己是普通人袖手旁观的…

  日向瘫倒了在床上,用冰冷的被子紧紧裹住了自己,盯着远处的虚空看了半天才闭上眼,小声的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

 

“我是日向创我是日向创我是日向创我是日向创我是日向创我是日向创我是日向创我是日向创我是日向创我是日向创我是日向创我是日向创……”

 
 
但是说到底,日向创又应该是什么样呢?

那个没有任何力量的渺小的自己,还是被大家需要着的那个人吗?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结尾写的很无奈。(又烂尾的感觉)
  中间有一些转折也好突兀的样子…
#16.11.1修文,为了不烂尾加了一段日向的心理描写
#17.2提醒,苗木想得简单了。
 

#本章主旨:两代主角间的学级裁判!
  开始时二代主角全方位碾压一代主角!
  但是最后一代主角强势歪楼!找回主场!

 

#苗木:日向前辈你不能这样下去了!你变成面瘫系的话,角色形象会和边谷山学姐重复的!而且这样下去,贾巴沃克岛会没有吐槽役的!这是紧急事态啊!

 

#这里假定苗木可以邀请别的支部的小伙伴们来帮忙

 

#我不知道叶隐在占卜时是以什么视角看到未来的。为了练练文笔,本章开头就写成了     日向在用狛枝视角看狛枝的未来,正好那个未来和自己有关。

 

#游戏里,新世界程序的原理是删除了一份记忆再用另一份记忆来替代。
但是松田在死亡之前都没有研究出删除记忆的方式,只提到了‘记忆的制御’。神座出流脑内日向创的记忆也只是被封印起来了而已。
绝望开始后,应该没有能比得上松田的脑科学家了吧。所以我认为,弹丸世界是没有能够完­全彻底的删除记忆的方法的。
(不然二代就不会有日向了啊)

评论(12)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