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六六六

弹丸cp杂食,逻辑控,写文新手,拒食弹丸3绝望篇希望篇

狼人游戏 上

#没有江之岛介入的lovelove爱岛

#摸鱼作,大纲文

 

  来到这个神秘的南方岛群已经一个月了,在最初的惊疑与新奇感之后,参加修学旅行的16人已经习惯了这种轻松安逸的生活。虽然自称老师的兔子布偶每周都会给大家布置任务,但只要遵循计划来规划时间,每人每天只需工作四小时。之后,大家可以在岛上随意乱逛,交友聊天,闲得不得了。在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几周后,所有人的脸上都挂满了‘无聊’二字。

  为了保护各位同学的身心健康,兔美从游乐场里找出了一大堆桌游扑克来填补夜生活的空白。可这么多种游戏又让学生们陷入了选择困难症,于是,大家一致同意由‘超高校级的幸运’随便选一个出来。白发青年不胜惶恐,微笑着从一堆卡牌里摸出了一副狼人杀。

 

   “诶,是需要说谎的游戏啊。”听兔美念完规则介绍,日向感叹:“不擅长说谎的人可没法玩呢。而且每天都会死人什么的……”

   “只是游戏而已啦,如果是真的叫我们在岛上自相残杀,那才糟糕。”狛枝摊手笑道:“而且,不管是游戏还是现实,不管是什么样的困境,只要相信希望就能胜利咯。”

   “狛枝你真是乐观呀。”日向看着自己新交的好友,无奈地说:“区区一副桌游而已,没必要上升到现实吧,我发现你有时候说话很夸张哦?”

   “其实我有时候,想法会比较极端呢。”

   “是吗,没看出来啊。”

   “是真的哟,最近我总觉得,在这个无人岛上我们可能会被逼迫着自相残杀……”

狛枝的声音低了下去,连带着周身的气场都降了八度。日向看着他,想到了自己当初被兔美吓昏过去的狼狈样子。

那时候,是狛枝主动留下来和他搭话的。

这么想的日向拍了拍友人的肩:“先愉快的度过这五十天吧。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自相残杀,一定要找我商量下你那些‘极端想法’哦。”

“……”

收回手时,感觉对方似乎轻颤了一下,日向没有在意。

 

    度假村的大厅一楼非常热闹:总是被无视但从不灰心的左右田又跑到了索尼娅身边,与田中一起说着什么;跋扈的贵公子十神白夜叉着腰,严厉却耐心地为终里,二大和澪田解释着兔美说的游戏玩法;花村似乎对边谷山和七海说了什么不好的东西,现在正被九头龙和西园寺踢来踢去……踢来踢去?有罪木在旁边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吧,小泉也在劝着西园寺,应该没问题……啊,澪田也加入踢皮球的战局了……

   “日向君?”

   “啊,狛枝。”日向回过神:“我刚刚在看花村那边……你有说什么吗?”

   “没什么,只是看你在发呆。”白发青年把手撑在膝盖上,捧着脸眯眼笑着:“十神君已经过去维护秩序了,那边没什么关系的。倒是日向君看向那边的眼神,很开心呢。”

   “是吗?其实我是第一次玩桌游,觉得气氛很不错。”日向感慨着。

    在十神和兔美的协力下,乱成一团的人群围城了一圈坐下。兔美开始准备发牌。

   狛枝在日向身旁坐下,似乎有些开心:“日向君,认真地来和我一决胜负吧!”

   “还没拿到牌呢,这么早就针锋相对做什么呀。”日向安定的吐槽。

   狛枝凪斗是个温柔的人——虽然有时候会因为过度自卑而说些奇怪的话,但他对任何人都是礼貌又和善的——所以,那个时候的日向并没有把狛枝说的‘一决胜负’当回事。

   

【第一夜】

兔美:天黑啦,请大家闭上眼。

     丘比特请睁眼,丘比特请指定情侣,用手势比给我看啾。

     好的,丘比特请闭眼,被我用魔法棒指到的两位请睁眼,你们两位就是情侣了啾!

     请闭眼~狼人请睁眼,一共有五只狼人啾。

     狼人们请指定要杀掉谁。

    狼人请闭眼。

     预言家请睁眼。

日向睁开眼睛,看向兔美。

兔美:预言家请指认一个角色,我会用手势来说明他是村民还是狼人~

  兔美在说‘村民’的时候,伸出它的玩偶手向上指了指,说‘狼人’的时候,向下指了指。日向眨了眨眼,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指向了十神白夜。

  十神从来岛上的第一天起就担当了领导者的角色,总是用高高在上的严厉口气命令大家做这做那。态度有些恶劣,但却是真的在为集体着想。如果他是狼人,对村民们是很不利的。

  兔美向上指了指,说明十神是好人。

  日向放心地闭上了眼。

兔美:预言家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昨晚死的是——,你想要救他吗啾?好,女巫要使用毒药吗?使用毒药的话,要毒死谁呢?

     女巫请闭眼。守卫请睁眼,守卫今天要守护谁呢?好,守卫请闭眼。

     猎人请睁眼,让我确定一下是谁。好的,猎人请闭眼。

     天亮了!

 

所有人都睁开眼。

左右田看起来很不爽:“什么啊那一长串的睁眼闭眼,完全搞不懂啊。”

“库斯库斯,真是个傻瓜呢。”西园寺捂嘴偷乐:“你不懂,就说明你昨晚没有睁过眼哦,平民!”

二大大笑起来:“哦!原来是这个意思,老夫也完全不懂发生了什么!”

  眼看又一人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九头龙叹了口气。

兔美挥舞着魔法棒:“请大家不要随意发言!发言必须按照规则来啾!!否则我会用我的魔法禁言大家的!”

“那个啊,兔美。”日向急忙阻止它:“我们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大家自由发言会比较好吧?”

  “如果变成了无休止议论,这个游戏就失去他的乐趣了哟。”狛枝在一旁反驳。

  “啊,说的也是呢……”

  七海提议:“那么,每个人在每个白天都能插嘴两次如何?当然,判定死亡的人不能够插嘴。”

   兔美点点头,同意了这个规定。

“下面宣布昨晚的结果:昨天,是一个平安夜啾!没有人死掉!”

 

【警长竞选】

兔美:下面要选警长啾,警长在投票时会比别人多出半票,而且可以组织发言哦。

狛枝笑着转过头来:“日向君不试一下吗?我很看好你的哟。”

日向摇了摇头:“我还是不太清楚规则,再说吧。”

十神白夜肯定会竞选警长的,日向决定投票给他就好。

兔美:请要竞选的同学举手啾!

澪田唯吹,十神白夜,九头龙和索尼娅举起了手。

兔美:请竞选者发言,发言之后大家要投票给自己看好的人啾。

十神勉勉强强站了起来,冷哼一声:“看规则,警长就相当于团队的领导者。本公子一定会领导你们这些愚民走向胜利的!”

索尼娅没有站起身,只是优雅地对大家微笑:“因为看上去很有意思,所以我就来竞选了呢。希望大家能投我一票,感激不尽。”

澪田跳了起来,欢快地摇着脑袋:“索尼娅酱不用这么正式啦~唯吹决定放弃竞选了,要投给索尼娅酱!”

九头龙也没有站起来,保持着跪坐地状态环顾全场。日向觉得他可能是想让大家感受自己的威仪什么的,但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九头龙瞪了所有人一圈。最后,他自己也发现威吓方式不管用,有些丧气:“……投我一票吧,你们不会选错的。”

最后,花村,日向,二大,田中把票投给了十神白夜;罪木,澪田,终里,七海,小泉,西园寺,边谷山,左右田把票给了索尼娅;只有狛枝投了九头龙。

所有的女生都把票给了索尼娅,让她得到了警长的位置。日向这才想起来,索尼娅虽然从不要求别人做什么,她却是超高校级的王女啊。

 

【第一天发言】

索尼娅:那么,从我左手边开始发言吧。

左右田:索尼娅小姐,这个警徽很适合你哦!啊?发言?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这要我怎么说?

日向:昨天是平安夜,就是说狼人杀掉的人被女巫救了,或者被守卫救了?感觉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呢。

狛枝:赞成日向君的话哦。

十神:哼,我现在还没有什么可以说的,需要先听听其他人的发言。

澪田:唯吹昨晚做了一件好事哦!

九头龙:澪田,你昨晚救了人?

西园寺:好无聊。我只知道左右田小哥是个大白痴~

小泉:啊哈哈……我现在,有些一头雾水呢。

罪木:呜呜呜……我什么都不知道……

七海:这样下去不行呢,会什么都讨论不出来的。呐呐,我有个提议,大家把自己的身份说出来怎么样?

兔美:小七海,这种行为是不允许的哦。不可以直接说:‘我是狼人’,‘我是预言家’的。

七海:唔……那就这样说吧:我是一个有才能的好人。

澪田:诶,小七海是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啊,本来就有才能嘛。

日向:不是那样的。我想,七海说的才能是指女巫和守卫这样的具有特殊能力的身份。

狛枝:确实,我们中除了日向君想不起来以外,大家都有美好才能的希望们啊!

日向:狛枝你又来了……你口中的希望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狛枝:(微笑)

七海:恩,就是像日向君说的那样。我不是狼哦,所以我是一个有特殊能力的好人。

边谷山:这样嘛……那我也是一个好人。至于有没有才能,这个还不能说。

终里:我也是个好人哦。

二大:哦!老夫也是好人!

花村:我,我也是个好人。

田中:哼,本王是从漆黑焰域归来的魔王!是成功驯服了暗黑四天王的极恶!

索尼娅:目前看来,有效的情报并不多呢。

兔美:昨晚是平安夜,所以我们可以有第二轮发言哦。

索尼娅:太好了!那么就开始第二轮发言吧!大家这一轮一定要多说一些哦。

【第二轮发言】

左右田:啊,虽然索尼娅小姐这么说,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我是一个没什么功能的好人哦?

日向:我觉得女巫应该跳出来多说明一下,比如狼人们昨晚杀了谁,他有没有救人之类的。恩,我也是个有功能的好人。

狛枝:我也是好人哦,但是我的能力就如同我整个人一样卑微又没有用场啊。

十神:前面的,拜托把话说清楚。

     我觉得,昨晚狼人们杀的应该是我,之后我又被守卫或女巫救了。这不是我的自作多情,我对自己一直以来盛气凌人的说话方式还是有些自觉的。所以,我现在必须报身份了:如果我在下一轮死掉了,我有能力带走你们中的一个。让我想想带走谁……

十神白夜缓缓扫视全场:“恩,就澪田吧。”

澪田:哎!为什么是我啊!

食神:理由暂不解释。还有,希望大家能诚实的说出自己是否有特殊功能。完毕。

澪田:白夜酱真是的……唯吹是有功能的好人哦!但是白夜酱太气人了所以我就不说我做了什么了!

九头龙:本大爷也是一个没有功能的好人。切,什么情报都没有,根本看不清局势啊。

西园寺:你们好啰嗦啊,我是普通村民哦。

小泉:哈哈,我也是普通村民呢。

罪木:呜呜呜……我,我也是……派不上用场真的很抱歉!!

七海:唔……我暂时还没有新的情报。

边谷山:我也是普通村民。而且,我有些怀疑十神君说的话,因为在我看来,澪田唯吹并不像是狼人。

终里:好乱啊,我直接报身份咯?昨晚我用解药救了小猪蹄一命。

二大:哦哦,同伴之间就要互相帮助啊!我也是普通村民呢。

花村:这个,十神自爆是猎人,终里是女巫,我……我什么都不明白啊!总,总之!目前看来,十神是最受怀疑的吧!

田中:谎言与真实交叉着……哼哼,原来如此,这就是这个游戏的真谛吗!

索尼娅:日向君,狛枝君,澪田和七海酱都是自称有能力的人,但另外有两个人已经自爆了身份,一共只有预言家,丘比特,猎人,女巫,守卫这五个有能力的人啊。所以你们四个人里面肯定有一个是在说谎呢!

    接下来,左右田君和二大应该能确信是一个普通村民了,九头龙,西园寺,小泉,边谷山,二大,花村,田中都说自己是好人,只有罪木一直没有表态哦?

罪木:呜呜呜呜对不起!我我我我……

  日向原本还在思考着狛枝,澪田,七海三人里是谁说了谎,听到这一句有些疑惑:“可是……”

  “啊,日向君已经不能说话了!”兔美挥了一下她的魔法棒,日向就感觉的自己的嘴像拉拉链一样被封上了,吓得呛了口水。一旁的狛枝好心地帮他拍了拍背,还凑过来研究了一下他被封起来的两片唇。

左右田立刻跟上反驳:“田中那家伙也从没说过自己是好人啊索尼娅小姐!!”

重点不是这个啊左右田!

日向想说却没说出话来。

罪木刚才说了,她也是普通村民的啊!

索尼娅:所以,我觉得,这一轮先投罪木比较好哦?

【投票】

除了日向弃票外,众人一致投给了罪木。

兔美:罪木同学被票死了啾,你可以说遗言哦。

罪木:呜呜呜我我我,我真的不是狼!我是一个好人啊,为什么大家都不肯相信我呢!!我,我只是不太清楚这个游戏怎么玩,我都说了自己是派不上用场的普通村民了……呜呜呜……

 

【第二夜】

兔美: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预言家请睁眼……

  日向果断地验了索尼娅,得知她是好人。

  为什么索尼娅选择投票给罪木呢?她是没有听见罪木说的话,还是有别的理由?

兔美:守卫请睁眼……女巫请睁眼……

天亮了!昨晚死的是澪田唯吹。很可惜,第二天死的人没有遗言啾。

听到自己死讯的那一刻,唯吹很配合地惨叫一声,作吐血状卧倒在地。

TBC

#大概就是,狛枝在搞事的同时让日向看清了自己的真面目的故事?

评论(15)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