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六六六

弹丸cp杂食,逻辑控,写文新手,拒食弹丸3绝望篇希望篇

狼人游戏 终章

#lovelove爱岛

#对游戏全盘的讨论采用了快进大法,有想法的亲欢迎留言讨论~

#日向男友力max,可是狛枝真的有表现出攻气吗……(心虚)

#如果有觉得逻辑跳跃请一定告诉我

  

   

   

 “哟吼!小创创终于来啦~”

   被票死的日向刚走进‘死者’们呆的沙发区,就被跳过来的澪田唯吹抱了个满怀。

  “疼疼疼!澪田你的耳饰刺到我了……”

  “现在天堂有三个好人四只狼!好人还是惨败呀咿!快,日向骑士快从狼人的手中救下索尼娅公主!”

  “抢公主的不应该是恶龙或者魔王吗……”

   日向转过头,发现索尼娅,罪木,花村,田中,狛枝五个人正围着桌子。看样子,似乎是在下跳棋?

    六个人六种颜色的棋子正在六角星的棋盘上厮杀着,凑过去的日向觉得眼花缭乱。似乎是轮到索尼娅下子了,她正抿着唇算着步数,犹豫不决。而其他人有的也看着棋盘,有的关注着狼人那儿的动向,有的正看在看着他。

    无视旁边清爽的打招呼的狛枝,日向看到罪木好像想对自己说话,意识到了什么:“……等等,四只狼?罪木你真的是?”

  “对不起,我确实是抽到了狼人牌。”罪木捧着脸羞涩地笑着:“没想到在我死后,日向君还会帮我说话……我好高兴。”

    日向摆摆手表示没什么大不了的:“那这么说,场上只有边谷山一只狼咯?”

    并不需要别人的回答,大厅的另一边,兔美已经让狼人开始杀人了。唯一睁开眼睛的边谷山佩子指向了左右田。而之后,七海选择了守卫终里。

  “一只狼对抗八个好人,这很难赢啊。”日向感慨。

  “不,是一对情侣对抗七个好人,守卫的行动已经可以预测,又没有了预言家,赢面还是相当大的。”狛枝插嘴:“我可没有说谎哦,确实是有人狼恋存在的。”

     日向没理他。

  ‘死亡’的左右田含着泪悲愤地走进了代表天堂的沙发区,看到大家在玩跳棋后,很开心地帮索尼娅出主意。狛枝微笑着让左右田来操控自己棋子,自己则走到了日向身边。

   “狛枝……”

     刚抢了自己身份的好友厚着脸皮硬是往自己身边凑,日向也不太好继续摆冷脸,只得心情复杂地看着他。

   “恩?怎么了,日向君?”

     狛枝浑然不觉,随意地拿过一罐蓝羊抛过来:“刚才说了这么多话,你一定口渴了吧?来,慰问品~”

     日向正觉得口干,道谢后便拉开罐头,边喝边注意着场上的情况。

     第五天发言,九头龙带头怀疑七海。理由是在知道警长就是守卫,且已经无法守卫自己的情况下,狼人们没有杀死警长等待传位,七海又从未守卫成功过,她有极高的概率是狼。而真正的守卫是死去的澪田。

   “情侣是边谷山和九头龙?”日向惊讶。

     狛枝点头:“他们挺厉害的,不是吗?我只是稍微提了一下人狼恋的可能,九头龙君就立刻明白边谷山小姐是狼了。直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引起别人的怀疑,而且还配合的这么默契。”

   “……关于人狼恋的那个猜想,是你故意的吗?”

   “哈哈,碰巧啦。当时左右田君和日向君说的话太有指向性了,我忍不住推了一把来混淆视听。”

      日向抿唇,忍不住嘲讽道:“之后你的自杀也是为了混淆视听吧,真是可惜。如果边谷山最后胜出,那也是情侣一方的胜利,而不是狼人方的胜利啊。狛枝你的牺牲完全没有意义了哦。”

    “没关系啦,大家都开心就好了。”

      狛枝看起来毫不在意,日向也觉得这么说太掉价,就放下了这个话题。

 

     场上,九头龙的怀疑得到了十神的支持。七海努力为自己澄清,并劝说大家以防万一先投票给边谷山。但她那慢吞吞的语调并不能劝服众人。边谷山表示支持十神,其他人大都犹豫不决,好几个人都选择了弃票。

     七海被票杀,传位给了十神。她摇摇晃晃地向沙发区走了过来,迷迷糊糊地坐下,茫然地看着前方。日向知道她这是在脑内模拟刚才的场景,寻找策略重新通关。

      夜晚,边谷山指向了终里,出乎意料的,终里似乎预感到自己会被杀,使用毒药带走了贰大。

     他们俩边活动身体边向沙发区走过来。终里赤音看起来已经失去了耐心:“我都一动不动地坐了快两个小时了!大家一直都在扯一些没有事实依据的话,好无聊啊。”

    日向:……终里,为什么要毒死贰大?

    终里:因为我不知道谁才是狼啊,就随便选一个咯。平常打架我一次都没有赢过贰大大叔,这一次好不容易有机会能赢他一回了!

    日向:……可是,我们在开局前已经确定了贰大和左右田是普通村民了啊?

    终里:?啊?有这回事吗?不好意思我忘掉了呢。

    日向:……

    公报私仇(?)的终里爽朗的笑着,拉上被公报私仇(?)却没有任何不满的贰大出门去锻炼去了。身边的狛枝叨叨地赞美着他们无论何时都不忘了磨练才能的希望(?),日向只能无语凝噎。

   

    第六天天发言,九头龙突然说自己是预言家,一直没敢暴露身份是怕狼人杀他,日向是狼狛枝是帮他打掩护的好人。他声称十神是狼,劝说西园寺和小泉相信他。而一旁的边谷山找了些理由说明十神可能不是猎人,又将票死七海的理由套用在了他身上。

   十神似乎反应过来了,开始了他那充满贵公子风格的辩白。他用倨傲的语气说了一大堆关于每个人是什么身份的猜想,听者都觉得头疼。九头龙插嘴说这么大段的发言是他心虚的表现。于是,晕乎乎的西园寺和小泉一个投给了十神,一个弃票。

    九头龙和佩子当然也投给了十神,警长就此死亡。

    兔美:当当当!游戏结束,情侣胜利啦。

    西园寺:什么!不是狼人是情侣?!

    索尼娅:啊,已经结束了吗?

    小泉:边谷山和九头龙君是情侣?那也就是……人狼恋咯?

    田中:哼嗯,这世界的一切都在本王的掌控之中,就算是情侣……

    左右田:太好了(咬唇痛哭),我就知道索尼娅小姐是清白的!

    食神:你们俩到底谁是狼?

    罪木:边谷山同学和九头龙君吗?嘿嘿,总觉得他们是很般配的一对呢。

    澪田:是吧是吧!唯吹一直都觉得他们很般配呢,所以做丘比特的时候把爱之箭送给他们咯!快表扬唯吹~

    七海:唔,所以你才会说‘我昨晚做了一件好事’吗……

    花村:哼哼哼,同为爱的使者,澪田射出的利器贯穿了边谷山和九头龙的身体,让他们完美而契合地——

    紫电一闪,花村被佩子用竹刀击出。

   “边谷山同学,你怎么了?”

   “可能花村那家伙又要说什么无耻的话了吧,不用介意啦索尼娅桑。”

   “不……我觉得刚才花村君并没有说奇怪的东西啊?”

     边谷山将竹刀放回背后:“没什么。澪田,为什么要选我和九头龙当情侣?”

     很微妙的,日向察觉到了边谷山身上的戒备气息。

  “因为啊~”完全没在意的澪田用手比了个爱心:“小佩子和小冬彦好像很熟悉对方呢,你们在一起时就像生活了多年的老夫老妻一样,超~~有爱的啊!唯吹看到过很多次了哦,小佩子和小冬彦独处时各种让人脸红的场景!”

  “诶!!!”

    女生们都兴奋地叫了起来,而男生们……男生们都不可置信地看着九头龙。

  “喂!澪田,别说这么让人误会的话啊!什么叫做让人脸红的场景!”九头龙握拳吼着,但脸上的红晕却根本没有退去。

     边谷山一愣,也跟着脸红起来。

  “喂,难道说……”左右田满脸震惊地后退了一步:“你们俩……你们刚处了三个星期就……这进展也太快了吧!”

  “不快不快,这是上垒的正常进度啊!先牵手,再kiss,最后啊~~~~”

  “小佩子刚才出乎意料的打了花村君,是害羞了?”

  “没想到在这种与世隔绝的小岛上,也能孕育出美好的希望呢。我衷心地祝福你们哦,九头龙君和边谷山小姐。”

  “那个,我可以帮你们照相哦?请,请务必让我帮你们照相!”

  “不是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佩子只是在说话而已,什么都没做!”

  “混蛋啊!!你还想做什么吗!”

  “库斯库斯,都已经喊佩子了呢,进展神速啊九头龙哥。”

  “都说了不是啊!”

     九头龙红着脸努力想要澄清,却越描越黑。日向看见边谷山红着脸小声否认,刚才那种疏离戒备的感觉已经消失了,平常那种冷脸相待的距离感也无影无踪,更多的是少女的害羞与青涩。

     他对自己亲眼所见的感到难以置信,但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却又觉得理所当然。

     在眼神晶晶亮的女孩子们的追问之下,九头龙终于坦白了‘和佩子是青梅竹马’这一事实,不出意外地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艳羡和鼓励。随后他又急忙把话题扯回了狼人游戏上,众人开始对身份讨论剧情和想法。

     在公布预言家的真身后,日向苦恼地询问大家为什么不相信他,却收到了来自众人的希望碎片索求*15。为了从胖次的话题中脱离出去,他反问边谷山为什么要那样抹黑自己,意外地得到了后者的诚恳致歉。眼看边谷山那长篇大段的歉词越来越有勇士剖腹自尽的趋势,日向急忙把她拉到一边,解释说自己其实并不在意那些话,并且重点吐槽了希望碎片的送出机制。他又向边谷山询问了才能与人的本质之间的关系问题,佩子便以自己为例说明了才能与性格间的相互影响,如她从小就对其他人和事怀着淡漠的情感,杀生的经历更加深了了她的冷淡性格,而这份冷淡又便于她在战斗时发挥自己出应有的水平,磨练了她的才能。

 

    于是,日向创就这么获得了边谷山佩子的第三片希望碎片。

 

  

 

  

================================

    散场后,日向在第一岛屿绕圈儿散步来纾解心中的憋闷,顺便溜溜电子宠物。没想到另一个人跟了过来。

 “日向君,今晚的月亮真亮呢。”

 “哇,日向君快看机场上的那些飞机,黑黑的轮廓是不是很奇怪?”

 “咦,从这边就能听到海浪的声音耶。”

 “周围好安静啊,贰大君和终里桑他们到哪里去锻炼了呢?日向君知道吗?”

 “呐日向君,别不理我啊。”

   日向:……

   他转身:“如果是想要一起散步的话,走在我旁边就行了。跟在后面叫魂似的会让人很不舒服。”

 “诶,可以吗?”

 “什么可以不可以的……”日向无奈。看到对方因他的同意变得发亮的眼神后,他就更无力了。

    狛枝放松下来,快走几步追上了他:“我以为,日向君在生我的气。因为我抢了日向君的身份,让你一个人面对大家的质疑,害得你被边谷山同学严词攻击。”

  “好啦好啦别说那个了。”日向翻了个白眼:“只不过是个游戏而已,我们阵营不同所以互相敌对很正常啦。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就不理你的。”

  “可是刚才我叫了那么多声,日向君都没有理我哦?”

  “啊……还是会有些心烦的啦。抱歉。”

  “没关系的。呐日向君,打我一下会不会让你觉得好受一点?尽管来吧我不会介意的!”

     日向确实正觉得手痒,但听到对方这么坦诚大方后便无奈的放弃了给他一拳的念头。他想吐槽说狛枝你脑子是不是坏了,但又想起来他的脑子确实是坏了。

     他还能拿狛枝凪斗怎么办呢?

    看着轻轻松松说出‘请打我一拳来泄愤吧’的友人,日向只觉得更加憋闷。而那个罪魁祸首还在一旁念叨着催促着。

     日向……日向只好说些别的事儿以防自己真忍不住揍上去。

  “第三天晚上,你为什么要自杀呢?在有真假两个预言家,并且知道七海肯定会守卫其中一人的时候,选择杀死你我之外的其他人会比较好吧?当然杀死七海会比较冒险,她有可能会传位给我,让大家都听我的话。但如果是杀死女巫,第四天大家又会陷入真假预言家的讨论之中。这样不是更好吗?”

  “可是这样的话,第四天大家都相信日向君,我被票死的几率会很大,而且那晚你已经验出了边谷山的身份,知道剩下的两只狼就是我们了。还不如自杀来拖你下水啦。”

    成功转移话题,日向暗自松了一口气:“我们俩谁被票死的几率是一半一半的吧?边谷山她不会过早地抛弃你这个队友,应该也会帮你说话的。要是她像刚才那样指责我,反而是我死的几率比较大。”

 “比起我来,大家更愿意相信日向君才是真货哦?边谷山同学的战术是建立在我‘被杀’的基础上的,如果我没有死,大家就不会票杀你这个真正的预言家啦。”狛枝笑着:“我这样没用又碍人眼球的垃圾虫,早点死掉会比较好。”

    日向皱眉:“别这么说。我记得第三天的时候,十神君他是愿意相信你的,其他人也都在犹豫不决不是么。不要这样贬低自己。”

    狛枝耸耸肩:“嘛,虽然这个游戏是以逻辑分析为主,但大家基本上都是按感情行事呢。比如索尼娅小姐和田中君,终里小姐和贰大君。在同等情况下,大家会更愿意选择攻略达人的日向君,而不是我。” 

    这句话看上去有种嫉妒别人的酸溜溜意味,但狛枝的语气却并非如此。日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带着狛枝走上了海滩。潮水此涨彼落,他想了很久,决定劝告一下友人:

  “狛枝你总是看轻自己,说自己是渣滓什么的,觉得自己各种不好不愿意主动融入集体。这也就导致大家不太了解你,在类似的情况下对你会有些犹豫,使得你的自我观感更差。如此恶性循环下去,对你并不好。而且啊,我一直想说,你好像从来不考虑自己的状况,就去做一些危险的事。之前爬山崖摘花,还有下海捞珍珠的时候,兔美一再强调要我们小心,你却动作比终里还快,弄伤了自己也不在意。我能理解你是想要帮忙,而且你笃定自己是幸运的不会受重伤,可是这样真的很不好。”

 “啊,那个时候的事吗?谢谢日向君的担心,我只是想推进一步,看到大家完成课题时的那份希望”

 “闭嘴,听我说完。”

 “……”

 “还有这次的事。这是我们第一次玩狼人,因为不熟悉那些套路,很多临场反应非常能体现出每个人的本性。比如,澪田看起来跳脱但其实很懂得分寸;西园寺她还是有些在意罪木的;索尼娅她对田中…算了这个不说;边谷山她出于义务对我们抱着警戒心,但也很想交朋友……”

    说着说着,日向自己也渐渐反应过来:

 “而你,主动选择自杀的你,超级让人担心啊!”

    终于明白为什么了,为什么自己最近总是在面对狛枝时感到无奈。

    因为这个家伙,越是了解他,就越是无法放心啊。但是又不能不管,毕竟狛枝本身是个没有恶意的温柔的人。只是,只是自卑过头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所以总是采用极端方案……

    真是的,明明长相和性格都很不错自卑什么啊!

    狛枝依然乖乖闭着嘴,蓬松的白发随着海风微微晃荡,瞪大眼睛微张着嘴似乎有些惊讶。日向看着他那玉色眼瞳里闪耀的兴奋光芒,抽了抽嘴角。

   啊啊,好麻烦啊,有点不想理他。

   好麻烦啊……

   不知是出于因烦闷产生的小小恶意,还是出于自登岛后就一直难以放下的不安,或是出于那天晚上察觉到的,来自星空的监视感,在搞清楚自己对狛枝的纠结源于何处后,日向提了一个自己都从未想过的问题:

 “呐,狛枝,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被困在这座孤岛上了。身边的同伴一个接一个倒下,而牺牲你一个就能拯救余下的所有人,你会同意吗?”

     白色的脑袋立刻重重地点了点。

  “好歹给我犹豫一下啊喂!”

     无力感再次涌上,日向不想再说话了。他抱着脑袋随便找了块矮石头坐下来。跟在一旁的狛枝无处可坐,只好蹲在日向身边,捡了根树枝在沙滩上画着糟乱的线。

   “日向君的意思我明白的,但我就是这种人哦?”

     他看起来心情很好。

   “从小到大,我都是依靠着对未来的希望,以及我自身的幸运活下来的。而幸运又给我带来了不幸,我得再一次相信着希望度过难关。我的人生一直处在大起大落之中,只要有希望就没什么大问题。

   “之前有和你说过,我在收到录取通知的时候,被医院检查出了绝症吧?现在的我能开心地多活一天都是赚的,只要是为了希望,这条贱命可以随时献出。成为希望的垫脚石让大家的希望更加耀眼,这对我来说是无上的光荣。当然,要如何高效的使用自己的生命来成就希望,姑且这种事我还是会好好考虑的。”

     日向:“……没有未来的话就没有希望了啊,醒醒吧,你这只不过是在自我满足而已。”

   “这么说也对,我确实只是在自我满足罢了。”狛枝痛快的承认。

   “??”

     狛枝拨拉着脚下的沙子,掩盖住了刚才画出的乱线。他站起来扔掉树枝,拍掉了手上的沙,转身面对日向。

   “似乎在日向君眼里,我只是稍微有些自卑。其实不是的哦,自己有多少斤两,我自己还是知道的。狛枝凪斗只是个卑劣无能无可救药的人,傲慢自大又恬不知耻,站在一旁观赏着超高校级的各位的努力,以此来满足自己那点不值一提的愿望。甚至,他还总是把事情弄得更糟,毫无愧疚感与羞耻心地带去各种各样的麻烦,在其他人收拾他搞出来的乱摊子时躲在一旁愉悦着兴奋着。”

     日向皱眉:“狛枝,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但是希望日向君能明白,我就是这样一个渣滓罢了。”

      狛枝整张脸都藏在了阴影里,日向看不见他的表情,只看到那头乱发在月色的照耀下反射出的惨淡白光。

      潮声掩盖了两人的沉默。

    “……你刚才扯了那么多,就是想让我别再管你了,是吗?”

    “是的哦。我不想让日向君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我这种人身上嘛。”

      ……什么呀这家伙。日向稍微松了口气。

      这种别扭的表达方式,不就是单纯的觉得被别人担心了很不好意思吗?!

    “日向君只是还不够了解我……岛上这么和平,日向君从来没见过处于不幸中的我的姿态吧。不是那种小打小闹的不幸,是真正的绝境哦。”

    “啊是吗,那就等到绝境的时候,我再改变对你的看法好了。”

      日向觉得自己能稍微理解一点狛枝的傲娇心思。

      狛枝认为自己会带来不幸,招致他人的死亡。他的自贬态度应该就是来自于此。再加上父母双亡,从来没有人教过他如何表达感情,所以狛枝不敢与人深交,总是主动把人推远,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嘛,还是对他好一点吧。

      日向清清嗓子,补充道:“如果你是想说你身边的不幸,我可以帮你一起化解度过。如果两个人不行的话,就拉上左右田他们一起,大家努力解决,肯定会有办法的。我们是朋友啊,遇到困难的时候绝对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

      听了这番话,狛枝微微侧过头去,压低了声音嘟哝:

   “看来我怎么说都无法改变日向君对我的好印象呢。怎么办,好开心但是好纠结。我很喜欢现在和日向君相处的感觉哦,一点都不想告诉你真相。但是如果日向君一直不知道真正的我的话,心里总会觉得不安啊。”

   “真正的你?”日向不太明白。

     狛枝没有回答,单手抱胸撑着脸似乎在思考说辞。日向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还没等他想出是哪里不对劲,狛枝已经想通了。他转过脸来,右脚跨前一步与日向对视。恰好让月光重新照亮的他的半边脸旁。

  “?狛枝?”

  “没什么。呐日向君,”狛枝一改刚才的严肃,伸手一挥指向日向:“刚才被日向君教训了,现在我也要反过来好好教训日向君才行!”

     没能跟上节奏还被指着鼻子的日向:“诶?”

  “其实吧,我本来期待着能看到日向君战胜边谷山小姐的。当初选择自杀也有这个因素在里面,我很想看到日向君在困境下取得最后胜利的姿态啊。”

     狛枝原地蹲下看着眼前的人叹了口气,就这么自说自话起来:

  “但是啊,我没想到日向君就这么简单的认命了呢。完全没有努力为自己辩解,还说‘我说什么大家都不会再相信了吧’这种认栽式的发言。为什么不再多争取一下呢?”

  “争取什么啊?我又没有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身份,怎么做都没法打消大家的疑虑的。”

  “这是不对的哦。日向君完全弄错了,这不是法庭,也不是侦探游戏,而是以多数决决定生死,充满疑虑和谎言的狼人游戏啊。决定性的证据什么的,根本就不会有的。”狛枝伸出一根手指摇晃着:“在被人咬定是狼的时候,扯开话题转而说别人是狼的人,和生气的指责别人表明立场的人,哪一个看起来更心虚一点?哪一个更诚恳一点?”

  “我指认了边谷山会加深大家对我的怀疑吗?”

  “不是不是,不是‘日向君指认他人’的问题,而是‘日向君不解释自己的身份却致力于指认他人’的问题。你应该要努力地为自己辩解才对。”

  “……我说过了的啊。我抢在七海发言前插了一句,告诉大家我真的是预言家,而你是自杀的狼人。只是大家都不相信,我也就没有再多做解释了。”

    日向嘟哝着,撇过脸去看旁边的沙堆,心里疯狂刷屏。

    什么情况话题怎么拐到这个上头去了!

    狛枝又在发神经了吗要怎样才能转回原话题啊!!

    莫名其妙的被压了一头好不爽!

    两人相对无言,沉默了一会儿,狛枝轻轻问到:“日向君,因为大家都不相信你,所以你就失去对自己的自信了吗?”

  “这个……我也不知道。”

     日向明白狛枝的意思,但心里并不想认同。

  “日向君刚才也说了,这是我们第一次玩狼人,很多临场反应非常能体现出我们每个人的本性。我赞同这个说法,而且,它对你也是一样的。在不被任何人信任的时候,在周围充斥着对你的怀疑和恶意的时候,日向君,比起独立走出一条充满希望的大道来,你似乎也有些自我毁灭的倾向呢?”

  “把我刚才说的话如数奉还啊?有够恶劣的,狛枝。”

  “哈哈,礼尚往来啦。我也希望是我多想了,毕竟我才是最想看到日向君身上的希望的人啊。”

    日向赔笑:果然刚才戳到了狛枝的痛处,惹得他不高兴了导致伤害反弹吗?

    什么自我毁灭的倾向啊……他只是被边谷山的说谎家理论打击到了而已。就算失去了他人的认可他也不会傻到自我毁灭的啊,再怎么说至少也要得到足够多的好处……

  “还是说,日向君是被边谷山同学说的话打击到了?”

  “!!”

  “这个表情,果然是啊。”狛枝站了起来,抱胸叹气:“在这里的大家,都坚信着自己的才能,坚信着才能会给自己带来的东西,所以即使被人否定,承受能力也都还不错的。但是日向君却不一样,只有日向君记不起自己的才能。如果被怀疑是天赋类的说谎者什么的,确实很容易被动摇啊。”

  “被边谷山说的时候已经有够丢脸了,现在你还要再提醒我一遍吗?”

    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日向决定放弃思考,由着狛枝说下去了。

  “没有哦,我一直都敬仰这超高校级的大家!绝不会像边谷山同学一样开嘲讽的!而且我知道的,日向君是能带领大家向美好未来迈进的人,所以日向君的才能也一定是像日向君给人带来的感觉一样,温暖的积极的充满希望的。我很期待知晓的那一天!”

    ……这算是鼓励吗?

    日向再次苦笑:“谢谢。”

 “真是的,日向君不就是在烦恼自己的才能是什么吗?我有一个猜想。”狛枝一脸认真:“在边谷山同学说日向君是个很可怕的家伙的时候。兔美的反应很奇怪。日向君还记得吧?我在想啊,日向君的才能是不是已经超出正常水平了,兔美身后的势力很怕你使用才能,所以清除了你的相关记忆呢?”

  “听上去很厉害,但是不可能的啦。”

    按照边谷山的说法,性格的养成和才能的磨砺是相互促进的。岛上的同伴们各个都有着特色鲜明的性格,这些性格也都和他们的才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日向完全不觉得自己这样普通的性格,普通的人生经历会和某种厉害的才能扯上边去。

   “狛枝,如果是你在登岛时想不起自己的才能了,过了这么久也会有一些想法的吧?可是我啊,完全没什么感觉呢。”

  “什么都没有吗?”狛枝凑过来靠近了一些:“日向君在和大家聊天时,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没有哦,我也不觉得自己会有什么聊天窗口之类的扯淡才能。”

   “那遇上紧急事件的时候呢?比如说上次,我从悬崖上掉下来的时候。”白色脑袋又凑近了一些。

   “只是普通的很紧张很焦躁而已啊。”日向不由自主地向后躲了躲。

   “那这次被指认为狼的时候,日向君有没有特别的感觉?”狛枝凑得更近了,近到日向能感觉到他的吐息喷洒在脖颈里,能感觉到他那磁性的声音勾得耳朵痒痒,能感觉到他浑身兴奋的战栗,连带着自己的心一起颤动起来。

   “……当然有啊,我想打你啊!”

   日向忍无可忍,一拳打在狛枝胸口。

  “唔!”

   “好啦扯平!真是的你在做什么啊狛枝。”终于使用了暴力的日向站起身,顺手也把狛枝拉了起来。心跳得有些快,却感觉舒服了不少,胸中的郁气一扫而空。

     神清气爽。

     反倒是狛枝开始叹气起来:“我还以为,只要制造出让日向君举步维艰的困境,就能让你想你自己的才能呢。难道日向君的才能真的不是语言类的?还是说这种程度还不够吗……”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哦,日向君。我都说了,我是一个卑劣恶质的渣滓,边谷山小姐对你说的那些近似人身攻击的话,是我让她那么做的哦?效果很好吧。”

     制造困境?

  ‘是我让她这么做的’?

     日向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狛枝说的‘字面意思’是什么。

  “其实一开始我们并没有针对你,我们只是想要试试一直嚷着要让我们和睦相处的兔美听到那种话时的反应。但正好,游戏进行到那里时,变成了你和边谷山小姐的互相指认。”狛枝收起了笑意,突然板起脸开始严肃起来:“但我也有私心想看看日向君的希望嘛,所以特意给你制造了难度。我本以为,日向君或许能在和边谷山同学的对决中想起一些关于才能的事情。可惜,明明布局的时候一直都顺顺利利的,结果却是这样不幸呢。真是的,如果边谷山小姐再多说一些,再打击一下日向君,没准就能发现日向君的隐藏属性了。”

   “等一下,你是想说,今天晚上的局面全部都是你计划内的?包括每天讨论的走向?这怎么都不可能吧!”

   “差不多吧。我做的只在开局后竖起一个靶子,让边谷山小姐找准时机反论而已。人身攻击是言辞犀利的边谷山小姐负责的范畴。抽签时选中了狼人游戏也好,我抽到了狼而日向君抽到了预言家也好,边谷山小姐顺利成为了我的队友也好,全部都是我的幸运哦。”

     日向觉得难以置信:“什么幸运啊,狛枝你不会是事后随便编的吧。今天晚上大家只是在愉快的玩桌游而已,你却说这是你早就布下的局……不觉得太扯了吗?”

  “不相信我的话,日向君完全可以去找边谷山小姐证实一下。”

  “这…”

    脑袋里一下子被塞了很多想都没想过的信息,乱糟糟的一团难以处理问题。不要说思考了,日向还觉得没法接受。

     狛枝他把大家的娱乐活动当做试探用的工具?

    那个时候,边谷山言语里的攻讦并不是错觉吗?

    为什么,为什么狛枝要说出来?

  “如果我不说出来,日向君可能永远都不会发现吧。现在我说出来了,日向君就能明白我是一个怎样疯狂的恶心的人渣了吧?”狛枝笑。

     好奇怪。

    非常的奇怪。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都说了是因为兔美一直一直在要求我们好好相处啦。唔,我和边谷山小姐碰巧都对兔美,以及我们现在的处境抱有戒心,所以打算假装同伴吵架来试探它。可惜它那些反应并不能看出什么来呢,毕竟只是个布偶……”

  “抱有戒心,为什么?最开始说要享受修学旅行的那批人里,不就有你吗?事到如今突然说要试探兔美”

  “边谷山小姐她是九头龙君的保镖,也是黑道的一份子,对于现在这种看似很悠闲实则像是软禁的状态感到非常不安。我的话,纯粹就是因为到现在还没有发生任何巨大的不幸,所以想要搞点事,想要在这个岛上把握一定的主动权哦。”

    能接受吗……这种奇怪的自白,能接受吗?

  “哈日向君,现在你的表情很精彩呢!仿佛看到了二十年没疏通过的下水道里藏着的垃圾混合体,是吧?”

    暂时……没有办法好好思考啊!

  “还是没法接受吗?行了日向君,这就是现实,我就是一个卑微至极却又傲慢自大的面包虫,不值得的啊。”

     日向没有错过狛枝脸上那一闪而过的落寞。

     不明白啊,不明白不明白不明白,在狼人游戏这件事上,他到底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这家伙虽然不会说谎,但向来会用自贬到夸张的程度来描述自己,所以还是不能完全相信刚才的话吧?现在也没法向边谷山求证……

    思绪前进的道路上有着重重阻碍,日向觉得自己无法再考虑下去。而对面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大堆惊天消息的狛枝,又露出了那种让人窝火的笑。

 “你这家伙,不是在玩狼人,而是在玩我吗?”

 “我们针对的是兔美啦兔美,玩日向君只是顺带的~”

   狛枝的语气充满了负面感情,但是日向并不能从他身上感觉到丝毫恶意。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这个无聊又毫无效力的计划最多只是对想不起才能又交不出希望碎片的日向自己进行精神上的拷问而已,并不会对其他任何人造成实质上的伤害。

 “狛枝,”日向定了定神,边说边思考着:“边谷山虽然对我的身份有一些过于偏激的猜测,但和她谈过之后,我能知道她更多的是担心九头龙君和大家。在说出那样的话后,她心里对我有着歉意。所以我相信你们,相信你们的计划并不是什么乱来的东西。”

 “哈,也是呢。比起我来,边谷山小姐的态度确实更值得信服。”狛枝斜视着沙滩上的贝类,轻飘飘地回应。

 “你把这件事情透露给我,是想让我害怕你,进而疏远你吗?”日向望着狛枝的眼睛:“不会的,我相信狛枝。”

   眼前这个人,是害怕自己带来不幸,想推开身边的所有吧。但是又耐不住寂寞,总忍不住到自己面前来晃悠。

   日向明白的。

   狛枝愣了愣,抱住自己大笑起来。

“相信,居然相信我这种……哈哈哈哈!”他笑得喘不过气:“日向君,我为了希望,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今天仅仅是诱导边谷山小姐攻击你,明天可能就会去怂恿左右田君杀了田中君哦?不需要日向君的信任,我只要能看到希望就够了!”

 “狛枝所说的希望,应该就是绝对的好的东西吧?”日向暗自骂了句死傲娇,表面上还是淡定的回应着:“你追求着希望,而希望是不会消失的。只要你还坚持着希望,只要你还相信着奇迹,只要你还没有丧失前进的动力,那么你所有的行为指向的目的都会是好的。所以,我相信你不会做那种事。”

 “日向君……真的太天真了。”

  狛枝慢慢地伸出手来,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明明刚才还在笑,那微张的嘴却像是要哭出来的模样。

 “我真的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如果有人让我们在岛上自相残杀,我一定,一定会为了让自己看到更耀眼的希望而动手杀人的。”

 “不会的,狛枝你是不会亲手杀死岛上的任何一个人的。”日向肯定。

 “我会的。让我想想,第一个就杀死以领队自居的十神君怎么样?”

 “你不会的。”

 “我会的。”

 “你不会。”

 “我会。”

 “就算布置了杀人计划,你也希望有人能来阻止自己。不然为什么要告诉我你第一个就要杀十神呢?”

  “……”

   狛枝沉默。日向叹了口气,又说道:“没关系,我会阻止你的。”

  “……”

  “你的行事方式太容易伤害到自己,所以,我会努力阻止你的。”

    海风吹过,椰子树发出哗哗的声响。狛枝转过身去眺望那黑沉沉的大海。日向没有勉强他,同样望着那片漆黑,静静等待着。

    他听到身前那人的喉咙里发出断续的狂笑,看到他捧着肚子笑岔了气,等到那颤抖的身躯渐渐平静下来。

    麻烦的家伙。

    真是…拿他没办法啊。

    不知过了多久,狛枝的低喃随着浪声传了过来,那种受宠若惊到要哭出来的语气,像是撒娇,又像是责备:“日向君,我这种人,真的不值得你对我那么好啊……”

    日向撇撇嘴,安慰道:“值不值得是我说了算的,你别想太多就行了。”

    狛枝回头,玉色的眼里压着各种翻滚的情绪,像是在痛苦与希冀之间徘徊。日向坚定地回望过去,看到他换上一副让人心痛的笑脸。

 “日向君,在不久的未来,我肯定会干出其他的糟糕的事情。到那个时候,即使知道我是一个多么无可救药的人了,日向君还是会来试着理解我吗?”

   日向不太明白‘糟糕的事情’指的是什么。但是——

 “不管发生什么事,我想,未来的我应该没法丢下你不管的吧?因为你实在是太让人担心了啊。”

 “别这样啊日向君……别对我这么好……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觉得自己离不开你身边了,想要一直一直沐浴在你的希望之光下啊。”狛枝的眼神越发伤感:“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要是某一天失去了你这个希望,我绝对会陷入深不见底的绝望之中……吧。”

   日向顿了顿,故作轻松地开玩笑:“明白了的话,下次玩桌游时就别再杀我啦。”

   白发青年看着他,叹了口气变回了平时的模样:“不要。交出希望碎片才能饶你不死。”

  “怎么还在说那个!”

  “为什么今晚聊了那么久我还是没有得到第二片碎片呢……刚才那些漂亮话,真的是日向君的真实想法?”

  “别这么想啊!人与人之间就不能多点信任吗!”

  “我要希望碎片我要希望碎片我要希望碎片……”

  “别念叨…我明天去找兔美问问这是不是bug。”

  “还是去日向君的小屋偷胖次会比较快一点吧?哟西,日向君的小屋走起!”

  “你到底是想要碎片还是想要胖次啊喂!等等,别跑!”

   

END♡

评论(9)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