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六六六

弹丸cp杂食,逻辑控,写文新手,拒食弹丸3绝望篇希望篇

[全员]狛枝凪斗苏醒之后 第九章

#史上最大最恶绝望事件~

#可能有滑稽的打斗场面。

#万字

#前提补充:77届生的高一很和平,佩子没有表明心意/忠诚的时机,仍以道具自居。

如果没有江之岛一连串针对九头龙组的计划,冬佩俩会像动画里一样,在搬校舍的时候才被唯吹说破心事。

  所以这个故事里,直到从新世界程序出来后,两人从未互相表白过。

 

 

 

第九章  绝望与希望仅一纸之隔

 

【七月  希望之峰  林间】

从预备学科校区到本科校区的小路上,密密麻麻挤满了黑色制服的学生,他们带着自制的横幅和标语板,高喊着“才能并不是一切!”“放过预备学科!”等奇怪的口号,从校园的一边开始游行,目标直指学校另一端的本科部。

穿着保安制服的人挤在最前阻拦着行进中的队伍,但他们的人数相对于整个预备学科仅仅是杯水车薪。游行队伍在重重障碍下,缓慢而确实地前进着。

在本科部的围墙内,九头龙冬彦和边谷山佩子稳坐在树上隐在林间,俯视着现状。

“真是,他们在做什么啊!”九头龙对着手边的树干狠狠挥了一拳,语气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这些预备学科生不都是各个地方来的尖子吗?随随便便就被人煽动,公然反抗学校,脑子都坏了吗!”

边谷山接了个电话,转过头报告道“组里的年轻干部正在赶来,预计三十分钟后就能到达现场。少爷,冒昧问一句,您是要?”

“预备学科的人数太多了,不管他们抱着什么样的目的发动游行,一旦发生动乱就会变成极其严峻的事态。”九头龙耸耸肩:“我刚碰到安保队的队长了,就是那个墨绿色头发的,大我们几届的人。他那儿人手不是很够的样子,正在从校外调人过来。所以,那个叫逆藏的家伙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得帮把手。”

“希望之峰的保卫科……人手居然不够?这很奇怪,我记得去年年初的时候,希望之峰的安保设施突然全部换新,保安也增加了两倍多。而现在在场维护秩序的只有几个人……”

“呵,谁知道呢。估计都是些白拿钱没血性的家伙。”

 九头龙没好气的评价,暗金的双眼扫视着黑压压的人群。边谷山沉默着,不再多嘴。

 虽然自家少爷看起来很平常,但她知道,自从佐藤紧跟着莱摘小姐死去后,少爷的情绪一直都处在边缘状态。

九头龙莱摘的死亡,对于家主和少爷是巨大的打击。蹊跷的是,家主收到女儿死讯的当天,九头龙组在各地的暗点全部遭袭。那时,他们的少主花了不到一天就查出了佐藤,所有人都以为这两件事仅仅是过于惊悚的巧合,要怪也只能怪大小姐的脾气不好运气又太差。

佐藤死后,小泉拜托她的学妹请来了超高校级的侦探——雾切响子来调查,最后却得出了‘佐藤被教唆才杀死了莱摘,那个教唆者为了灭口又杀死了佐藤’的判断。各种迹象表明,那个凶手是佐藤的熟人。小泉和另一个摄影小组的学妹被大家主动排除了嫌疑。拜敌视本科的其他预备学科生所赐,佐藤还有哪些熟人,凶手是他们中的谁就不得而知了。

直到几个月后,九头龙组在火并中翻了一盘,彻查了其他帮派的驻点,才发现莱摘的死是某个势力故意为之的。杀害佐藤的人,肯定和袭击九头龙组的那些帮派有关,而那个人肯定是预备学科的学生之一。从那时候起,少爷看预备学科更加不顺眼了。

边谷山佩子看着下方挤挤攘攘的人群,思考着自家少爷的心思。毕竟他们是青梅竹马,这并不是很难。

现在预备学科和保卫科的人对上了,少爷想要帮助明显处于下风的安保队伍,是为了保护本科部的同学们,也是想借安保队之手找出隐藏在预备学科之后的煽动者吧。那个煽动者,有很大的可能,就是杀害了佐藤,和莱摘小姐的死有关的“幕后黑手”。

又是把无辜的人当做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真是阴险又肮脏。

但是,说道煽动……

“还有一件很奇怪的事。”佩子说:“预备学科们似乎喊着要中断一个在校园网上直播的自相残杀游戏,救出里面的同学。但是我看了学校官网,里面并没有他们所说的东西。”

“哈啊,自相残杀游戏?那是什么,没听说过啊。”

“组里擅长电脑的人也没有找到那个视频,有可能是通过某条网路限定传播的。似乎那个奇怪的直播,就是这次游行的直接原因。”

佩子感觉很不对,非常不对。情报缺失使得她无法把握现状,而属于武士的直觉又让她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紧张与异样。

“没事的佩子,不用太过在意。估计那只是敌人煽动游行的手段而已。现在这种非常时刻,已经没有让我们仔细调查的空闲了,等到事态平息再去请侦探吧。瞻前顾后磨磨蹭蹭可不是我们日本第一黑道的作风。”

说罢,九头龙挥挥手放下了这个话题。

“可是组里的人还没有赶到,少爷您准备做什么?”

佩子刚说完,就看到九头龙居然就这么跳下了树。他双手插在西服口袋里,看似闲定地向门口快被人群突破的的安保队伍走去。

 

 

因为是在同一所学校内,本科部被两米高的红砖墙环绕着,对内开放的校门口就没有另设铁门。身着制服,手拿警棍的保安们已经退守到了大门口,排成一个半圆阻挡着学生们的进入。

“放过我们的同学!这已经是第三天了,不吃不喝他会死的!”

“求求你们放过预备学科吧!不要再针对我们了!”

“希望之峰的校长滚出来!你们要无视我们到什么时候!”

“快点放开他啊!有才能的人就可以随便杀人吗!!!”

半圆之外,身着黑色制服的预备学科学生们围了个水泄不通。嘈杂的喊声让九头龙十分烦躁。他皱着眉走到门口的正中央,静下心感受了一下风向,掏出内兜的手枪对着天空扣动扳机。

“砰!

“砰!

“砰!”

三声巨响之后,现场终于安静下来。九头龙高举手中的枪,摆出黑道的架势对着人群怒斥: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请你们不要违反校规!紧急事件请让你们的学生会与学校协商解决!如果有人不珍惜自己的性命,硬要闯我这一关,我不但会开枪,还会请学校开除你们所有人的学籍!”

一把枪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只有与自己紧密相关的利益才是牵制人的法宝。而利用手中的暴力来掌握利益分配的话语权,才是黑道的生存之道。所以九头龙先是用生命威胁,再搬出了学籍问题镇压。

他当然没有开除学籍的能力,但只要让对面的人相信他能做到就可以了。

不相信的话,他可以做得更狠。

“本少爷是九头龙组的少当家——九头龙冬彦。希望之峰的校长都得给我三分薄面,更不用说教务处了!如果惹火了我,不管是谁,你们的家人是不会有好日子过的。我说到做到!”

预备学科们对于这份威胁将信将疑,但当九头龙提到家人的时候,大部分人脸上都浮现了恼怒之色。

九头龙扫视着人群,看到所有对上眼的家伙都被吓得后退了一步。

——他们害怕我,因为他们认为佐藤是我杀的。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出于某种不知名的怒火,九头龙又冲天开了一枪。但这一次效果没有那么好了,那群黑色制服的家伙们没有再后退,反而都用看杀人凶手的眼光恶狠狠地看着他。

 

“什么呀……为什么要这样……”

静默的人群之中忽然传出一个带着哭腔的女声。

“游行已经是我们能想出的最后的办法了,为什么啊,为什么要阻止我们!”

哭喊出声的,是一个普通的马尾女孩。她恨恨地盯着九头龙,用手背不停地抹去挡住视线的泪花,

“预备学科一直遭受着各种不公平的对待,我们忍了很久,也甘愿继续忍下去。但是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让我们的同学去玩那个必死无疑的游戏!为什么要阻止我们救他!”

“我们并不知道你说的那个自相残杀游戏是什—”

“你看!你连自相残杀都说出来了!还在装傻吗?九头龙组的大少爷?!”

就像一颗石子投入湖面,静默的人群嘈杂起来,纷纷跟着反驳。

“就是!那个游戏就是以希望之峰学院各个班级为场所直播的,作为本科生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还义正言辞地说什么协商!我们预备科自己的学生会会长都没有资格进入希望之峰的办公大楼,怎么和校方协商!”

“快点把我们的同学放出来啊!本科的天之骄子们!”

面前的人群出现了狂暴的迹象,又开始向前逼近。预备学科的学生们……已经到了近乎无法沟通的程度了。

人是群体动物,抱团的人类的天性。但无可否认的是,不论群体中每个人的个人素质有多优秀,在他们完全成为一个整体时,智商会迅速下滑,胆子变得出奇的大。因此,暴乱的人群总是最恐怖的,没有人能提出合适的决策,又无法与外界的人进行有效对话,事态便会没有底线地恶化下去。

到了这种地步,只有放点血,让他们混乱的大脑真切的感受到死亡的恐惧,重新冷静下来,才能控制住场面。

但如果他将枪头对准这些‘名义上的’同学们,可能就遂了那个幕后黑手的意,中了他的圈套。明天,九头龙组少当家意图杀害同学的消息必然会在全日本愈演愈烈,连同莱摘和佐藤的死亡疑案一起,成为九头龙组洗不掉的污名。

九头龙轻啧了一声,放下了枪。

可恶,要是索尼娅还在日本的话,她的演讲一定能触动这群家伙们的心,引导他们向正确的方向考虑。这样,他就有更大的把握将这群闹事者请回去了。

 

 

 

边谷山佩子隐在围墙的阴影中,紧紧握着竹刀,看着十步开外的少爷鸣枪示警,恐吓威胁,心中一团乱。

这是不应该的……他们是黑道,隐在暗处,团体出动才是他们的一贯风格。少爷居然把自己置于矛盾的最中央,单枪匹马地站到人群的对立面,这样的反常……真的不要紧吗?

是为了亲自找出人群中的幕后黑手,为了给妹妹报仇,少爷才把自身暴露在如此危险的境地的。

冬彦少爷……虽然思路清晰,但还是被怒火控制住了吗?

她有些难以抉择,是违背主人命令,将他带离现场,还是将自己的剑指向那群无辜的学生?

微微握紧手中的刀,佩子纠结地看向被带电警棍拦住的黑色制服们。

很快,她就不用纠结了。似乎是九头龙“谈判”失败,预备学科生们开始往门口扔石头。本科部外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用于布景的石头不多,但个头不小,全部扔出去的场面颇为壮观。

佩子急忙冲到九头龙身前,挥舞竹刀挡下石块:“少爷,请先离开!”

“这种时候应该破开警棍的防守才对,他们不看那些保安,反而向我扔石头,”九头龙没有动,咬牙切齿地说:“目标是我而不是本科部?还是既是我又是本科部?不管怎么样……果然是有人混在里面煽动他们!”

“少爷!”

佩子紧盯着迎面而来的石块,挥刀挡开,双手手腕震的生疼。

“那个人引发预备学科暴动,一定是想在这两千人进入本科部引发混乱的时候做些大动作。我现在是众矢之的,可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我一退,他们很快就会冲破那几个保安的防线。所以,不能退。”九头龙压低帽檐,微微侧身躲开零星的石块,说道。

“冬彦少爷!”

   佩子一边对付石块,一边努力想办法劝说自家少爷。但九头龙好像打定主意要镇守校门,在碎石攻击下依然摆着黑道的排场,不为所动,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来啊老子不怕你’的气焰。

   他胸有成竹地说:“佩子,外面的石头不多,撑过这一小会儿就没事了。”

   他们两个人对抗两千多人,双方都还算‘礼貌’。若是在这里败退,涨了对方的气焰,他们就能一鼓作气地前进,不用一分钟就会冲破防守,长驱直入了。而只要气势不输,还能勉强维持平衡,为增援队伍获取时间。

   可是,天不如人愿。

两分钟后,扔过来的石块越来越少,但对面的人群又开始扔别的东西:他们像扔回旋镖一样扔出了圆规,又像扔飞镖一样扔出了加重过的铅笔。削得尖锐的铅笔飞到佩子面前时居然还有不小的速度,杀伤力比石块大了近十倍。

“切。那个黑幕,准备工作做得太充分了。”

佩子听见九头龙骂了一句,急忙道:“少爷,我们还是找别的机会再抓出那个人吧!”

   “不行,过了今天,幕后的家伙就没机会再行动了。”

    有几支圆规斜切着快速飞转过来。

佩子挥刀,看到有一支因为反作用力的缘故,圆规脚插进了竹皮里固定在了剑身上面。这不祥的预兆让她心中一突:文具比石块小多了,飞过来的轨迹也多种多样,她没有把握能全部防守住。

   “少爷!请快点退后!”

    怎么办,该怎么劝少爷离开这儿!

   “不能退。又不是枪林弹雨,这种小玩意儿只是看起来厉——”

   佩子一剑挥开左边飞来的回形标圆规,又立刻右挥打掉一支铅笔。当她看到从正上方斜刺而来的另一支笔时,已经来不及了挥出第三剑了。

她眼睁睁地看着,那支刺眼的红色铅笔,刺进了她身后的那个人的右眼。

   

 

=====================================

 

【五月  废弃建筑内   血泊旁】

  “我的刀还是不够快。”

  某次任务结束后,夕阳低垂,边谷山佩子靠着墙壁,清理着手中日本刀上的血迹,对身边同样坐着清理双匕的战刃骸说道。

  “抛开杂念,勤加练习。”黑发少女应道。

  “我觉得,我是到了瓶颈期。”佩子挽着剑当空劈下,又皱着眉收势查看刀刃的情况:“心境跟不上,就没有办法突破。”

   “心境啊。”战刃骸站了起来,同样舞了个刀花,匕首凛冽的寒芒在阴影中闪烁:“我们的体系不太一样,我没法给你什么建议。”

   “是我冒昧了。”佩子点点头,靠回墙边开始磨刀。

   原本也只是试探着提几句,想打开话题而已。学妹和自己在面瘫话少的方面也有些相似,佩子并不会强求她说什么。

   倒是战刃骸,在沉默许久后,也觉得气氛不太好,尝试着向佩子搭话了。

   “那个……边谷山小姐,你上次说我也自认为是道具……道具是指?”

   “啊,请不要在意,那只是我自己的说法。因为我觉得你对江之岛,有种守护的感觉吧。”佩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我一直都是以九头龙少爷的道具自居的,作为家仆,作为保镖,作为杀手。所以最初看到你的时候,我觉得我们有一些相似。”

   “仆人,保镖,杀手吗?好像确实有些相像。”战刃骸转过头轻轻笑了下。她似乎不常和年纪相似的女孩子交谈,有些拘谨,说话时每一句都带着犹豫:

“你也知道,盾子那孩子的才能是辣妹。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她的身边就出现了纠缠者……小时候我还能帮盾子打架,后来那些人总缠着小盾子,做的事情越来越疯狂,我们不得已逃往了国外。所以,为了能够站在她的身边,为了能够保护她,安顿下来后我就去报名参加了佣兵队。”

 “幸好我能有武力方面的才能呢,不然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我是绝不会放心把小盾子的安全问题交给别人的……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她很少说那么多话,今天却突然敞开了心扉。佩子听着听着,不禁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其实我也差不多吧。我从小就是为了守护少爷而练剑的,少爷就是我的一切呢。”

“我……盾子对我来说就像神明一样,从小到大,只要是她的要求我就没办法坐视不理。她那娇蛮的性格就是我惯出来的,那个……如果她偶然异想天开的要求给你们造成了困扰,请务必告诉我这个姐姐……”

佩子看到黑发少女有些脸红,收起刀轻笑道:

“江之岛的性格其实还好啦,我能理解战刃小姐的心情。从我被九头龙组收养的那天起,少爷的命令就是我行为的准则,他是我的天,天塌了的话我是活不下去的。”

“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咦?”

“边谷山小姐和我,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战刃骸坐在地上,双手抱膝低垂着头,看不到她的表情。

“前两天突袭的时候,我见过边谷山小姐和九头龙先生争吵。我的话,是不会做让小盾子不开心的事的。”

 前两天,他们突袭了另一个小帮派。那时候佩子觉得九头龙组做事越来越激进,才会向自家少爷进言,请求对敌方的底层喽啰们采取怀柔的策略。她是为了整个九头龙的未来考虑,确实是违背了少爷的心思,但也说不上是争吵。

如果全部按对方的心意照做,那不是单纯的无底线溺爱吗?

 “恕我冒昧。难道在江之岛犯错的时候,战刃小姐不会去纠正她的错误吗?”

“盾子是不会犯错的啊。”

战刃骸眨了眨眼,有些奇怪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抱歉,我说的不够明确。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用对和错来衡量的。”佩子边思考边说:“有些事情虽然表面看上去不错,但会造成很不好的影响,并且很有可能在未来伤害到她。这种时候,战刃小姐不会去规劝自己的妹妹吗?”

最近,为了消灭敌对的组织,寻找和莱摘小姐的死有关的势力,九头龙组行事越来越极端。凭借狠辣的手腕,组里得到了更多的资源和小弟,干部们的野心也日益膨胀起来。佩子一直都在担心,担心重新坐稳了第一黑帮的宝座后,九头龙组会变成一个和以往完全不同的,血腥的怪物。

和战刃骸的闲谈帮她理清了自己的想法,但该怎么做,她还是有些迷茫。

“不会,我不会阻止小盾子做她想做的事的。”战刃骸突然说道。

“……??”

“我的头脑不如她好啦。我能想到的东西,小盾子一定能够察觉到的啊。”黑发少女抬起头来,轻松地笑着:“如果我在旁边啰嗦,反而会打断她的思绪呢。”

佩子转过身去看着她:“我能想到的,少爷也能想到吗?”

“应该吧?我不是很清楚你们家那位,从他的头衔来看,应该是擅长脑力劳动吧?”战刃骸也转过头来看着佩子的脸:“你应该更相信你们家少爷一点啊。”

“相信他的判断吗?”

“嘛,我不太懂你们出了什么问题。在我和小盾子的场合,一直都是她负责思考和判断,我负责执行的哦?我妹妹的头脑很好,从来没有出过差错呢。”

 “……”

 “小盾子说过‘脏活和累活都是姐姐你负责的!’她很少表示依赖,那时我听了很高兴呢。”战刃骸开心地笑着,像家长一样夸耀着自己的孩子,脸上的雀斑衬着发红的脸颊,显得更可爱了些。

佩子觉得有些茅塞顿开,但也有些觉得奇怪:“是我不应该想太多……么?”

“脑袋里的东西太多,会干扰你的发挥。”不知为何,战刃骸的嗓音突然低沉下来,她又低下了头,将大部分的脸埋在手臂间:“战斗的时候,不要想太多比较好,会妨碍你的。”

   “是……吗?。”佩子有些相信了:“确实,修行剑道的时候,我们需要先静坐来放空思绪。”

   “把自己当做没有意志的刀刃,只需要遵循主人的意志就好了。”

   “唔……”佩子默默咀嚼着这句话:“是这样啊……果然我的心境还需要历练。”

   “相信你家少爷,不要让多余的东西阻碍了你。就好了。”

    战刃骸垂着头看着地上染血的小草,佩子并看不见她的表情。如果能看到,她会惊异于黑发少女眼中的莫名其妙的叹息。

和对不知何物的悲悯。

 

 

======================================

【七月  希望之峰  本科部】

下雨了。

又细又密的小雨,打在身上没有一点感觉,也不会阻碍视线。但那从头发和外套渗入的湿气会让人无比烦躁。将九头龙托给罪木照顾之后,佩子孤身一人向校门口走去,有好几个人小跑着经过她身边,都在急急忙忙找地方躲雨。

佩子只觉得心里很平静,非常的平静。

就像无数次在剑道馆静坐时一样,心神入定,抛开所有繁杂的思绪。

(相信你家少爷,不要去想多余的东西)

她是道具,她是少爷的刀。

她要做的事情只有那么一件——实现少爷的愿望。

“边谷山同学!边谷山同学请等一下!”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有人踩着水洼追上了她。佩子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旁边似乎跑了很多路,正气喘吁吁的白发男子——最让人头疼的狛枝凪斗。

“边谷山同学,刚发生的事我听说了,校门那儿的游行我也大概了解了,这件事一定是有人在幕后主导的。对了,九头龙君怎么样了?”

“右眼眼球受到刺伤,医生说还是能够视物的,但视力肯定会受到影响。”

狛枝一边说话一边撑着膝盖喘气,因为跑了很久所以脸上带着一丝红润。毛茸茸的头发耸拉着,倒是比平时可爱了一些。

“怎么这样……那个黑幕的目标果然是本科部的学生们。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想做什么……但现在阻止预备学科的游行是最重要的!”

 “九头龙组的成员正在协助安保队队长逆藏十三驱散游行的人群,我也正要去游行的现场帮忙。”佩子说。

“请先等一下!其实我在预备学科搜查时,碰巧捡到了某个学生的手机,于是用那个手机登上校园网看了一下。”狛枝抬起头快速说道:“我看到了预备学科生们说的那个自相残杀直播视频。

佩子看着他掏出一只手机,点开了校园网。页面上显示是一片空白。

“这个手机联不上本科的校园网,但是在预备学科那儿却能直接联上,还能看到那个视频。我认为,希望之峰当初在建立预备学科的时候就设置了两个不同的校园网,一个是只有用我们的电子手册才能连上的,本科部专用的广域网,也是对外界开放的网络;一个是只在预备学科校舍附近才能连上的,预备学科的局域网。因为两者使用的网络不同,如果有人换掉了预备科那儿的校园网主页,其他人是很难发现的。

“那个幕后黑手就是利用了这一点,她通过只有预备学科生们才能看到的视频,让他们以为自己的同学即将被杀害,引发游行。而处在本科的我们和老师们都不知道这一点。另外,视频拍摄地点是在希望之峰的教室里,那是高一时我们呆过的旧校舍。预备学生不能进入本科部,没有见过我们的新校舍,也不知道我们搬了地方,所以他们以为我们是空出了自己的教室来玩这个游戏。这些都是幕后黑手故意设下的陷阱,制造沟通障碍,让我们以为预备生们是在无理取闹,从而选择暴力镇压而不是理智解决!”

是这样啊……佩子想着。

不愧是狛枝凪斗,头脑很灵光呢。

但是,这又怎么样呢。

“边谷山小姐,能和我一起去旧校舍终止这场闹剧吗?”狛枝终于喘匀了气儿,眼里透着兴奋的光:“只要救出困在那里,不得不自相残杀的学生们,预备学科就不会再继续游行了,那个黑幕的打算也会全部落空的。这样,一定能摧毁掉她的绝望……”

佩子轻轻摇了摇头。

“狛枝,你说的确实有些道理。但目前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是抓住那个和莱摘小姐的死有关的幕后黑手。如果我跟你去了旧校舍,就抓不住他了。”

  狛枝没有想到她会拒绝,茫然道:“可是黑幕更可能在旧校舍里啊,她需要制作视频……”

“狛枝,从刚才起你就在说‘她’而不是‘他’,你知道什么了吗?”

“这个……我还只是猜想,没有证据……但如果真的是她,旧校舍那边肯定会有‘那个人’守着,只有边谷山同学才能打败她救出里面的人。”狛枝肯定的说:“我相信我的直觉,幕后黑手一定在旧校舍。”

超高校级的幸运吗……

佩子明白了。

从莱摘之死,或者更早开始,希望之峰学院就已经被人盯上了,狛枝凪斗所说的那个黑幕,是制作了视频的人。而少爷要抓出来的黑幕,是挑拨佐藤,间接害死莱摘小姐的,混在预备学科中煽动游行的人。

两个黑幕,不一定是同一个组织,甚至不一定有合作关系。而她只能选择去追查一个。

少爷想要的是后者。

佩子定了定神:“抱歉,我现在有少爷的指令在身。阻止预备学科进入本科部,找出混藏在游行中的煽动者是我的第一要务。至于旧校舍那儿,等游行的事情解决了我会去看看的。狛枝,你先去找别人吧。”

说完,她行了一礼,提脚就要走。

狛枝急忙追上去拦住她:“边谷山同学!煽动游行队伍的人很可能只是幕后的棋子,随时都可以被抛弃的棋子!你是打算用武力迫使预备学科们后退吗?这只会让事态更糟啊!”

佩子当然知道,用暴力手段驱散人群是下下策。

她相信自家少爷也早就知道了。但是最后,少爷还是拜托她一定要抓住混在预备学科里的那个人。

(把自己当做没有意志的刀刃,只需要遵循主人的意志就好了。)

是啊,她只要相信少爷的判断就可以了。

“狛枝,我理解你的意思。然而现在,解决游行队伍,和解决直播视频这两件事起了冲突,我必然是要以少爷的命令优先的。”

“九头龙君目前只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所以才追着小卒不放。难道边谷山你也”

唰——竹刀挥出,迅速划开雨丝破开声浪,在狛枝的脖颈边稳稳停住。佩子举着刀,任由雨水打湿竹刀,浸入内里。

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不要让多余的东西阻碍了你。)

“让开。”

佩子冷冷的盯着狛枝,看着他的神色从惊愕到了然,再到疯狂地大笑。

“哈哈哈哈哈……边谷山同学,这些你都想到了对不对?你知道九头龙君义愤之下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却没有阻止,对不对?你知道你要做的事会带来怎样的绝望,却放弃了思考,对不对?”

不对,我有想过要阻止的。

但是……

少爷捂着眼睛倒下的那幕又浮现在了眼前。

(脑袋里的东西太多,会干扰你的发挥。)

因为我在战斗时分心了,少爷才会失去一只眼睛。

(我能想到的东西,小盾子一定能够察觉到的啊!)

是啊,不要多想。我能想到的,少爷一定已经思考过了。

边谷山佩子叹了口气,感觉自己仿佛卸下了千斤的重担,一下子轻松下来。她说:

 “我是道具,道具是不需要思考的。”

 

听到这句话,狛枝那透亮的灰色眼睛渐渐暗淡下去,原本兴奋地举在胸前的双拳软软得垂在了身侧。佩子放下刀,觉得他这幅样子有些像丧家之犬,太过颓靡,忍不住安慰:

“我相信少爷的判断,或许结果没有你想得那么糟糕。狛枝,希望你也能相信少爷。”

“我一直……都相信着充满希望的大家的啊……”

狛枝浑身颤抖着,似乎很痛苦。他双手抱胸,慢慢蹲坐下来:“但是大家,最近都变得好奇怪……索尼娅小姐在自己国内杀了好多人,欺诈师开始盗窃国家机密,花村在自己的食物里使用上瘾的药品,还有西园寺,澪田,田中……他们为什么要做这么绝望的事呢……”

狛枝的声音越来越小,佩子听不清他说了什么。照以往的经验,她判断狛枝是又进入了自卑自贬模式。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夸奖和赞美才能打断他可以维持半小时的絮絮叨叨,但接下来就会收获赶不走的白毛犬一只,有效期长达一天。佩子急着去游行现场寻找煽动者,准备扔下狛枝等事情解决了再来安抚他。

像是察觉到了她的去意,狛枝抬起了头:

“边谷山佩子,你的希望,到哪里去了呢?”

他的神情有种说不出的奇怪,眼里闪着混沌的光。但佩子没有时间去在意他的状态了。

“不管少爷变成什么样,我都是他最得心应手的刀。这就是我的希望,从来没有变过。”

说罢,佩子不再理会狛枝,向校门处的游行队伍赶去。

她有要守护的对象。

为此,她必须斩断一切没有用的东西,摒弃多余的思考和情感。

她还能变得更强。

她必须变得更强。

 

tbc

 

 

 

 

 

 

#佩子说去年的时候安保突然增强,那其实是因为希望育成计划。而在暴动发生时安保队只有几个人了,这是因为骸姐和盾子每次去找神座都会杀掉很多。

#用发令枪之外的枪对天空射击是不安全的,子弹很有可能掉下来打穿自己的脑袋。这里九头龙是看过风向后微微倾斜了手臂再开枪,来避免误伤。

#莱摘说过,预备学科里有一批处在‘才能观察阶段’的人,也就是说,预备科里有一些人拥有‘技能’,但还没被认定为‘才能’。(比如创哥有胖次收藏家的技能~~)

 预备学科两千多人基数太大,假设其中只有百分之一的人拥有武力方面的‘技能’,那也有20多个。这20多个人同时扔出的飞镖能让佩子手忙脚乱,应该不夸张吧?

铅笔扎眼睛是真事,我小学的时候老师特意和我们说过,有调皮的男孩子把笔削得尖尖的,固定在纸飞机上扔着玩,结果让第一排的小女孩左眼失明了。

评论(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