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六六六

弹丸cp杂食,逻辑控,写文新手,拒食弹丸3绝望篇希望篇

[全员]狛枝凪斗苏醒之后 第七章

#绝望洗脑开始

#七海终于出场

#字数9400

 

 

第七章  蒙娜丽莎的微笑

 

  花园里的小喷泉在盛阳下扬起七色的光,哗哗流淌的水声与附近林间的鸟鸣谱出和谐的乐色。但是,慌乱的脚步声打断了这里原本的宁静。突然闯入的两个女孩就是那不和谐的音符,搅乱了这片祥和。

“真昼,真昼!”黑色长发黑色制服的女孩叫着另一人的名字,用力挣脱了牵着自己的那只手:“已经够了吧!我们为什么要逃啊,明明就是九头龙不好……”

 “佐藤!”跑在前面,穿着褐色制服的短发女孩儿转过身来,胸前的相机随着她的动作带出一个小小的弧:“冷静一点!现在远离她才是避免冲突的最好方式。”

  佐藤撇过头去,死死地拽着自己的裙摆:“但是,但是她又在班里诋毁真昼啊!不阻止她的话,真昼你……”

  “佐藤……九头龙说的都是些无关痛痒的东西,没有人会相信她的话的。你看,都过了一个学期了她都没有对我做什么不是吗?”

小泉上前去牵起她的手,担忧的劝道:“我担心的是你,每一次她来挑衅你都这样激烈的反抗,应该不只是我的原因吧?九头龙她……现在是不是在专门针对你?”

  “……不,什么都没有……”

  佐藤垂着眼看着地面大理石的花纹,语气一下子软了下来。小泉听出了她的心虚,急忙将自己的至交好友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看到没有外伤才松了口气:“好歹也是九头龙君的妹妹,她没有对你拳脚相向就好了。不过——”

  “佐藤,告诉我。九头龙现在是不是在人身攻击你?她都说了你什么?”

   佐藤挪开了视线,声音略微有些颤抖:“……她说,她说我对真昼的感情不纯……”

   “哎?”

“她还说我是惊弓之鸟,总是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他人……肯定是有一颗腐烂的心……什么的……她还说,如果我们继续做朋友……一定会带来灾难的……”

    某些预备学科生对某些本科生抱有的敌意,在希望之峰挪用预备学科学费这件事爆发出来后,已经从九头龙莱摘那样的极端个例扩展到了预备学科这个整体。现在,所有的预备学科生都厌恶着那群明明是一个学校却穿着不同的校服的人。也因此,佐藤和小泉互相碰面的次数越来越少。

  毕竟所处的立场已经不同了,减少公共场合的见面是互相保护的最好方式。九头龙说的话虽然有点道理,但还远远不到‘带来灾难’的程度吧?

这样想着的小泉眨了眨眼,安慰道:“啊哈,没事的,九头龙她只是在嫉妒我们之间的友谊而已。因为她自己没有像佐藤这样体贴的好朋友嘛。”

  轻轻抱住对方颤抖着的身躯,小泉用手顺了顺她的卷发:“你啊,太要强了。就是因为这样,九头龙才会连续不断的找你麻烦啊。”

  “…………”

  “用田中君的话来说,佐藤,九头龙只是你人生路上的必然会遇见的障碍之一。她并不值得你落泪啦。”

  “我才不会为那种女人哭呢……”

“是的是的,我的佐藤最坚强了!呐,听我的劝告吧,下次九头龙再来挑衅,你不要理会她,把她当做空气,好吗?”

  “恩……”黑发脑袋胡乱的点了点,再抬起的时候,佐藤已经换上了笑颜:“不去想这些伤心事了。呐呐真昼,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消息?”

  “就是我上次和你说的那个孩子啦,那个想当平面模特的孩子。她好像受到希望之峰的入学邀请了。”

   “啊,是在国外的那个孩子……”小泉看着佐藤的眼睛,确定她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随口应道:“我记得她,是个衣着大胆的女孩呢。她上次视讯过来说是要找国内最好的摄影师时,我还真被吓了一跳。”

    “是啊,真是个超级大胆的家伙啊。不过这种性格我很喜欢哦,意外的能和她聊挺久的。真昼多和她接触几次,也一定能喜欢上她的。”

    “哈哈,那下次请她一起吃饭吧。”

    喷泉与鸟鸣的合奏再次响起,静默之中,小泉担忧的看着挚友的侧脸。水声像是某条巨大的鸿沟,隔开了她和她的友人。即使她们还在分享着生活中的一点一滴,还能够相互拥抱,相互鼓励,小泉却还是觉得自己和佐藤的心正因为某种不可调和的东西而越来越远。

她知道佐藤在转移话题来隐瞒某些东西,她也能感觉到就是这些东西在一点一点地撬开某道裂缝,她想要挽回,却不知该从何下手。

   “呐,佐藤。最近你是不是……”

  “啊对了,真昼。你知道那个孩子是因为什么才能被希望之峰录取的吗?是超高校级的辣妹耶?意外的超级适合她的呢。”

   “啊哈哈,是呢。但是……”

   “一个月后她回到日本就会来找我们的。那孩子性格很不错,又很有钱。如果她加入了我们的摄影小组,就不用再担心预算的问题了哦?真昼上次看中的镜头,只要抽空拍几张标准模特照卖出去就有钱啦。”

   “佐藤……”你最近是不是还碰到了别的难题?不跟我说说吗?

   小泉并没有认真听,她只是凝视着对方的眼睛——佐藤知道她心里的疑问和急切,也明白自己隐瞒的东西在未来可能会成为某种阻碍——这些小泉都能从她的眼睛里读出来。不仅如此,小泉还能读出她的逃避,以及恐惧。

   “我知道真昼还是喜欢拍自己想拍的东西啦,但帮那孩子实现一下愿望也没什么的。这是两全其美的法子哦?”

   已经,说不下去了吗……

  小泉看着似乎脱离了刚才的阴郁,正兴奋地展望未来的挚友,最后还是说出了和内心相反的话语:

   “那么,等那孩子到希望之峰后,我们三个人一起去取景吧!”

     只要现在佐藤觉得高兴,就可以了吧?

     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第一岛屿七海的小屋】

   七海的小屋里,有着其他房间里所没有的超大液晶显示器,原本是打游戏用的。某天日向和兔美发现这个显示屏可以和中心岛屿的网线直连后,七海的小屋就变成了大家的家庭影院。而现在,液晶屏上呈现出的,是在图书馆内闲逛中的狛枝凪斗的监视录像直播。77届b班的学生们,正以七倒八歪的颓然姿态瘫坐在地。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吧……”盘着腿仰躺在地的左右田率先吐槽:“都已经三天了!狛枝那家伙从早到晚都在找日向!这里面要是没有奸情我都不信!”

“双手赞成~”趴在地上看电视的西园寺往嘴里扔了颗糖:“当初修学旅行的时候,狛枝哥和日向哥就总是一起行动,看着好恶心哦。”

坐在最前面的花村转过头:“呼呼~看样子不需要我的助攻,他们俩就已经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了呢。”

  “不,并不是这样的!”索尼娅握紧双拳,略带兴奋地反驳:“狛枝君对日向君的心思我们可以看出来了,但是日向君对狛枝君的感觉我们尚未知晓。毕竟这几天狛枝君四处寻找的时候,日向君一直都不管不顾地在小屋里睡觉啊!”

   一旁的轻音少女晃动着脑袋跳了过来:“索尼娅酱是说,凪斗酱对小创创是可歌可泣的单恋!?好绝望!”

  “原来如此,这就是所谓的单相思吗……”唯一端坐着的边谷山佩子,凝视着手中的竹刀沉思。

  对话渐渐进入了奇妙的展开,左右田急忙澄清道:“喂喂我是在开玩笑的!一个两个都别太认真啊!”

  “这就是特异点的命运么。这份因果,要献上什么样的祭品才能扭转?”

  “喂那边那个仓……混蛋!别说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转移话题了!”左右田指着靠床的田中大喊。

   “唔,狛枝君似乎一直觉得日向君和他是同一类人。他是想重新和日向君做朋友吧,可能也想要探究日向君不合群的真正原因……我是这么觉得的……”

   “啊终于有人说了点有用的了……”左右田嘟哝着转过身坐下,突然瞪大了眼:“等等,刚才是谁在说话!!”

    有人转着脑袋左顾右盼,有人摊着手说不是自己,有人站起身来环视全场……正当大家面面相觑时,从电视机自带的音响里传出了微弱的声音:“那个,我在这里……”

    监视直播影像的左下角,出现在一个小框。粉色齐肩发的连帽衫女孩儿看到大家都注意到了自己,腼腆地微笑着挥了挥手:“大家好,好久不见了。”

  “七海!”

 

 

   与狛枝的情况完全相反,在意识到荧屏上的那个人是谁后,几乎所有人都兴奋地凑到电视机前问好。场面一时间无比热闹。

 “呐七海,你的数据……我是说你的状态怎么样了?”九头龙问。

  “请不用担心啦。”七海笑着:“其实差不多一周以前我就像大家一样满血复活了哦,多亏了牧师日向君呢。”

   “可为什么你到现在才出现啊?还有刚才那一下子,不是惊喜而是惊吓!”左右田僵着扭曲过度的脸问。

   “那是因为之前我都没有得到和你们接触的许可。但是昨天晚上,日向君和十神君又做了一次谈判。好像因为日向君之前和苗木君做了什么协定,所以哥哥让我来帮大家……唔,骗狛枝?”荧屏上的七海歪了歪脑袋。

    “咦,七海也要扮演绝望残党吗?”

    “不……我不会在狛枝君面前出现,只能给大家提供各种辅助。就像影法师那样哦。”

    “呐呐,我们开个party来庆祝小千秋的回归吧!”

   “赞成!终于有理由大吃一顿了!”

   “可是七海不能吃东西吧?唯吹你这是在戳人痛脚啊!”

   “没关系的,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要为我庆祝,我很开心的!”

   “场所选在海滩吧?选旧馆还是有些后怕呢。”

   “你们这些家伙好好考虑一下可行性啊喂,七海不是说她不会在狛枝面前出现吗?这要怎么为她办party……”

   “那我来准备海边的露天烧烤吧!只是食材……”

   “我可以去申请宰杀牧场的小猪。是为七海举办宴会的话,他们应该会准许的吧。”

   “喂愚民们,别忘了这次会议的主题!”

   “库斯库斯,小猪手,刚才有人说要宰了你做烧烤哦?”

   ……

   小泉真昼看着大家挤在一起吵吵嚷嚷的样子,悄悄站了起来,举起了胸口的相机。透过取景框观察合适的角度,调整光圈,曝光量,准星,摁下快门——所有人的神态都被写入存储卡中了。之后,换一个角度,再次选取,调整,摁下快门,再换角度……

   在另一边的嬉闹进入尾声后,小泉重新坐下查看自己刚拍的照片。几张照片连起来看像是在播放小动画,边谷山一直没有动,澪田和小白鼠在屋内跳来跳去,七海一直在微笑,其他人则都是坐在原地,以不同的动作表情和不同的人说话。而每一张照片里的大家都在笑着,欢乐的时光似乎永远不会停止,可以一直一直延续下去。

   她轻轻皱了皱眉。

 

 

 

 

  

 

============================

   在欺诈师的高压政策下,持续三小时的会议结束后,小泉和其他人一样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她倒在自己的床上,举着相机查看照片。不一会儿又跳起来在屋里走来走去,最后下定了决心,走到自己小屋的显示屏旁轻轻敲了敲:“那个……七海在吗?”

   在敲第二遍时,显示器亮起了白光,刚刚分别的七海又歪着脑袋出现在了她面前。

  “小泉同学,怎么了?”

  “叫我小泉就好啦。”小泉坐下来,目光有些游离:“其实是我有事想要拜托七海……那个,未来机关会帮助我们进行对狛枝君的测试是吗?”

  “唔……准确的说其实是我自己来帮助大家啦。我当然不能代表未来机关的意志,所以能帮的上忙的地方也很有限……”七海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只能做到在狛枝出现时提醒大家,和联网搜索资料之类的工作。如果是聊聊天出出主意什么的,我应该也能帮上一点忙。”

   “那个,这么说很失礼,但是……七海的身后,是不是有未来机关的人在监察着你和我们的对话?”

   小泉看到荧屏上的女孩略微有些讶异,便在心里确信了自己刚才的提问。同时又觉得,七海真的像是活生生的人一样,理解了她之后就很容易从表情和语境判断她的情绪,现在这样聊天也完全感觉不到屏幕的那边不是真人而是AI。

   果然,粉色短发的电子精灵在过了一两秒后,侧过脸小声的解释:“其实……哥哥每天都会检查我的工作数据记录的,哥哥知道了就相当于苗木君他们知道了,所以工作上的事,我没法保证大家的隐私……”

  “没事没事,这其实是应该的啦。我找你也是和工作有关的。有未来机关在一旁监视着我能更安心一些。”小泉连忙安慰。

  “小泉,怎么了吗?”

  “那个,我觉得……我的扮演,好像有哪边不太对的样子……怎么说比较好呢……感觉绝望时期的我好像并不是这么做的……”她打开了相机,翻查着近期拍摄的‘扮演用’的照片:“死去动物的骨架,打架的场景,狛枝吃饭时一脸菜色的表情……总觉得,拍这种东西这并不是绝望呢?……你看,这样下去的话我的扮演就毫无效果,根本骗不了敏锐的狛枝君啊,也帮不了日向君……”

    小泉抬起头来,屏幕上的七海在认真聆听着,这给了她继续说下去的信心:

   “所以……我在想,七海能不能告诉我,绝望时期的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又做了什么?当然如果未来机关的人不允许的话就算了……”

   七海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儿:“我知道了,小泉是想要关于过去的自己的情报……但是为什么呢?当初雾切桑说过的吧,‘即使演不好也没有关系,我们考虑到了演技不足的情况’。”

   “可是啊……不认真扮演的话不太好吧……现在只有日向君一个人扮演成功,他太辛苦了啊。”小泉笑道,却发现屏幕上的人表情越来越严肃。

    七海看上去很纠结,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不该说。纠结的最后,她还是正色告诉了小泉一件事。

   “呐,其实啊,‘即使演不好也没有关系’这句话的意思要反过来看的。那就是说‘如果扮演的很好那么问题就会很严重’哦?小泉的话,应该能够理解的吧。”

     小泉楞了一下,在理解了七海的意思以后,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角落里的监视摄像头。

   如果在没有外力介入的情况下,就能扮演出引起狛枝凪斗怀疑的绝望残党——这在未来机关眼里会作为更生失败的证据,成为他们的把柄,或者干脆直接认为他们还是绝望残党而处决。

   所以他们是不应该扮演成功的……

   所以日向君才会……

   “但是,如果我通过七海向未来机关索求相关的情报,让未来机关的人筛选可以告诉我的消息,应该是可以的吧?毕竟我们总是要去面对自己犯过的错的啊?”小泉坚定道:“我不想再重蹈覆辙,想要战胜那个自己,在那之前,先要理解过去的自己……而且,我很想帮上忙。所以七海,请替我向未来机关申请好嘛?”

     不仅仅是如此,七海的上司——苗木诚他们应该是能理解这样的请求的。虽然只见过那个后辈几次,但小泉还是这样相信着。

   “………………………………”

     沉默了许久之后,七海才说着“这个……应该是可以的吧……”解下背后的书包翻找起来。小泉还没询问是不是十四支部那儿答应了她的要求,就看到七海举起一本黑色厚重质感的写真集,从侧面看,整本写真集的底色都是黑色。封面上用银色的墨水写着竖排的日文汉字:《小泉真昼死亡摄影集》

   “这个,是在史上最大最恶绝望事件开始后不久,‘你’所制作的个人摄影集。”

    小泉颤抖的伸出手想要去接过那本书,却只碰到了冰冷的屏幕。

  “这本书再版过不下百次,在绝望信徒手里可以说是人手一本的圣经了。如果大家离开这个岛的话很可能会在外面看到它,所以我可以先拿过来挑几页给你看看。”七海从书后面探出脸来,担忧的看着她:“你的罪名,就是拍摄了这些绝望的照片感染了所有看过这本书的人,让他们相信死亡并不可怕……这个罪责其实不在小泉你身上,而在利用这本书花言巧语散播绝望的人身上……我是这么觉得的……”

   “全部都是人的死亡……那确实是非常恐怖的书啊。”

“呐,小泉……真的没事吗?”

“没事的……我没事的……”

  小泉定了定神,深吸了一口气,问道:“我记得社会出现大暴动之后,商业秩序都应该瘫痪了吧?那个时候的我拍完了照片后应该是找不到人帮我出版流通的,就算出版了也没有人买啊?”

  七海摇了摇头“这本书里的大多数场景,都是在那个最大最恶事件之前拍摄的。有交通事故,谋杀案,还有海外战争……据说那个时候的你先是在国内进行记者实习,后来又到国外去做了战地记者,所以才能拍到这么多张照片。至于这本书的出版,未来机关调查后认为是有绝望集团的帮忙,在全球各地暴乱之前就已经被广泛传播了。”

“这样啊……”

“但是我觉得那个小泉只是被绝望势力利用了哦?至少,那个时候的你并没有亲手杀过人!”

“谢谢啦七海。但是,我觉得……不仅仅是利用和宣传的因素,我拍的照片,可能真的有问题……可能真的会让人陷入绝望。”

“唔……”七海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一下子进入了卡机状态。

  小泉看她又露出一副呆然的表情,揉了揉眼睛,强笑着说:“我这几天也一直在思考,为什么我会变成绝望残党呢?作为绝望残党的我做了些什么呢?想来想去,果然还是拍照来传播绝望吧……所以,七海不用安慰我啦。谢谢你,我已经准备好了。”

  七海点了点头,举着书缓缓翻开了第一页。

  饶是小泉已经设想过了各种可能,在看到扉页上那张精框照片时,还是呼吸一滞。

    那张照片拍的,是一个有着洋娃娃般的黑色卷发,靠墙倚坐着的校服少女。她嘴唇微抿,双眼紧闭,纤细的睫毛根部闪着珠光。照片只拍了她的侧面,能看到她的右手无力地垂在身旁,像是没有生气的人偶,精致而没有灵魂。整个照片的中心位置处是走廊的深景,少女只是那不见底的黑暗走廊的近景装饰。而在偏黄的光晕晕染下,这一切都不再阴森恐怖,反而有种安详宁静的错觉。

   小泉只看一眼就不再去看少女的脸。她盯着照片右下角,从窗里透过的光所照射不到的阴影里,有一根不起眼的球棒。她曾经见过另一张从不同角度拍摄的照片,她知道照片里的人另外半张脸被鲜血染成了什么模样,她也知道这个案件的起因经过结果……她还知道,那个女孩是谁。

  照片的下面,用银色的手写体记录着这样一句话:

“谨以此书纪念我最好的朋友——佐藤”

 

 

 

 

 

 

 

===============================================

   在看到尸体的那一刻,小泉明白她再也无法欺骗自己了。她过去最亲密的朋友选择了一条自我毁灭的道路,打着为她好的名义,害死了别人。而现在,她也自食其果,迎来了自己的终结。

“佐藤,呐佐藤,醒一醒好吗……”

她跪倒在挚友尸体旁边,捂着脸无助的呼唤着。在她身后,江之岛盾子倚着墙,无聊的玩着自己的头发。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啊……呐佐藤,睁开眼看看我好吗……”小泉牵住那具尸体的手,想要晃一晃她却又不敢,只能继续小声的抽泣。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早就知道的,不是么……

  早就知道的,小泉从得知九头龙莱摘的死讯的那一刻就知道了,佐藤她会受到惩罚。但不应该是用这种方式啊,一命换一命又有什么用呢?

 是九头龙君干的吗?还是佩子干的?不是,自己已经替佐藤向他们道过歉了,虽然九头龙君还没有原谅佐藤,但一直都堂堂正正的他不会球棒来杀人,佩子也不会越俎代庖地替他报仇的。所以是谁做的?究竟是谁!

  还能有谁……学校里的人?九头龙组的其他人?还是意外?

  现在在思考这些有什么用……

  佐藤已经回不来了啊……

“我真是没用……我什么都做不到啊……”

  听到这句话,盾子露出一个浅笑。她兴致勃勃地蹲下身,凑近小泉身后,支着脑袋观赏着眼前这个伤心人的逐渐崩溃的过程。

 “呐盾子,你知道的吧,我一直一直在劝她……”小泉感觉到了学妹的接近,不由自主地开始倾诉起来:“我一直在劝佐藤不要和九头龙吵架,我一直在和她说不要太要强太冲动了,我告诉过她九头龙仅仅是虚张声势只会口头攻击而已……我还劝她如果实在不行就退学………我做了所有我能做的事了,但是还是没有办法阻止佐藤!我甚至都不知道她和九头龙的怨恨已经到了那种程度!我真的好蠢,什么都做不到啊!!”

  她越说越大声,流下的泪水也越来越多,最后只能靠着墙低低的呜咽。那语气听上去似乎是对友人不听从自己意见的指责,但小泉本身是一个温和宽容的人,她一口气说出来的那些话意里,更多的——

   是对自己无能为力的怨恨。

 

 

   自我否定。

   啊是啊,在失去了可以怪罪的对象后,面对死亡,人们普遍会先责怪自己,产生伤感,愧疚,自我怨恨等等感情。更不用说那还是她亲近的人了,会这样否定自己也不奇怪。

   到这一步,都和计算结果完全符合——这样想着的江之岛盾子,觉得无聊的同时也忍不住对这种宽和的圣母心绝望起来。因此,她开心的扶住小泉颤抖的双肩,在她耳边鼓励道:

“小泉学姐不要自责啦。你想啊,你又不是超高校级的心理医师,也不是超高校级的调解人或者类似的东西啦,你是超高校级的摄影师啊,在摄影以外的地方不能帮助别人,是很正常的事嘛。”

“……只……有什么用……”

“??你刚才说什么?”

    小泉不停地抹去泪水,大声喊道“只有摄影的才能有什么用!我宁可不要超高校级的摄影师这个头衔,和佐藤一起去一所普通的高中!”喊完之后,她又一下子瘫软下来。盾子顺手把脱力的小泉搂入怀里,听到她还在呢喃:“都是因为我进了希望之峰学院的错……”

    盾子急忙劝她:“别别别千万别这么想啊!你要为自己的才能感到自豪!摄影的才能也是很有用的啊,有很多别的事是只有小泉学姐才能做到的,只有小泉学姐才能传递给其他人的东西!学姐你要乐观一点!”

 “摄影,又能办到什么呢?我只能记录下人们开心的笑颜,记录下那些永不褪色的欢乐时光……仅仅只是一份记录而已。除了这个,我还能做什么呢?”

  “摄影能做到的不仅是记录,还能帮助别人认识到某些东西的美好哦?比如说……比如说死亡的美!”

 “死亡……那只会让人伤心啊。盾子你不要逗我开心啦,这不是什么好笑的事。”

  小泉撇过头,假装轻轻笑出了声。

  盾子急忙让她坐正,强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学姐,小泉学姐,我必须说你的观念需要改正!人的死亡啊,是有各式各样的美丽内涵在的!佐藤学姐现在的样子也是有她独特的美的,而且是只有小泉学姐能够记录下来的美!”

“……小盾子你在说什么胡话呢……”

“不是胡话!你要相信我啊!因为学姐太伤心了,所以才没有发现!你看啊,佐藤学姐现在明明是在笑着的!”

  小泉看了一眼死去友人的面容,又立刻回过头来:“盾子你再这么说,我可要不理你啦。”

  “学姐你现在太混乱了!让盾子帮你理一遍吧。”盾子捧住小泉的脸,继续强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学姐有看过《罪与罚》这本书吗?普通人杀了人后会因为愧疚,自责,恐惧等等产生非常大的心理压力。佐藤姐杀了人以后,肯定是一直提心吊胆。而且她还要担心小泉学姐你啊,肯定是每天都睡不好吃不好,过得非常痛苦!”

  “……”

“但是现在,她可以解脱了。所以她才会笑着面对杀手,迎接对自己的裁决的哦?没准她现在正和九头龙莱摘一起在天上吵架呢!”

“你是想说,佐藤走的时候因为解脱了,反而轻松下来了吗……”

 “是啊是啊!”

“…………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谢谢你,小盾子。”小泉垂下眼来,温柔的挡开了盾子的手,呆呆的看着地板。盾子知道,自己说的话她只听进去了一半。

   不过,一半就足够了。

“小泉学姐,用你的相机试试看吧。相机是不会说谎的不是吗?”盾子嘟着脸,不满的看着她:“你拍下来就知道了!死去的时候,佐藤姐真的在笑啦。”

   小泉还在呆愣之中,手里突然被塞了一部相机。盾子扶着她的手,将取景框对准了地上的尸体。她想反抗,但身后的人却环过她的双臂抓住她的手一起拿着相机,不让她退缩。她惊慌的叫了起来。

   “盾子!别这样啊。”

   “小泉学姐才是!被姐姐引开的警卫们快要回来了,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不好好面对的话,你会错过佐藤学姐最后的dying message的!”盾子强硬的在她耳边大声喊道。语中的确信让小泉也不由自主地想要相信起来。

   “佐藤学姐是幸福的死去的!小泉学姐你必须要把这件事记录下来!也只有超高校级的摄影师的你才能够记录下来!”

   “真的吗……佐藤……走的时候很幸福?”

   “是真的!说了多少遍,佐藤姐的遗体是笑着的啊。”

   “真的吗……我不敢看……”

   “所以说小泉姐你快点拍啦,把佐藤最后一刻的幸福拍下来吧,拍完了我们回去再慢慢琢磨。”

“…………”

感受到小泉不再颤抖,盾子便松开了手。她看着小泉带着迷茫的神色尝试适合的焦距,光圈,反复测试曝光度,试拍,一边不忘在一旁低语:“学姐要把佐藤姐拍得漂亮一些啊。”

最后一道快门按下,那一瞬间闪光灯照耀出的,是佐藤的尸体,和江之岛盾子的明媚笑容。

 

 

 

 

 

     照片洗出来之后——

    “怎么样?”盾子凑过来开心的问:“确实是在笑着的吧?”

      小泉看着照片里黄色光染下佐藤的脸,看了很久,仿佛被摄去了心神。

   “……好像,确实是笑着的呢……”

     “是吧是吧!我才没有骗人呢,人死亡时刻的美好可是超级珍贵的!”

     “好奇怪,为什么死去的时候,佐藤能够笑出来呢?”

       小泉看着照片发呆,虽然还有着淡淡的自责和伤感,但她心里更多的是迷惑:佐藤是幸福的死去的,为什么呢?难道人死亡的时候都是这样轻松又幸福的吗?

     “那是当然的啦,虽然理由我也不太懂,不过死亡其实是非常美丽的哦?小泉姐想不想再多拍些照片试一试?”盾子笑着提议。

     “多拍一些照片吗?”

     “是啊,小泉姐有想过像你母亲一样做战地记者吧?那应该是能碰到很多死去的人的。如果小泉姐能够把他们在生命最后一刻绽放的美记录下来,那他们的亲友也会不再悲伤吧。”

      “最后一刻的美……”

     “是的!这种美丽,可是只有小泉真昼学姐才能够记录下来的,独一无二的美哦?”

 

 

 

 

 

 

 

 

 

#佐藤的尸体当然没有笑,小泉看着照片觉得她在笑,是因为盾子的诱导+超级摄影技术使得照片出现了蒙娜丽莎的微笑那样的效果。简而言之就是心理作用。

#这个洗脑可以不?

评论(1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