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六六六

弹丸cp杂食,逻辑控,写文新手,拒食弹丸3绝望篇希望篇

狼人游戏 下

#各位妹子们女生节快乐,在此为你们献上佩子和日向的互怼。让我们来虐虐男同胞代表日向君~(表打我)

#有希望碎片梗

#新画风尝试中

#改了时间bug

 
同称预言家的日向创和狛枝凪斗,两人中,必然有一只是狼。而在第四天晚上,警长的七海千秋守卫了日向创,狛枝却被狼人杀害。

几乎是在兔美报出死者名字的那一瞬间,日向就明白了狼人们的意图。他抬起头来,发现伙伴们都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自己。

  是啊,这就是狼人们期望的结果了。

  按昨天的局势,守卫必定会守护她认定的预言家。但不管七海守卫了谁,只要让大家知道狼人们要杀害的是狛枝,他的预言家身份就能得到证明。同时,日向创作为假冒预言家的人,必然是狼。

【第四天 发言】

 “我要插嘴说一句。”日向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我真的是预言家,狛枝是自杀的,边谷山是狼人,我一会儿想最后一个发言。完毕。”

   七海似乎因为惊愕而不在状态,茫然地歪头:“唔……好的。那我先来整理一下现在的情况吧。”

“第一夜是平安夜,在索尼娅的带领下我们票杀了罪木桑。理由是看起来很可疑;

  第二夜,澪田死亡。日向君首先怀疑索尼娅包庇田中君,狛枝君提出了人狼恋的可能,最后我们票杀了田中君。恩,田中君是狼这件事应该能确定了……

  第三夜,索尼娅死亡,我守卫了自己。我们并不清楚索尼娅是因为情侣的缘故死亡还是被狼人杀害的。之后,日向君和狛枝君都说自己是预言家,我们只好票杀了明显是狼的花村君;

  第四夜,也就是昨夜,我守卫了日向君,而死亡的却是狛枝君。日向君说狛枝君是自杀的,我……唔,我不知道……

 “我在第二天发言时听了日向君说的话,‘我现在暂且相信索尼娅和十神君’。虽然他表示的很含糊,但我觉得他应该是在说自己是预言家。可紧接着,狛枝就说了句‘好像有人想抢我的身份。’那时候我并没有当回事。之后,日向君说自己验了十神君,索尼娅,我,都是好人。而狛枝君验了罪木桑,田中君,日向君,都是狼。

“我……我不太能想像出日向君说谎的样子。倒是狛枝君,他特别喜欢笑着说一些让人尴尬的话来。而且,狛枝君前两天的发言,诱导的感觉很强,他验的又都是死去的人。所以我怀疑狛枝君,就没有守卫他。结果……”

日向看着七海戴上了自己的卫衣帽子,把脸藏在了阴影里。

七海她……已经动摇了。

“……十神君开始,逆时针吧。”

在七海的示意下,十神坐正推了推眼镜。

“刚才我好好思考了一下,可能是由于发言的顺序问题,日向的话比狛枝的更有信服力。但无论是从假装预言家的难度来看,还是从寻找决定性证据的方向来考虑,两人的情况都差不多。我无法百分之百地确定谁是真正的预言家。

“但是,狛枝他在昨晚死了。如果他真的是狼人,那么现在我们十个人里最多只剩两只狼,对于狼人而言太过不利。所以我认为狼人是不会冒险自杀的,狛枝是真正的预言家。

“对了,昨天我让日向验了边谷山的身份。那时我只是随便指了一个人,并不是在怀疑边谷山你。现在是最后关头了,接下来的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要怕说错。我会在你们的讲话中寻找漏洞的。”

日向心里咯噔了一下——十神他,明显已经不再相信自己了。

如果之前十神真的怀疑过边谷山,那么自己在所有人发言前抢先说明边谷山是狼人并不会太突兀。但十神他只是随便指了一个人让‘自称预言家’者查身份,那么自己的行为会被人理解为‘狼要拉好人下水’。

他紧紧地握住了拳。

……考虑这么多并没有什么用。

到最后,还是大多数人能否选择相信自己的问题。

九头龙:“嘛,我之前也觉得日向他不像是会说谎的人。但刚才他突然跳出来,抢在警长前面说狛枝是自杀的,边谷山是狼什么的,总有种狗急跳墙的意味啊。我很赞同十神的话,狛枝他才是真正的预言家。退一步说,日向确实是好人的概率太小了,我们把他票死会比较保险。”

西园寺吐着舌头:“真是,大家怎么都犹犹豫豫的。反正我们剩下九个人对两只狼,只要大家都不蠢就一定能赢啦。虽然对不起日向哥,嘿嘿。剩下的嫌疑人只有我,小泉姐,佩子姐和九头龙小哥吧?那票死日向哥后就让佩子姐殉葬怎么样?”

不怎么样。日向在心里吐槽。

不过,似乎没有别的办法了。自己会在这一轮被票死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如果自己能拉着边谷山一起死,至少,让大家怀疑边谷山……就能增大村民获胜的概率。

只要大家能够获胜,自己死去也没有关系……吧?

…………

…………没关系的,这只不过是个游戏啦。

小泉:“唔,如果狛枝君真的是狼人的话,自杀的风险确实很大。但是,如果让预言家活下来,狼人们一样会处在非常不利的状态啊。这样的心理战术,只是为了让我们不要相信日向君而已。而且……怎么说呢……日向君看上去挺靠不住的,我们刚到岛上的时候,他因为压力过大一下子就晕倒了。这样的日向,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说谎的人吧。”

听到小泉也在为自己说话,日向暗自松了口气。

“但是,就算我想相信日向君,目前也没有别的狼人人选了啊……日向君说佩子是狼人,我也看不出佩子她是否在说谎呢……大家认为如何?”

面对小泉试探性的怀疑,边谷山立刻直截了当的反击。

“我不是狼人,仅仅只是个普通村民而已。

“既然都已经被指认了,我必须得多说一些来证明自己了。我只在第二天时有逼问过日向,而其他时候的发言都很中肯,这一点大家应当有所共见。日向指证我是狼,只是想让大家把下一轮投票的重点放在我身上。如果在下一夜依然找不出最后的狼,我就危险了。所以,希望大家不要把注意力都放在我这儿,请趁着今天和明天的两轮发言找寻另外的狼人。

“接下来,我要提出另外的论点来证明日向是狼。可能会说一些不是很好听的话,多有得罪。”

最后一句多有得罪是对着日向说的。被那双红色的眼眸注视着,日向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日向君看上去不像会说谎的人吗?不,其实,日向创是个危险人物,是个善于隐藏的,极端危险的家伙。夸张的说,如果某一天他杀害了我们所有人,我也不会感到奇怪的。”

边谷山佩子的言语中,不加任何掩饰的敌意让日向惊愕地瞪大了眼,其他人有的小声抽气,有的皱紧了眉头,有的直接出声反驳“边谷山别吓人啊,刚才那话只是夸张吧只是夸张……”。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反应最夸张的居然是一直都默默充当背景板的兔美。

“诶诶诶!边谷山同学你在说什么呢?老师是不会允许人身攻击的啾!大家要好好相处哟,lovelove的啾!!”粉白色的兔子做出了少有的严肃表情,把那可笑的魔法棒横握在胸口,似乎在防备着什么。

“并不是人身攻击,只是陈述事实而已。作为剑道家,我觉得我有足够的发言权。在看人这一点上,我侧重于将人当做潜在的敌人,判定危险度,保持警戒心——以此来训练我的意志力。恕我直言,日向创的危险系数是最高的。”边谷山面不改色地解释着。

“他体格很好,目光清正,总是穿的一丝不苟,又能和任何人聊得开,是个各方面都相当出色的人。在岛上的这三个星期里,他已经集齐了狛枝,七海,小泉,罪木,左右田,九头龙等人的希望碎片,这速度简直令人咋舌。”

  这话听上去像是夸奖,但日向一点都没感受到被夸奖的喜悦。

“虽然收集希望碎片是兔美的要求,但我们确实通过它更加理解了彼此,也都默认了这项行动。可大家有没有注意到,目前还没有人得到日向君的第二片碎片?明明他已经足够了解我们了,我们却完全不了解他?”

  一阵沉默。

  日向自己也沉默了……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完全没有理解边谷山在说什么。因此,在其他人被点醒了般地开始指责他时,日向理所应当的……脱线了。

 “好像确实是啊。一直都是我在和他说自己的想法,却很少听他讲自己的事。”左右田望天回想了一会儿,转过头来瞪着日向:“喂日向,有什么烦恼的尽管和我说啊,我们不是心灵之友吗?”

   左右田被禁言。

   日向:……??

  “说起来……我也是。日向君从来不会说自己的事情……”七海沉吟着,情绪低落:“明明我都已经把自己的胖次交出去了……”

   日向:!!!??

   每个人只有两次插嘴机会,日向忍着没有吐槽。

  “在这个时间点追究这种事并不是明智之举啊……”十神严肃地挥手:“喂日向!今晚到我房里来,务必要把你从小到大的经历都说给我听!本公子会帮你解决任何问题的。”

  “呐日向,有烦恼的话就一起来大吃一顿吧!”

  “哦!老夫也可以帮你做按摩哦!”

  “诶,日向哥不肯对我们说出自己的经历啊。好狡猾~不过把我们当做假想敌的边谷山姐也好可怕啊。”

  “日寄子,佩子她是超高校级的剑道家嘛。虽然对我们有防备,她本质上还是很温柔的。反倒是日向,靠不住呢。”

  “切,我虽然不会安慰人,但帮你把惹了你的家伙们揍一顿还是做得到的。喂日向,以后尽管报上我九头龙组的大名,就算死了人我也会帮你搞定的!”九头龙严肃道:“所以,日向,把你的胖…希望碎片交出来吧。”

   日向:………………

   狼人游戏的氛围一下子被破坏掉了,同伴们过了头的热情让日向一时头脑发热,终于忍不住反驳:“我不是不说,而是没什么可说的啊!迄今为止,我度过的都是非常普通的学生生活,和你们波澜起伏的少年经历完全不一样,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

   没有什么特别的……

   和眼前这群有着超高校级才能的人相比,确实是没什么特别的吧……

   说出口的话语连自己也不是很确定,然而就在因犹豫而卡顿的那一瞬间,日向发现自己的嘴又被封了起来。

   啊…算了,没关系的。

   既然自己已经是希望之峰的学生了,那说明自己还是有能自满的才能……的。那么,中学三年级的那些烦恼,都只是已经过去了的,微不足道的小事了。

   边谷山:“田中曾经说过,日向创是个有着支配全部岛屿的力量的男人。大家还记得吧?虽然只是玩笑话,但田中眼蛇梦从不会给予别人完全不相称的评价。这佐证了我的观点——日向创是个善于隐藏自己的危险人物。他有着我们不知道的能力,他潜伏在人群之中等待着时机,他能和任何人相处和睦,却不愿意让别人了解真正自己。所以,我们无法简单的通过表情语气来判断日向创是否在说谎,毕竟我们都不了解他,不是么。”

   你在胡扯什么啊田中附体了吗这些话根本就不是边谷山你的风格啊胡扯这么多不就是想让大家都别相信我吗!

   日向处于禁言状态,无法吐槽。

   边谷山示意自己说完了,接下来的终里二大左右田三人都没有建设性的发言。日向听出了他们对自己的不信任,只觉得越来越烦躁。在轮到自己发言时,他几乎都要将脑内闪耀字谜自动拼出的吐槽全说出来了,最终还是在兔美解除嘴上的封印时来了个急刹车,理智重回上风。

   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情绪。

  “好险……先谢谢七海让我最后一个发言……大家都在怀疑我,似乎已经没有可以转圈的余地了。我现在想要说的是,边谷山一定是狼人。 

  “刚才,边谷山同学很反常的挑动了场上的气氛,目的是证明我的不可信。为什么她不从我的发言记录着手,反而脱离了棋盘,用我们生活中的小事来反驳呢?支持我的人本来就不多,边谷山只需总结一下前几夜我的发言的疑点,做些猜想,表明自己的对立立场就可以了。她却不惜撕破脸皮,把游戏和现实生活混淆在了一起,用其他东西来证明‘我们并不能看出日向创是否在说谎’这个观点。表面上看很有道理,但实际上,我是否擅长说谎,和我是否是狼人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在边说边想的过程中推导出了切入点,日向松了口气,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更有力起来:

“因为边谷山佩子是狼人,她知道我是真正的预言家,所以没有办法在我的发言和行为中寻找漏洞,只能另辟蹊径!用现实生活中的例子来说明‘日向创的人品有问题所以我们不能相信他’,却对‘日向创在游戏里是否说谎’避而不谈,这正是她心虚的表现。大家好好想一想,边谷山为何会如此反常?”

   如果要讨论狛枝和他谁才是真正的预言家的问题,先不说有多少人会相信他的话了,日向自己也并不是很明白狛枝自杀的理由。在无法论证清楚的情况下,想强行证明自己的身份只会是徒劳无功。

   西园寺的话给了他更多的想法。 现在,日向指出边谷山发言中的问题,让其他人产生怀疑,增加下一夜边谷山被票杀的机率。这样,村民阵营才有更高的几率获胜。

   他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日向苦笑。

   他也只能够……为他人铺路而已。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种情况有些像狛枝一直挂在嘴边的垫脚石理论啊。

“那是不对的哦!日向君!”

   日向:?

 “把游戏和现实生活混淆在了一起……这句话不对哦!日向君,游戏就是生活啊!”

    粉色头发的少女举起双拳,气鼓鼓地说着。虽然她立刻就被禁了言,被怒视着的日向还是马上反思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可饶恕的话。

   啊……对了,七海是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啊……是把游戏当做现实,把现实混做游戏,认为现实和游戏是一体的超高校级电玩少女……

 “对不起七海!是我刚才用错了词抱歉!我是想说,一般人会先考虑从我在游戏时的言谈举止里寻找漏洞,而边谷山同学却从其他地方来怀疑我的人品,这个微妙的优先顺序很不对劲”

  “喂日向。不管边谷山说了什么,她的话确实在理不是吗?不肯分享过去的人确实不值得本公子……不值得我付出友情啊。”十神抱胸斜视,然后被禁言。

“呐日向君。”小泉笑的有些勉强:“我想,佩子她没有评价你的发言,是因为我们在昨天就已经讨论过了吧?七海和十神他们也都分析的很透彻了,似乎没有什么要补充的……其实刚才轮到我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呢。”

   小泉被禁言。

   发现事态并没有像自己预料的一样发展,日向有些焦急。

 “发言力不足的原因么……虽然不能让你们完全相信,但这至少能说明边谷山同学是有嫌疑的吧?大家都不考虑一下我说的可能性吗?”

 “库斯库斯,日向哥先把你的第二片希望碎片交出来,我才会继续相信你哟。”西园寺坏笑着被禁了言。

 “不不不我们还是先把这局游戏解决了再来讨论希望碎片的事好嘛!话说我根本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能给出希望碎片啊,评定标准是啥啊!”

 “哼,不愿意与他人堂堂正正决斗的懦夫,是没有资格在这里玩桌游的!交出希望碎片之后切腹谢罪吧,日向!”九头龙被禁言。

 “杀鸡取卵么!拜托别一个个的都纠结希望碎片了好吗……把焦点放回游戏上来啊!”日向扶额:“呐七海!七海你别生气了我没有轻视游戏的意思……就算我是狼人,对你们来说已经没有危险性了。今天让大家先票嫌疑最大的边谷山同学好吗?”

  “嫌疑最大的边谷山同学?嫌疑最大的是日向你吧。”边谷山冷冷地反击:“大家不要被骗了。别忘了,日向创一直都没有告诉我们他的才能是什么。”

  “诶?才能?这和才能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了。你的才能,就是你这个人的本质啊。如果你的才能是超高校级的谎言家,那么你便是一个满嘴谎言,骗得了所有人包括你自己的家伙。我们要怎么相信你?”

     边谷山被禁言。

   “才能?是本质?”

    日向低喃着,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他知道自己应该反驳边谷山,却不知道从何入手。

    因为边谷山佩子现在质疑的,不是他的人品,而是他整个人。

   “可我是真的不记得自己的才能了啊……”

    如果才能体现的是人的本质,那么记不起才能的自己,又是怎样空白而无力的存在呢?

    

    在边谷山被禁言的后,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期待着日向的回答。因此,没有人注意到低着头神情黯然的十神白夜,以及瞪着豆豆眼满头冷汗的兔美。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反应,那都是后话了。

  【投票】

  七海犹豫了很久,最后决定归票给日向。

  日向投给了边谷山,其余全员都投给了日向。

  日向创出局。

TBC

=========================================================

#之前田中说过,日向创他有着支配全部岛屿的力量。

——这是在爱岛,田中的心之论破里出现的。

另外爱岛里,佩子的心之论破是“日向把我带到电影院来做什么?他是不是要趁着一团漆黑偷袭我?”,然后日向回答“是啊,我是想偷袭你。我想偷偷挠你的胳肢窝逗你笑”

然后佩子就笑了!

笑了!((유∀유|||))

评论(13)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