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六六六

弹丸cp杂食,逻辑控,写文新手,拒食弹丸3绝望篇希望篇

[全员]狛枝凪斗苏醒之后 第八章

#有绝望,但主要内容是女子茶话会

#冬佩微甜

#从小泉引入佩子,小泉的事也要结个尾

#字数8000以上

 

第八章  我们的关系是?

 

  从挚友的死开始,超高校级的摄影师小泉真昼对于“人类死亡的那一瞬间”产生了兴趣,并且热衷于记录这个场面来探索那种畸形的美。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癖好,也没有人知道她这样做的动因——除了她自己。就算失去了记忆,小泉在看了几张过去的照片后,立刻就隐约感觉到了这种扭曲的根本所在。

  脑内不知何处开始传来喧嚣的杂音。她看见屏幕上的七海慌乱地抛下书本对她说着什么,但是没有听懂。反而是那些死者的脸,取代了七海一个接一个清晰地浮现在了眼前。

——明明只看了一眼,为什么我能够记得这么清楚?

——因为‘我’曾经,反复的研究过那些脸,反复的看着那些照片欣赏他们的死亡啊。

  意识到了这个可怕的事实,小泉立刻闭上了眼睛。但是过去的阴影并不想放过她,那些杂音开始渐渐汇聚到一起,变成了一个女声。那个声音在她耳边低喃着什么,诱惑着什么。

  如果听到了,或许会再也无法回头。

  小泉捂住双耳,但还是无法阻挡那个声音的入侵。她努力回想着这段时间在岛上的快乐日子来转移注意力,但佐藤的脸却又突然浮现在人群之中。她开始回忆唯吹的激烈摇滚,但片段的絮语穿插在那本来就乱七八糟的歌词之中——

 (……摄影师……记录……只有你……)

 (佐藤……笑着………她想传达的……只有你才能………)

 (……死亡……独一无二……)

  “啊——————————————!!”

  不能听不能听不能听!

  她放声尖叫,试图用自己的声音盖过了脑内的那个声音,但浑身摇摇欲坠的失重感却越发严重起来。就在这时,旁边的显示器突然响起了闹铃声:

“叮叮咚咚!大家!新的一天早上好!现在是早上七点,今天又将是风和日丽的晴朗天气~大家要一起度过愉快的一天哟,lovelove~~”

  死者的脸庞全部消失,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软萌的兔子脸。耳边的絮语好像从没存在过一样,反倒是刚才软糯滑稽的播报声还残留着。小泉喘着粗气,与显示屏上的兔美大眼瞪小眼,在看到抱着兔美的七海后,她才终于回过神来,擦了一把冷汗。

 “小泉,没事——”

   七海还没说完,门口突然传来咔哒一声脆响,木门被掀开重重地撞到墙上。举着竹刀冲进来的女性在看清室内的状况后,原本凌厉的气势停滞了一瞬,消弭无踪。

   徒留下了一种名为尴尬的气氛环绕在屋内。

“那个,我听到尖叫声……”边谷山佩子仍然保持着进攻的姿势站在门口,有些局促。

 

 

 

 

  小泉的脸色很不好。边谷山被招待着坐下后,率先向七海询问了前因后果。

 “……………………最后,因为兔美的报时广播是音量最大的,所以我就自作主张…小泉,现在感觉还好吗?”

“除了耳膜有点疼,我已经没什么事啦。多亏了小七海急中生智,一下子把我拉回现实世界了。”小泉笑着,但还是有些许的不自然。

  气氛还是有些尴尬,小泉捂着胸口不停地深呼吸,边谷山端坐着沉默不语,七海趴着荧屏框观察着屋内的两人。不知过了多久,边谷山垂着眼站起身:“那么,既然没什么危险,我就先行告辞了。”

  七海有些怔楞“咦,边谷山同学?”话音刚落,小泉一反常态地抓住了边谷山的手,将她拉回到座垫上。

“佩子你能这么及时地出现来帮我,我很高兴。但是这么急着走做什么?”

  七海看着双手叉腰,语气强硬的小泉,觉得她似乎是恢复状态了。但是这个行为……似乎比平常的她更不饶人了些?

  同样察觉到小泉过度反应的边谷山佩子犹豫了一下,解释道:“我觉得……因为那件事……你可能不会想看到我。”

“啊,果然还是那件事啊。”小泉叹了口气,开始一本正经的说教起来:“上次不是说过了吗?我能理解你是为了救九头龙,要怨恨的话只会恨提出那个杀人规则的黑白熊啦。而且,既然你已经向大家保证过不会再孤身一人采用极端手段了,那么我们就还是伙伴。”她用手指点着边谷山的鼻尖,着重强调:“佩子,这几个月我一直都在努力用平常心看待你,我希望你也能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对待我。”

  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想法,小泉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刚才那些幻觉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了,稍微回想一下,虽然不知道那时的自己是怎么了,但好像有成功熬过一个危险的时点?

  回过神来后,她看见边谷山一直都没有说话,僵着脸盯着地面一动不动,这才发现不对:“抱歉!我知道自己有点爱唠叨啦……没有恶意的,我就是这样很烦的人,不好听的话还总是会反复的说……”

  七海见她说不下去了,插嘴道:“呐,小泉你刚才好像很激动……是联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

 “这个……好像也没什么……”小泉被问得一愣:“因为是朋友,所以我想要好好劝劝她……如果不把所有我能做的都试一遍会很不好……吧?”

   总觉得,如果不竭尽所能去阻止隔阂的加深,就会发生很不好的事情。

   会后悔终生,会崩坏,会不可挽回。

   佐藤死亡现场的景象一闪而过,小泉下意识的捂住胸口,恹恹地坐回座垫上,决定不要深思。

 “那个,小泉。”边谷山想了许久,终于开口道:“能得到你的原谅是我的荣幸。但是,我自身的道义是不能容许我就这样若无其事的与你相处。有恩报恩,有怨报怨,我欠你一条命,就应当还你一条。只有这笔债还清之后,我才能有资格做你的朋友……否则,我会更加厌恶自己的。”

 “说债务什么的……非要还清吗?”小泉有些奇怪:“你想要怎样还清呢?是想要救我一命来补偿吗?还是我也敲你一棍?如果说是要像刚才那样,暗中保护我,那要是九头龙君有什么事该怎么办呢?”

 “虽然外面的形势很不好,但未来机关会保证你们日后的人生安全的,而且有日向君在,我们应该不会遇到性命攸关的时刻……所以小泉并不需要保护,我是这么认为的……”七海补充。

   边谷山轻轻抚摸着竹刀,抬起脸偷偷看了小泉一眼:“我……也不是很清楚,所以现在还是以保护为主。至于少爷,以后可以试试和别人排班……”

 “边谷山同学……我觉得离开九头龙君你会放心不下的哦。九头龙君也一定是这样的。”

 “是啊佩子,九头龙君一直都很担心你哦。不要再被自己定下的条条框框束缚住了。而且,”小泉放软了口气:“我想重新和你做朋友,而不是成为你的负担,更不想让你把我的存在当做对你自己的惩罚。那样我会很生气的。”

 “负担,和束缚吗……”

   边谷山默默咀嚼着这个词,回想起同样说过这些话的那个人来。

======================================================

   那是她从睡眠舱醒来,能走动后不久。刚被索尼娅告知了‘死亡’后发生的一切,正处于混乱状态的她,被看上去变得更成熟可靠了的少爷拉到沙滩散心。也就是那个时候……

 “佩子,那次你违背了我的命令,擅自杀人了呢。我不需要不听话的刀,所以从今天起,你就不再是九头龙组的一员了。”

   银色的月光下,九头龙金色的眼中闪动着坚定的火焰。

  听到这些话后的自己有些慌乱,却被他轻轻牵住了手。

“但是,这并不是说我们走到头了的意思。恰恰相反,从今天开始,你,你整个人,你的未来,全部都是我九头龙冬彦的东西。你不是刀,而是别种意义上的,对我而言最特殊的存在。你的笑容属于我,你的错误也归咎于我,你的好和不好都由我来承担。”

  他用另一只手握拳放在心口,露出了一个十足黑道风范的痞气的笑:

“佩子,你将是我这一生的束缚。”

   因为不怎么明白,当时的边谷山佩子十分恐慌。

 “束缚?!果然,我给少爷添了大麻烦……”

 “…………不是那样的,笨蛋佩子。”

 “诶?”

 “没有人与人之间的羁绊,又哪里会有束缚呢?我想和你建立最深的羁绊,并且希望这份联系永远不会消失。我已经失去过一次了,不想再失去第二次。”

 “最深的,羁绊?…………那么,我会努力让自己重新成为少爷手里最好的道具的!”

 “………………啊啊真是的……”

  九头龙捂住脸,无奈的放弃了绕着弯儿的说话方式。

 “早知道就不该听那群家伙瞎撺掇……我干嘛要说这种黏糊糊软绵绵的话啊!”

  这么嘟哝着的他走近了几步,伸手一把揽过佩子的脑后,让她不得已凑近…………

==============================================

   边谷山微红着脸,晃了晃脑袋,赶跑了那些旖旎的思绪。

  小泉说得没错,她还是不擅长处理这些牵牵绕绕的感情,以至于她这段时间的暗中补偿更显无用和可笑。

  现在自己一个人苦恼并没有什么用,既然这是她和小泉两个人的问题,摊开来说清楚,反而是最有效的解决方式。

“既然这样……我会努力学习和朋友的相处模式的!小泉,以后请多指教。”


 

   处理完了突发事件后,还是应该商量正事了。

 “小泉,刚才看的那些照片……现在有没有恢复精神了?”

 “啊哈哈,跟想象中有些不一样。但还是有种‘就是这样’的感觉吧。”小泉勉强笑了笑,“有些……害怕呢。”

   七海低下了头:“抱歉……看来以后还是不要给你们这些情报为好。”

  “不不没事的!我只是有些失落而已。那些照片,确确实实是出于‘我’自身的意愿拍摄的,也确实是会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这下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货真价值的绝望残党了呀。”

 “那个……抱歉。我并不是很明白,小泉是从那个照片上看出了什么是吗?”边谷山问。

  “恩,因为是自己,所以可以理解……总感觉,在那个‘我’眼里,死亡是美丽的。所以那个我拍出来的照片才会富有美感,而且为了记录和传播这种美才拍了这么多吧……至于让我产生那种思想的原因,从扉页可以明白应该就是佐藤的死亡了。佐藤要是知道了,应该也会很不甘心吧……老实说,我现在有一点惊慌。如果我到了外面的世界,见到了别人的死亡场景……会不会又变成这样呢……”

   摄影师是无法拒绝美的诱惑的。

   现在在岛上没有素材所以看不出来,如果到了外面的世界,自己突然对那种场景心动了……

   好害怕,如果现在的自己也像过去的自己一样,那该怎么办?

 “那是不对的!……我是这么觉得的哟。”

   七海突然反驳。

  “大家会成为绝望残党,其实都有江之岛盾子的原因在。似乎是当初在学院时期,她就开始对你们洗脑了。所以,现在的大家只要相互监督相互支持,就一定不会再变回那副模样的!”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暗中看着你的。”边谷山紧跟着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呐,小泉已经不再是绝望残党了,那就相信希望吧!有大家在,只要小泉不放弃就一定会有好的结果!”

    七海坚定地注视着小泉。虽然只是屏幕上的影像,却奇妙的可以轻松又准确的对上视线,收到她那鼓舞着的坚强意志。小泉原本想反驳,告诉她自己可能无法抵抗作为摄影师的天性,但听了她的话后又重新自信了起来。

  “是呢,只要大家好好监督我就没问题了。我以后会把我拍的所有照片都拿出来给大家看的,这样子如果我真的又……”

  “不会发生那种事情的啦,小泉。你看,当初十神…欺诈师在旧馆的餐桌下死去的时候,你并没有拍摄他的尸体啊。所以,我相信小泉没问题的。”

   七海基于事实的反论让小泉心里好受了些,边谷山在旁边的无声支持也给了她勇气。她反复咀嚼着刚才的对话,轻轻在心里道了谢。

    

   “好了!你们不用担心,我已经没事啦!只是可惜我不拍那种照片的话,就没办法在绝望扮演上帮到大家了呢。”

  “没关系的,本来在岛上也不会出现人类的尸体啊。现在这座岛可是有兔美守护着呢。”七海举了举怀中的兔美向他们示意:“就算你想假装也没办法呢。”

  “那么……”边谷山佩子问到:“其实,我现在也有点想知道,绝望时期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了。七海可以吗?”

   “可以的吧,只是我这边好像没有边谷山你个人的资料。全部都是关于九头龙组的……”七海又开始翻找自己的背包,片刻后低下了头:“抱歉,真的没有……而且关于绝望时期九头龙组的资料是未来机关的机密,我也没有相关权限。”

  “没有关系的。至少这让我知道,绝望时期我也是和少爷在一起的。”

  “呐呐,佩子的绝望理由……肯定是和九头龙有关吧?”小泉打趣。

  “我也这么觉得哦。以边谷山同学的性格,或许是为了九头龙君才做出绝望的事的吧?”七海也赞同。

  “这个……也不一定就是和少爷有关……”

  “边谷山脸红了哟?”

  “哈啊,我的相机在哪里?”

  “!!别,别这样啊!”

   

 

 

   关于边谷山佩子是为何陷入绝望的讨论,因为没有情报佐证,很快变成了女生之间的吵吵闹闹的恋爱话题。大家都以为她仅仅是为了协助九头龙而成为了绝望残党,还猜了猜他们俩在绝望时期的‘进展’。只有佩子自己,对过去那个自己还留有疑问。

  事实当然没有那么简单。超高校级的剑道家——边谷山佩子,在堕入绝望前还遇到过另一个极其重要的人物,并受他影响颇深:同样守护着自己妹妹的,超高校级的军人——战刃骸。

==========================================

  樱花飞舞的林间空地上。

  黑色短发的少女握着双匕,大喝一声向前冲去。带鞘的匕首在空中划出残影,右手横劈左手补位突刺猛攻,却都被一把竹刀尽数格挡。一轮防御后,银发红瞳的女性抄起竹刀顺手右挑横劈,但是,她的反击也被十字相交的匕首抵挡住了。两人都没有进一步动作,只是抬眼对视,理所当然的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熊熊燃烧的战意。

  三秒后,她们同时后退一步,又同时举着手中武器向前猛冲过去。竹刀急速竖砍而下,却只在收力时才碰到了对方的迷彩背心。对方出乎意料地没有选择猛攻,而是向前一滑躲开,左手撑地右手握匕向上猛挥过去!

  却并没有碰到任何东西。

  粉色的花瓣纷纷扬扬落下。边谷山佩子右脚站定,左腿向后扫出一个半圆,在躲过战刃骸下方突刺的同时用惯性抡过竹刀。刀尖极低,草地上的樱花花瓣被剑气扬起。战刃骸看不见头顶上刀,仅凭对方手臂的发力速判形势,向右一滚离开了竹刀的攻击范围。

   边谷山收势重新站定,红色的眼紧盯着爬起来的对手。同样的,战刃骸在站起的同时,也斜眼防备着对方的突袭。

   两人都站定后。

 “不愧是超高校级的剑道家,出刀的速度和气势真是一流啊。”战刃骸将头发夹到耳后,漫不经心的感叹。

 “从开始到现在,你都没有露出一丝破绽,还能灵活的运用各种格斗技术和武器,我也很佩服你,超高校级的军人。”边谷山不为所动,只是回击了同样的赞美。

   两人再次向对方猛冲过去,这次战刃骸仅仅用十字格挡就防御住了边谷山全力的一劈。武器相抗正在角力的时候,战刃骸突然笑了起来。

 “你杀过人,对吧?”

  “……你也一样。”

   边谷山冷淡的回复。

   "收一下身上的杀气吧,我们现在只是在表演罢了。"战刃骸偏头向樱花树下的围观者们看去,那里,一群喝醉酒似的赏樱者们正兴高采烈地鼓掌喝彩。

   边谷山没有趁这个机会追击,她尊重自己的对手,等着她转过头来才变招迎上去,并且减小了出刀的力量和速度。战刃骸感觉到了这个变化,也改反手为正手握匕,配合起边谷山来。

   前三招已经让她们明白了对方的斤两,所以已经没有全力以赴的必要了。现在你一招我一招的打斗,纯粹是给树下那群人观赏的表演而已。

   但如果继续全力而战,

   "不一定会赢。"

   那一刻,边谷山佩子和战刃骸同时想着。

 

   这是在77届生高二那年春天,b班所有人邀请‘救命恩人’的松田,以及江之岛姐妹参加他们的赏樱大会(索尼娅提出左右田执行)。

   在看过了西园寺的日本舞和江之岛的劲舞后,不知道抽了哪根筋的众人(可能是樱花醉人)突发奇想,闹着让边谷山表演一段剑舞来看。以实战为目的修行剑道的边谷山从未学过这种花哨的东西,就在她左右为难之时,唯一一个喝了酒还喝醉了的江之岛盾子也撒泼打滚要让自己的姐姐表演一段刀舞来看看,于是战刃骸也陷入了两难之境。

   最后,莫名其妙就变成了边谷山与战刃骸的竞技表演。

 

   这其实是边谷山第一次正式认识战刃骸,之前都只是听同班同学提起过这个人而已。而‘江之岛盾子的孪生姐姐’这个标签,让她以为战刃骸这个人也是江之岛那样柔软地捉不住,又让人浑身舒畅的的个性,就像天上的云。直到见面,她才发现战刃骸并不是白云,而是有着棱角的钢块。而且与江之岛完全相反,战刃骸浑身上下都是冷冰冰的漠然与疏离。她和九头龙组里的老将们一样,光是站着就散发着令人不快的威胁感。

   原本边谷山对她是防备的,但接下来的发展出乎意料。江之岛盾子因为买回来的雪糕味道不对而迁怒于自己的姐姐,对她又打又骂,嘲讽她品位糟糕土丑笨配不上做自己的姐妹等等。而战刃骸只是在一旁赔笑,左手提着自己妹妹的包,右手给她打着伞。当穿着高跟鞋的江之岛踩到草地上的小陷坑时,这位任劳任怨的好姐姐还会丢下伞扶住她的腰,不让她坐到湿润的土壤上。而在江之岛和其他人说话时,她则会带着一丝警戒站到妹妹的身后……

   佩子惊讶的发现,这个战刃骸和自己很像——她们都在默默守护着自己最亲近的人。在看到她从自己的书包里掏出锁鞘的军匕时,边谷山立刻想到了藏在自己竹刀内部的真刀。于是,需要表演节目的同病相怜变成了暗藏獠牙者的惺惺相惜。在三招内试探出了她的水平后,边谷山便把战刃骸放在了‘值得敬重的对手’的位置。

   这也是在九头龙组遭遇危难后,她在寻求外援时第一个想到了战刃骸的原因。

 

 


“想要雇用我?”

“是的。战刃小姐是佣兵队出生,应该不反对干些拿钱办事的生意吧?”

  赏樱大会后不久,边谷山通过江之岛联系上了战刃骸,在运动场碰面后便向她提出了雇佣的请求。对于边谷山单刀直入的突兀提问,战刃骸讶异了一瞬,就换上了做生意的态度。

 “如果是杀人的话,我的价钱可不低。”她伸出三根手指比了个手势,然后提醒道:“但是在这种城市里,适合做这种活计的应该是你的同学,黑道的九头龙冬彦。你去拜托他会更好一些吧。”

 “这个我明白。”边谷山解释:“实际上,我本身就是九头龙组的杀手,来上学是为了保护冬彦少爷。我是想要聘请你暂时加入我们九头龙组,帮我们处理一些问题。”

  “诶?我还以为你是以前做事时没扫干净尾巴,被发现了行踪,所以想找人帮你善后。原来如此……”战刃骸似乎对边谷山的保镖身份有些惊异,含糊地说了几句后话锋一转:“但是为什么要请我呢?如果只是帮派冲突,有帮你打架的人就够了。我记得你的同学中也有武力值不错的人在。需要的话我们班里还有暴走族可以帮你扯旗。”

   边谷山摇头:“最近……已经见大血了,现在拼的不是哪一方人多,而是谁下手更狠……少爷也并不希望这件事打扰到学校的同学们。”

  “你们……关系真的很不错呢。”

    战刃骸微微低下头,发出了奇怪的感叹。

  “就像那你说的那样,确实只是帮派冲突。我们九头龙组为了维护第一黑帮的名誉,会和其他帮派有摩擦是正常的。”边谷山进一步解释:“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不知为何总有些小帮派来骚扰我们。后来,我们发现那些排名第二第三的帮派们正在联手对付我组,甚至家主之女的死也是他们借刀杀人干出来的。家主和少爷都愤怒不已,直到现在,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家主之女?是九头龙的妹妹吗?借刀杀人是怎么回事?”

   “是的,预备学科的九头龙莱摘,就是我们组里的大小姐。上学期刚开学,预备学科就发生了两起杀人命案,这个你知道吧?”

   “啊,是的。受害者分别是叫九头龙和佐藤吧。”

     从战刃骸公事公办的样子来看,她只是想要掌握更多的任务信息,应该没有恶意。边谷山犹豫了一下,在心里权衡了利弊,决定说出那件事情的真相来。

   “佣兵对雇主的委托内容是要保密的吧,我接下来说的话请你不要告诉别人。其实当时,我们确实以为佐藤杀人是因为莱摘小姐平时对她欺凌太过了,家主和少爷都为此伤痛不已。那时候家主下令,让少爷作为兄长自行解决此事,组里其他人没有必要插手。但是几天后,佐藤却出乎意料地死了。”

   “我听到传言,说是九头龙莱摘的哥哥为了报仇杀害了佐藤?”

   “那只是流言罢了。少爷再怎么愤怒到失去理智,也不会气到拿着球棒从本科跑到一公里外的预备学科亲自动手杀人。小泉也说过,佐藤不会傻到和杀气腾腾的少爷单独在一起。但佐藤死亡时身边并没有目击者,我们请来的侦探判断是熟人作案。那个人到底是谁,现在还不知道,但有线索指向了其他黑帮组织。”

  “诶,是这样的吗……”

  “这是机密,请你不要告诉别人,特别是江之岛。她,小泉和佐藤是好友吧?这种消息可能会让她更伤心的。”

    佩子明白江之岛盾子对于战刃骸来说是极为特殊的存在,因此特地强调了一下。

  “我们认为,佐藤杀害小姐是受其他帮派的人挑唆,他们为了封口才杀害了佐藤,伪装成是少爷干的。那些人还假借九头龙组和少爷的名义,骚扰预备学科的其他学生,让少爷失去威信。现在家主和少爷一致决定要铲除那些碍事的家伙,找到真正的幕后。但也因此,九头龙组管辖的领域内巷战频发。我希望你能暂时作为九头龙组的一员,协助我们处理帮派之间的纷争。你不需要考虑善后,只负责出击就行了。这是联络工具。”

  “我明白了。”战刃骸接过佩子抛来的旧式手机,收进了口袋,然后找了张纸写下一串数字:“这是我的银行卡号,交易前要预付一半的价码。看在小盾子的份上,我就只收个出场费,不另计人头数了。”

  “好的,每次交易时我会派人联络你。”佩子将纸放入暗袋,一直悬着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下。

  “啊,其实有件事我得说一下。”战刃骸想起了什么,补充道:“我不能保证随叫随到,也不能保证每次任务都去。如果小盾子恰好找我的话,我是要优先处理她的事情的。”

  “没关系,我明白的。”

    战刃骸还没好好说明自己妹妹的重要性,就得到了不是很熟的雇主的理解,一时有些晃神。

  “其实我一直觉得,我和战刃小姐有些相似呢。”

    佩子看着她不明所以的样子,笑道:

  “战刃小姐,也是以道具自居的吧?”

TBC

 

 

 

 

 

#兔美本来有台词的,但它抢了七海的戏份所以……只好让它继续做布偶了。

#反手握匕(大拇指靠把手顶部,小指靠近刀身)的挥刀速度会比正手握匕快


评论(7)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