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六六六

弹丸cp杂食,逻辑控,写文新手,拒食弹丸3绝望篇希望篇

狼人游戏 中

 #大纲文,蠢作者懒得抠字眼……

 

【第二天发言】

左右田:我怀疑田中那个仓鼠混蛋!第一次发言时,他说自己是魔王,第二次发言时可是什么都没说!索尼娅小姐你千万别被蒙蔽了啊!!

日向:我昨天明明听到罪木说她也是村民的,索尼娅为什么要说她没有表态呢?左右田说的……好像也很有道理,田中他也没有说过自己是好人。

    然后是我的身份的问题……我现在暂且相信索尼娅和十神君 。希望索尼娅能给我和左右田一个解释。

狛枝:罪木的事……恩,我还有点疑问所以先不说。现在我有一个猜想。呐,兔美,如果情侣中有一个是狼人,另一个是村民,就会触发人狼恋是不是?

兔美:是的哟,这时候,情侣必须要把村子里的其他人全都杀掉,好可怕的啾。

狛枝:是这样呢,呐大家,要不要考虑一下人狼恋的可能?比如,情侣中的好人去竞选了警长什么的……

日向一个激灵。狛枝是觉得索尼娅在袒护狼吗?如果是人狼恋,好像确实能说通的样子。

狛枝:啊,还有自证清白的问题呢。因为似乎有人想假冒我的身份,所以请允许我再卖个关子吧。但是警长啊……

狛枝往索尼娅的方向瞟了一眼,给了所有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左右田:你是想怀疑索尼娅小姐吗!?

没有人理他。

十神推了推眼镜:狛枝说的话,在没有证据的时候要慎重考虑,对此,希望警长能就左右田的疑问给出解释。

昨天投票的时候,我对大部分人的身份都保持着怀疑态度,所以跟票投了罪木。现在日向说罪木曾经说过自己是村民,这又是对警长权威的质疑,我希望后面发言的几位都能说一下你们是为什么投罪木的。

九头龙:啊,我投罪木是因为——

十神:我还没说完,别打岔。上一局里我怀疑澪田,这其实是打幌子。那个时候,我基本能确信她说的都是真话,而且她说过自己做了件好事,如果女巫是终里,那澪田应该就是守卫了。我当时想,如果我摆出猎人的身份说我要带走澪田,狼人们就会把她的命留给我,去杀其他自称重要的角色。现在看来是我失策了啊。

但还是有收获的。我有一个更好的狼人人选:花村。他从头到尾都在低头流冷汗,在我说要带走澪田时,更是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所以我现在可以判断,花村是狼。

九头龙:…………我可以说了吗?

   十神点了点他那尊贵的下巴。

九头龙叹了口气,摊手说道:我投罪木也是一头雾水的跟票的。你们每个人都说过些什么,我好像听了就忘了。现在别说昨天罪木说过什么话了,就连刚才左右田说了什么话我都记不得了…… 不行,我有些晕了。狛枝,你是想说现在的警长有可能和某一只狼是情侣?总不会是花村吧。

西园寺有些黯然:我是因为好玩才投了母猪的票的,她到底……是不是狼啊?

小泉:九头龙君你记错了。听狛枝君和左右田君的意思,索尼娅是因为情侣的关系,袒护了田中君?关于罪木……嘛,我只记得她表现得很慌乱。

七海:索尼娅酱指证了罪木,我想是根据表情和语气来判断的吧?小泉说罪木有些慌乱,其实我也觉得她说话有些含糊……啊对了日向君,在小泉说自己是普村后,罪木说的是‘我也是’然后有急急地加了句‘派不上用场很抱歉!’,她没有说‘我也是普通村民’哦?

终里:咦,可是罪木也许只是害羞了,才慌乱地没有把话说全啊。

西园寺噘嘴:不,母猪害羞的时候会意外的话多。只有她自己觉得自己冒犯了别人时才会不好好说话只顾着道歉。超~可气的。

   日向看到七海对自己眨了眨眼,呆愣了一下,开始在脑海里寻找记忆进行拼图。

   如果罪木是普通村民,会尽量与小泉的步调一致,避免给大家带来麻烦。但她偏偏没有说出关键词,甚至还立刻道歉了。

   虽然平时罪木也会如此,但是这是个游戏,反应太夸张让人怀疑也没办法。这么想的话,罪木心虚和真的只是担心自己没用处的几率各占一半。

   至少,索尼娅是有理由怀疑罪木的。

   但如果索尼娅是恋人中的一方……

七海:我虽然能记得这些,但并不擅长看出别人有没有在说谎呢。所以当时也是直接跟票的。如果索尼娅因为这个理由,认为罪木在隐瞒,才投了她的票。我觉得……也没问题吧?所谓桌游,并不是可以白纸黑字把所有的内容都写出来的逻辑游戏,而是包含了更多的互动,更多的可能性的团体游戏哦?

   日向轻轻点了点头,意外地发现七海仍然看着他,又眨了下眼。

七海:如果十神君关于澪田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在守卫已死,女巫用掉了解药的情况下,大家就没有被保护的机会了呢。所以我现在要跳身份:十神君和警长我在前两夜都指认过了,他们都是好人,但是索尼娅酱是不是情侣我就不知道了。

   日向很惊讶,七海她这是要跳预言家吗?可是他才是预言家啊。

   还是说,这是七海的计策?

边谷山:我相信七海的话,现在比较怀疑花村,以及情侣嫌疑的田中和索尼娅。我有个提议,先把索尼娅和田中的事情解决了,我们再考虑花村吧?还有,现在七海是预言家,终里是女巫,十神是猎人,狛枝应该是丘比特吧,澪田是守卫。日向,你是什么呢?

   日向被边谷山红色的瞳仁直盯着,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他要怎么说?破坏七海的布置直说自己才是预言家吗?可什么都不说的话,自己也会被认为是狼人的。

日向:我……

狛枝:咦,边谷山小姐,我可没说过自己是丘比特啊。我只是提出了人狼恋的可能性而已啦。”

他微笑着摊手:到目前为止,我,日向君和…都没有报身份的意思哦?这一局还是先处理索尼娅小姐的事吧。

  兔美挥动魔法杖,狛枝被禁言。

  边谷山看起来还是有些不解,但没有再说什么。日向松了一口气,停转的大脑又飞速思考起来。

  狛枝帮了自己一把,他可能也发现了七海并不是预言家。他说过自己有着微不足道的作用,也许他确实是丘比特,只是不承认吧。

  七海是什么阵营尚且存疑,毕竟她抢了预言家的身份。但是狛枝确实帮了自己一把,应该和自己是一个阵营的吧?

终里:唔,虽然不太懂,按你们说的办咯,我手里还有一瓶毒药呢。

二大:感觉完全没有老夫发挥的余地!喂,花村,田中,是男人就勇敢地证明自己吧!

花村:这这这,让我说什么呀!我真的不是狼啊!

  花村有些气急败坏了,日向看他冷汗直冒,不停地梳着自己油腻的头发,愈发确定了‘花村是狼’的猜想。

  接下来,就是关键部分了。

田中:哼哼,你们这些无知愚蠢又懦弱的人类哦,就这么屈服在了混沌之子的袍角下了吗?听好了,升起的旭日已在三千世界上烙下吾之真名!吾乃驯服了破坏神暗黑四天王的禁忌的霸王,田中眼蛇梦!

左右田:田中你这不是什么都没说嘛?!

左右田被禁言。

西园寺:田中哥,你是狼人吗?

西园寺被禁言。

田中:西方,南方,北方的魔王联手,要将东方之国的本王置于死地。事到如今,一切因果皆成虚妄……后悔吧,人类哦!

九头龙:这完全没有好好回答啊……这家伙铁定是狼了吧。

索尼娅:那个,大家请听我说,田中君并没有说谎啊,因为他本来就是暗黑世界的魔王嘛。禁忌魔王,暗黑天王,这都是田中君最普通的人间隐藏形态。他一直在表达‘自己是一个普通人’的意思啊。

众人:……

   日向看着她那十分无辜的清纯眼神,胸中泛上一股无力感,甚至忘了吐槽索尼娅和田中那诡异合拍的中二脑电波。不过,在他听到身旁左右田的方向传来的嘎吱嘎吱咬牙声时,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

   心灵之友那满眶的热泪,被封住的嘴巴和大幅度颤抖的身躯并不能让日向产生丝毫的同情。

日向:索尼娅,我觉得,田中如果只是想表达他是个普通村民的话,是不会说那么多……个人风格渲染太多的话的?

  如果只是普通发言就罢了。刚才被逼问的时候,田中依然说了大段语意不明的中二语,任由他人(索尼娅)自行解释。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日向被禁言。

九头龙:索尼娅,你这个理由可不足以劝服啊。我们虽然没那么中二,但也不是傻瓜。

九头龙被禁言。

二大:你们两个,作为队里的成员,脱离组织行事可是不好的哦?

小泉:这个……到底该怎么办呢?我们要不要相信索尼娅和田中君?

边谷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七海:嘛嘛,大家先听索尼娅把话说完吧?

索尼娅:我并不是狼人,和田中君也不是情侣。上一局关于罪木,我选择她是因为,罪木的双手一直放在胸前,做出祈祷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的委屈。明明没有被欺负,为什么会觉得委屈呢?在刚开始说要玩游戏时,她还非常开心的啊。也一直没有和别人对上眼神……其他人我暂且看不出问题来,所以最后只好选择最有可能的人了。

小泉:但是,十神说上一局里花村就表现得很像狼了?

小泉被禁言。

十神:花村就坐在我斜对面,和索尼娅只隔了一个田中,所以有可能是视角问题导致索尼娅没有看到他的表现。

边谷山:如果谁最可疑就要除掉谁的话,索尼娅,现在最可疑的人是田中哦?

边谷山被禁言。

终里:搞不清楚……总之,投票只要在花村,田中和索尼娅里选一个就好了吧?

  索尼娅转头看向田中,请求他再所说几句自证清白。但田中却把半张脸裹在围巾里,转过头不去看她。

  这很清楚了啊索尼娅,田中他,是狼啊。

  金发王女的眼里盛满了求肯,渐渐地,她也明白过来,转回来看着自己的裙摆。

索尼娅:我希望……大家这一天先把票投给花村君,可以吗?

没有用的啊索尼娅,现在大家都在怀疑你和田中是人狼恋。只要今天把田中票死,第二天你还活着,才能够证明你们不是情侣,你不是在故意包庇田中。

日向叹了口气。

这样,大家才会再次信任你。

【投票】

左右田,终里,小泉,七海,索尼娅投给了花村,日向,狛枝,十神,九头龙,西园寺,二大,边谷山投给了田中,花村弃票。

兔美:抱歉,田中君死去了啾。

田中:这就是命运的因果律吗……

兔美:不行的啾!田中君没有遗言!

  

  

【第三夜】

澪田,狛枝,七海的身份是什么?谁在说谎?

索尼娅是在说谎,还是她真的以为田中是普通村民?

罪木真的是狼吗?

所有的疑问搅成一团乱麻,日向勉勉强强清空了思绪。狼人们在这一夜为要杀谁讨论了很久,趁此机会,他闭着眼睛努力进行逻辑深潜。

就在这时,一个念头突然划过日向的脑海。

狛枝是怎么知道索尼娅是好人的?一般看到索尼娅袒护别人时,不该先怀疑她是狼在保护同伴,其次再考虑人狼恋的可能性吗?

这个疑问仅仅停留了一瞬,日向就被兔美叫起来了。

“预言家要验明谁的身份呢?”

日向决定先从自称有能力的人开始验起。死去的澪田不能检验,终里看上去不像说谎威胁性也很小,狛枝……他刚才帮过自己,只剩下一个似乎知道自己是预言家的七海。

他犹豫了一下,伸手指向七海。

兔美伸手指向天花板:七海是好人。

日向闭上了眼睛。

七海是好人,而澪田是被狼人杀死的,应该不是狼人。那么狛枝……

兔美:天亮了!昨晚死的人是——索尼娅。

【第三天 发言】

索尼娅把自己的警徽交给了七海。

七海:兔美,开始发言前我能先说几句,一轮发言后我再说几句吗?

兔美:警长只能发言一次啾,一轮发言后,警长只能告诉大家要投票给谁了。

七海:那么,如果索尼娅和田中君是情侣,索尼娅会在昨晚死去,是吗?

兔美:是的啾。

七海:唔,好。首先要告诉大家,其实我并不知道唯吹的身份。我是能守护别人的人,并不是预言家呢。昨晚我说这么说,是为了让狼人们来攻击我,好保护预言家多活一个夜晚。

   今天索尼娅的死有这么几种情况:一,索尼娅是情侣,狼人们昨晚攻击了我这个冒牌预言家,因为我守卫了自己所以失败了。二,索尼娅不是情侣,狼人们杀了它是为了给真正的情侣打掩护,而情侣里肯定会有狼。……我觉得,就这样两种吧? 

现在,我希望大家都把自己的身份清楚地说出来,并且说明你前两天都做了些什么。我们原本有16个人,5只狼,现在可以肯定是狼的有田中和花村,罪木无法确定。预言家应该是日向君,狛枝君和澪田桑中的一个。不出意外的话,日向君和狛枝君之中有一只是狼。预言家之前验过三个人,我今晚再守护他一次,明天就能知道四个人的身份了,胜负就快分出来了呢。

那么,从日向君开始,逆时针发言吧。

日向:现在的局势好复杂……先说明一下吧,我验了十神,索尼娅和七海,他们都是好人。澪田和狛枝中肯定会有一个丘比特。我原本以为是狛枝,因为是他提出了索尼娅和田中是情侣的说法。但是我现在……很怀疑狛枝。普村在发现索尼娅包庇田中时,应该会认为索尼娅也是狼人,只有狼人才会认为他们是人狼恋。所以,他有很大的可能是狼。但是……

   日向看向狛枝,发现对方正笑眯眯的回望过来。

日向:但是,狛枝昨天帮我说话了。如果他是狼,在边谷山怀疑我的时候完全不用帮我的啊。

狛枝:被日向君怀疑了,好伤心……但这也证实了我的猜想呢。好可惜啊,昨天我帮你的时候,可是还怀抱着‘日向君是丘比特’的希望呢。

日向:?

狛枝:日向君,你是狼人吧?因为我才是可以验明身份的人哦。

日向:什么?!你……你明明说过自己只有微不足道的能力,这肯定不是指预言家!

狛枝:日向君弄错了啦。我是说过我有微不足道的能力,可我说的是幸运的能力哦?比如活到最后一夜的幸运,这样的。

日向:你在装傻吗!

日向被兔美禁言。

狛枝:真是的,我一直都是站在希望的大家这一边的哦?比起怀疑我来,大家还不如想想看,当时是谁第一个质疑索尼娅小姐的判断的呢?

众人一致看向左右田。

狛枝:不是啦,左右田君的个性大家也都清楚,他会怀疑田中是正常的。我说的是日向君,是他提出为何要投罪木的问题的哦?日向君是狼,正因为是狼,所以他才能明确的说出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嘛。之前两轮他都表现得很镇定,还在昨天含糊的表示他知道了索尼娅和十神君是好人。这其实是演技哦,连七海小姐都被骗了呢。

  啊对了,我应该说一下我验了哪些人。恩,第一天夜里验了罪木小姐,第二天验了田中君,第三天验了日向君,他们都是狼。

小泉:为什么第一天要验罪木?而且你验了三个人,恰巧三个人都是狼?

狛枝:我都说了,我有微不足道的能力嘛。我是超高校级的幸运啊,随便指了指就能验出是狼,都只是因为幸运啦。

   白发青年看着自己的左手,看似落寞实则自傲地叹着 气,嘟哝着“不知道之后会有怎样的不幸呢”。日向想反驳,却根本张不开嘴。

  被摆了一道啊。日向有些郁闷。

  但也没什么,反正这只是个游戏而已。狛枝出于自己的立场,要抢夺他的预言家身份也是可以理解的。这种情况下,只能看谁的口才更好,大家更相信谁了。

九头龙:你这家伙,幸运还能这么用!?

狛枝:毕竟我也只有这点长处了。警长大人,请您相信我的幸运吧。下一夜,我会凭借我的幸运找出除花村以外的第五只狼的。

十神:日向和狛枝都自称是预言家,他们中肯定有一只是狼。日向在昨天似乎有暗示自己是预言家,他也是第一个提出索尼娅不可信的人,有可能是因为罪木被杀想反咬一口;狛枝前两轮都保留意见,只提出了人狼恋的可能。他们俩都有可疑的地方,我没有办法确定。大家都说说自己的意见吧。

九头龙:那边情侣的事还没搞清楚,这边又出现问题了。狛枝,你并没有验过索尼娅的身份,就像日向说的,你为什么不怀疑她和田中都是狼,反而认为他们是恋人呢?

狛枝:那是在日向君说他质疑索尼娅的断罪结果时,我才跟风说的。提出人狼恋,或许可以让狼人内部分裂。

西园寺:现在是要在日向哥和狛枝哥之中选一个吗?我想相信日向哥。

小泉:这个,我目前没有什么好的想法。他们两人给我的感觉,以及前两轮的印象差不多啊。今天必须票死他们中的一个吗?

边谷山:选不出来也没关系,我们这一轮可以先投花村。但问题是,七海在晚上要守卫谁。万一她守卫了狼人,结果预言家在晚上被杀就不好了。

终里: 别弄得那么复杂啊,只要看明天白天的结果不就好了嘛?活下来的那个人就是狼咯?

二大: 恩,形势非常紧张啊。日向,狛枝,拿出干劲吧!

花村:都到这个地步了偶还能素什么……

七海歪头:那么,日向君和狛枝君的问题我们到明天再来讨论吧。剩下有西园寺,小泉,边谷山,九头龙的身份不能确定,两位预言家要验谁呢?

狛枝:哈,那我选唯一的男生吧。

十神食指一挥,命令:日向,那你给我去验边谷山。

左右田:……没有人关注我的意见吗?

七海:那,我们先投花村君吧。

【投票】

狛枝和日向投给了对方,其余人一致投给了花村。

花村死亡。

【第四夜】

兔美: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预言家请睁眼……

   边谷山是狼人。

   看到兔美向下指的手势后,日向微微瞪大了眼。

   狛枝和边谷山是狼人,花村和田中也是。剩下的那只狼人,可能是罪木,也可能不是。不管还有谁,狼人们今晚应该会来杀自己吧,希望七海能相信他。这样,他才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

   日向想到开局前狛枝说的一决胜负,无奈地笑了下。他是想看看大家更愿意相信谁吗?

   或许,狛枝和自己一样,一直想要得到大家的认同,想要自信起来吧。

   如果天亮以后他还活着,那就全力打倒狛枝,然后在游戏结束后好好安慰他吧。日向决定。

兔美:守卫请睁眼……女巫请睁眼……

       天亮了!昨晚死的是 狛枝凪斗。

日向:诶?

TBC

 

#小剧场:

狛枝:日向君,玩桌游时要好好观察别人的神情变化哦?

日向:……可我们都只有立绘的那几个表情啊。

七海:日向君,这个游戏里观察力是很重要的,要时时刻刻盯着大家啊。

日向:……可是,在做闪耀字谜和逻辑深潜时,我都是闭着眼睛的……不然没办法深入思考……

评论(19)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