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六六六

弹丸cp杂食,逻辑控,写文新手,拒食弹丸3绝望篇希望篇

狼人杀的个人吐槽

大致是各种废话,对狼人杀的观感,还有对狛日的一些想法。

每次写文过了一个阶段我都会这样吐槽一下,基本上是想到什么说什么。如果有点兴趣不嫌我烦的话,请往下拉吧~


刚开学的时候和朋友们小聚,大家惯例来了盘狼人杀。之后我就想着,让弹丸的角色们来玩狼人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呢?

最开始的大纲只有五千字,完全按各位角色的性格打造的台本,又偷懒把所有学级裁判的凶手设计成了狼。结果发现这样似乎很有趣,如果发到lof上可以混更,把第一天的内容润色一下,加了些原因和互动发上来了。

然后我就被狛日tag的威力震撼到了……

狼人杀的题材意外地吸引到了很多人,这是我没有料到的。惶恐之下赶紧钻研剩下的情节,扩写了三倍的内容……


 新手懵逼修罗场

这是我对第一次玩狼人的新人们的描述

不知道各位第一次玩狼人(桌游)是什么情形呢?

是有高玩带着玩的,还是所有人都懵逼着的呢?

那个时候,周围有没有像狛枝那样爱搞事的家伙呢?

我很幸运地拥有一群队友,大学四年里来基本每个月都要聚一次,下馆子吃顿饭聊聊天,吃完饭就一起玩狼人。女巫在第一夜就毒了人,守卫在玩手机全程掉线,已荣登天堂的死者们吵吵嚷嚷地给提示,情侣当上了警长欺骗了所有狼人队友,原本最不会说谎的那个家伙突然假扮预言家欺骗了所有人,警长归票时私心杀死了上一局害惨了他的家伙,单身狗组成联盟狠劈场上的三次元情侣,上帝在制作名牌时字写得太差了导致猎人以为自己是狼人……几年来各种各样稀奇百怪的情况都出现过。某些比较合适的,我就用在了文章里。

其实狼人杀是非常能看出他人性格的游戏呢。

原文里,如果狛枝和佩子没有任何计划,大家仅仅是简简单单玩游戏,狛枝仍会为了看到希望自刀,将日向推向风口浪尖。佩子不会针对日向的才能和人品提出质疑,只抓着希望碎片这点不放。最后,结局可能不会有多大改变吧。



对于游戏里的爱岛,我总觉得那里头的日向就是觉醒过的未来创,为了唤醒伙伴们才再次进入新世界程序的。证据就是心之论破时的bgm——那是神座姐姐出场用的bgm。

这一篇的日向没给他那么复杂的背景,因此特意声明了是“江之岛从未介入过的”爱岛。狛枝觉得被关在岛上是不幸的,但是这份不幸比起‘和大家一起交好’及‘与日向君成为了朋友’的幸运来太过微不足道,所以有些忧虑,不由自主地开始策划搞事情。(文中没有提到这个理由)而日向在接触了各位超高校级后,因有着大把的空闲时间,开始思考自己才能的问题,但最后只能自我催眠‘我已经进了希望之峰学园了’来获取信心。

这样的两个人,我并不看好他们的结局。总觉得他们会在互助互虐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因为不看好这样的狛枝与创哥,所以终章里头两人的事情写得非常纠结。磨了近一个月不停地删改,最后还是没能表达出我想要的感觉。勉勉强强抓住创哥的男友力发糖了事:并非处在绝境之下,狛枝无法更多的表现出他的狂气,没有实际体验过那种疯狂的日向也就不会远离他,反而还会安慰他,告诉他:“我不会丢下你不管。如果你要做些奇怪的事,我会阻止你的。”

感觉只能写到这种程度为止了。桑心。


第一章学级裁判里,狛枝给食神发了恐吓信,又告诉了花村自己的计划。我觉得,他其实是想让别人来阻止自己吧。被阻止的时候,他就能看到希望了。仔细想想,如果当时食神没有带夜视镜,走不到桌子旁,离藏匕首的那张桌子最近的就是日向了。那把带荧光涂料的匕首,或许就会往日向身上捅也说不定。——这一点,我不知道该怎么看待。

弹丸2的结局是最好的,感谢担当锅王的神座姐姐,感谢担当垫脚石的盾子姐姐。


第一次写有糖的狛日互动感觉怪怪的……下次发文最迟会在六月,我得缓一缓找回当初写文的感觉,重新下手虐狛枝去。



评论(2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