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六六六

弹丸cp杂食,逻辑控,写文新手,拒食弹丸3绝望篇希望篇

[全员]狛枝凪斗苏醒之后 第十章

#正剧,二代全员,全员!(视角预警)

#不定时月更

#一万一加

 

 

第十章  玩笑一般的绝望扮演

“马铃薯,肉,小葱,牛乳……”

“粗制海盐,糖,味增,醋……”

  这里并不是旧馆的厨房,而是在现实中,与酒店二楼餐厅相连的小厨房。

  这是花村辉辉的天地。

  各式各样未处理过的材料堆了满台,灶边摊着各种调料罐和厨具,水池里浸着沾满泥巴的不知名野菜。电炉上咕嘟咕嘟地煮着乳白色的粥,另一边放着一口炒菜用的平底锅,还没有开火。专业厨人花村辉辉,正手拿菜刀,茫然的注视着面前午饭用的大块鲜肉。

  一刀斩下,肉块的横切面渗溢出些许血沫。刚解冻的肉覆着一层冰霜,融化后的水混着血沫一起流下,在砧板上淌出一团稀释的血水。

  比不上那一夜,从地板缝里淌下,流到桌布上的鲜血浓厚,温热。

  立在砧板上的菜刀微微颤抖着,突然被主人扔回置刀架上。花村拉扯着厨师高帽的边缘,急躁的在狭窄的厨房间内走来走去。

“不要去想不要去想……我是为了阻止狛枝杀人……那只是个失误……”

“虽然也带着点私心,但我的出发点还是好的……没关系的大家都没有在意……”

“我是为了阻止狛枝,是为了阻止那个精神病而已……”

  嘴里嘟哝着自我安慰的话语,花村竭力想要忘掉那个场面。但越是想忘就越是难以忘掉。虽然同伴们都表示原谅了他的行为,但每次看到欺诈师装扮的十神白夜,他都会觉得不安。

  花村明白的,与为了守护九头龙的边谷山佩子不同,与为了让大家活下去的田中和七海不同,甚至与得了绝望病的罪木蜜柑也不一样,自己是在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就为了自己的利益选择了杀人。

  他与和平年代的那些杀人犯没有什么两样。

 

 (唔噗噗噗,花村君不过就是个变态工口矮挫圆而已,除了做饭的手艺,你还有什么是能拿得出手的呢?)

 “大家都喜欢我做的饭……大家都愿意原谅我的……”

 (只要做饭好就可以了?哈花村学长,别搞错了啊。又不是没有你大家就吃不下饭了!就算你有超高校级的才能,也不是无可替代的啊。)

 “都是狛枝的错……都是因为狛枝我才会误杀了十神…………”

   说是因为狛枝,只是因为这个理由更好听一些罢了。只有把大部分错推到狛枝身上,花村心里才能觉得好受一些,会觉得自己并没有那么…令人作呕。

  (就算没有你,终里学姐还是能一顿吃下一头牛的哦?对于她来说,你做出来的烤肉和路边摊的烤肉在好吃的程度上能有多少差别?现在可是快餐时代耶,花村前辈的手艺一般人都欣赏不来啦,所以你家的食堂才要倒闭啊。)

 “都是因为狛枝……我是为了阻止狛枝,我是想阻止他的……”

   花村暴躁的蹂着脑袋,并没有意识到是谁在向他低语,也没有意识到那言语中的意味,只感觉到自己的价值正被逐渐抽空,不复存在。

   和杀人的罪行相比,料理的技艺又算什么呢?

   表面上原谅自己的大家,是否真的不再对自己抱有芥蒂?

   每天都在厨房里忙活,用有限的食材满足大家的一日三餐——曾经引以为傲的工作,在现在的花村眼里变得无关紧要。不管做出来的食物有多么美味,他还是一个自私自利的杀人犯啊。

 

 (啊别误会,我不是在责备花村学长哦?只是看学长现在这落魄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盾子是个心软的人呢。)

  (呐,让盾子给你一个建议好不好?如果没办法抓住客人的胃,就想办法让客人们再也离不开你做的饭就好了嘛~)

   是啊,只要让大家明白自己的作用,做出比料理更大的贡献就可以了。

  (要让大家知道花村学长的好才行啊。)

  “我是为了大家……”

   花村对着水池里自己的倒影低喃着,像是在附和那个声音的低语。他在狭窄的厨房里来回转悠,一遍又一遍地对着空气声明自己行为的正当性,安慰自己焦躁不安的心。

   要快点做些什么来证明自己。

   必须要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并不是最糟糕的一个!

 “没关系,唔是正确的……狛枝那家伙,那个混蛋……必须让大嘎自道狛枝那家伙素多么疯狂!”

   然后……证明了狛枝凪斗的危险性后,再和大家同仇敌忾地反对指责他,多少能够弥补那时候犯下的错吧?

 

   这样自我安慰着,花村掏出梳子理了理发型。恐惧的余威让身体不断地颤抖,甚至没有办法拿好菜刀。他把肉放到一边,换了块砧板开始揉面。

   忽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村……花村……”

   有什么东西磕到了门板上,发出咚的一声,紧接着是衣物划过木料的摩擦声,最后是什么重物砰的落地的声音。花村急忙打开门,就看到一个人挂在把手上,跟着门一起被拖了进来。

  “诶诶诶,日向君!为什么倒在地上?”

  “花村……饿……”

   褐发青年松开了门把手,借着惯性把自己翻了过来,软软地躺在厨房的瓷砖上。他头上的呆毛萎靡着,睡眼惺忪地盯着天花板,嗓音也有些哑:

  “睡得忘了时间了……有吃的吗……”

    花村发誓,他真的在日向创眼里看到了和终里一样的,饥饿的绿光。

 

 

    一口气喝下两碗粥后,日向才像是活了过来,满足地叹了口气。

  “太好了,我以为这个点不会有人在厨房,还想着找找冰箱里有没有冷菜。没想到会有热粥喝。”他看了眼窗外泛白的夜空,回过头来问花村:“现在才五点左右吧,花村君就已经开始准备早餐了?”

 “是啊。今天难得有鲜肉,下锅之前需要先炮制几轮,早点的粥也需要先花点时间熬好,面饼什么的还需要发酵。这样子才能让大家吃到最新鲜的早餐!”

  “诶,不愧是超高校级的chef呢。无论是态度还是心意都让人想点赞啊。”

  “哎呀,日向君这样夸奖我,会让我觉得你想要享受花村特制的美味肉肠的哦。”和日向创聊天总是非常的愉快,花村忍不住开起了玩笑。

 “谢谢哟,我一点都不想尝试。”

 “日向你不是经常自己开火做夜宵吗?怎么饿成这样了。”

    日向打了个哈欠,似乎还是很困:“这个,一下子放松下来,就完全睡死了。前天晚上被未来机关的那群拉起来开会,好歹一边视讯一边煮了点东西,之后就完全没再醒过了。我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能睡啊。”

  “因为你前一段时间太累了吧,每天就睡两三个小时,换了谁都吃不消的。还不按时吃饭总是吃点随便的东西。就算是工作狂也不能不好好吃东西啊。”

  “好好我知道啦,以后会好好等着吃花村你做的饭的。”

  “真的吗?”

  “恩,被苗木强制放了假,现在我手头没有别的工作了。”日向给自己倒了杯水:“我一会儿再睡个回笼觉,大概下午开始恢复日常作息。之后就好好按照剧本扮演绝望残党吧。”

  “诶,今天下午?”花村惊讶地重复了一遍,随即又立刻补充:“日向你才休息了没几天吧,扮演什么的还是交给我们好了,真的不需要你这么拼命。”

  日向看着他:“嗯……狛枝那家伙会起疑的吧。都三天了,再不出现的话他可是会来撬门的。”

“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花村笑得有些紧张。

  将他的反应被映入眼底,日向想了想,说道:“花村。”

“恩?”

“刚才我才发现,这里的厨房真小啊。”他指指厨房的门:“地方小但是东西塞了不少呢,电灶旁的那些蔬菜厨具都堆成山了,我们真的吃得了这么多吗?”

   花村点头:“那是当然,厨房里堆着的菜,加上小冰箱里的,只够所有人吃一天。”

 “一天?真是辛苦你了啊。但是……那么多东西不会放乱掉吗?想拿下面的东西时,上面堆着的会塌掉的样子。”日向用手在餐桌上比划:“厨房中央还有一小片空地,把土豆什么的移过来堆放会好一点吧?放在中间的话也不会阻碍行走。”

 “啊,那个完全没关系的……要不我晚上有空再来弄吧。”花村笑着,抬手抹了一把冷汗。

   日向垂眸看向自己的茶杯:“是吗……好吧。那个,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之前一直没有机会,其实我想说,”日向抬眼定定的望向花村,草绿的眼瞳里透着关切:“如果没有花村的料理,被迫留在岛上关禁闭的大家肯定会因为幸福度大大降低而抱怨连连的吧。现在可是连未来机关都在嫉妒我们的伙食呢,外面的世界可没有像你这样的大厨。”

 “啊哈,是吗。”

 “刚才也是,如果不是花村我就得饿晕过去了。”他微笑着:“所以,我很感谢花村哦。有你在,真是太好了。”

   面对如此一本正经的赞美,饶是花村皮厚也会脸红:“呀呀,突然被这么夸奖真是不好意思。果然日向君还是想要我的下半身了吗?”

 “别扯淡了根本不会想要的!”

  装作没有听到对方的抗议,花村嘿嘿地淫笑着开始讲一些荤话。日向扶额,放下水杯表示自己要睡觉去了。

  走到厨房门口时,他又停了下来。

 “呐,花村。”日向回过头,淡淡道:“虽然不知道你在纠结什么,但是,不要太心急了哦。”

  

 

======================================

  时间回到昨天下午,在小屋里大家与七海重逢后,又开始讨论起了计划的进展。

“总之,现在的情况是——狛枝完全没有认为我们是绝望。不要说是被我们刺激得做出反应了,他连怀疑都不曾有过。”

  欺诈师推了推眼镜,对现在的状况做出了总结。但实际上根本不需要总结的,底下所有人都对现状心知肚明,再重复一遍这个悲伤的事实只会让他们再哀叹几声而已。

“好奇怪啊,狛枝那家伙改性了?”终里问。

“怎么可能,是我们的演技太差了。”西园寺趴在地上咂嘴。

“我倒觉得可能不是演技的问题。”索尼娅说:“因为到目前为止……我都不知道我要扮演些什么呢?”

   左右田跟腔:“索尼娅小姐是绝望的王女大人,但是绝望的王女依然还是王女呢。就像是我,除了造一点奇怪的东西拿去给狛枝看,也没办法表演出其他的绝望性啊。”

   边谷山有些不自在:“我,田中,贰大和终里全部都是被指派表现出暴力倾向的任务。但并没有找到恰当的机会去表演。”

  “切。”九头龙不高兴地扭过头:“我的任务是和欺诈师一起假装‘暗中’谋划离开岛屿。我把这一点透露给狛枝了,并且明确表示出了我们和未来机关的敌对关系,可那家伙似乎并不在意。”

  “这么说的话……我把我拍的那些照片都给他看了,他也没有特别的反应。”小泉沉思。

  “小泉姐就别管啦,那家伙原本就脑子不正常。”

  “小凪斗根本不肯听唯吹写的曲子的说,总是听了几句就跑了,超不认真的说!”

  “澪田你的曲子正常人都不会听完的吧……”

  “抱怨就先放一边吧。”欺诈师说:“我赞同索尼娅的话,其实我们扮演了这么多天,都没有涉及到要害不是吗?”

    田中正在用手指给两只老鼠揉肚子:“要害,你是说吾等尚未寻到那家伙的逆鳞吗?”

 “我觉得,说是逆鳞可能不太对吧……”小泉说:“狛枝君他很聪明,而且好像对于希望绝望什么的很敏感。也许,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在他眼里看来真的不像是绝望残党。”

   花村震惊道:“怎么会!那我们想要通过扮演,让狛枝反过来针对我们的计划不就是失败了吗?”

 “不,还没有失败。”九头龙低下头:“至少,日向是成功地让狛枝怀疑上他了。”

 “又是…日向君吗……”罪木小声的嘟哝着。虽然说得很小声,该听到人还是都听到了。

   于是所有人都一致地叹了口气。

   贰大:“日向那家伙总是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队长(leader)可不是这么当的啊。”

 “日向不是leader,本公子豚神白夜才是你们的leader,愚民们,好好认清自己的主子是谁吧。”欺诈师故意说错了名字,还挺胸抬臀,一本正经地拍了拍自己鼓鼓的肚子,逗得大部分人都笑了起来。

 “呐,我觉得,什么危险的事都让日向一个人干了不太好吧……”花村小心翼翼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自从我掌管了餐厅后,就没见过他哪一次是正常吃饭的,各种各样的事太多了会让他吃不消吧。而且,额企鹅爱”

  “唔啊,辉辉说慢一点,慢一点啦。”澪田急忙提醒。

    花村深吸一口气,说出了他一直担心的事:“而且,如果扮演的太像绝望残党了,日向会被狛枝偷偷杀掉的吧?”

 “日向才不会那么容易地被杀呢。他可是能跟我大战三百回合的男人啊。”终里大咧咧地说。

 “大战三百回合!”左右田的脸扭曲了。

 “不仅是和终里哦,他还能和老夫战上三百回呢!”贰大爽朗地补充道。

   左右田冷汗:“我明白了,是想歪的我不对……”

 “这样啊,我也很想和日向战上三百回呢。”

 “不不不花村你就别掺和进来了!”

    边谷山:“即使日向他有各种能力,在狛枝凪斗的幸运面前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吧。而且,虽说多能者多劳,但全部的工作都被日向一个人包了也不太好。”

  “对不起……这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一开始就没有扮演好……”

    罪木开始抽泣,见她这样西园寺又开始不耐烦了:“吵死啦母猪,就是你的错。所有人里你的扮演是最简单直接的,与其在这里哭还不如快点跑到狛枝小哥身边对他的左手发春啊蠢货。”

 “好啦日寄子别这样。”小泉赶紧上前,握住罪木的手:“蜜柑,没关系的哦。下次再努力些就好了。”

   等到三个人平复下来,九头龙再次开口说道:“其实,我有一个猜想。为什么只有日向他一个人扮演成功呢?如果仅仅看难度的话,他的表演可是最复杂的。可是我在‘假装离开岛屿’这件事上也花了不少力气,狛枝那家伙也相信我的脱岛计划,却没有怀疑过我是绝望残党。这又是为什么?”

   田中拉拉围巾:“因为没有献上合适的祭品……不理解的话,就没有办法明白对方的好恶。所以再怎么做都是徒劳。”

 “啊,原来如此!”索尼娅合掌惊呼:“我们都不像日向君那样了解狛枝君,所以并不知道狛枝君心中的绝望残党是什么模样,也就没有办法演好呢。真不愧是田中君,值得赞扬!”

 “绝望残党什么的,难道不就是些随便杀人的家伙吗?”终里又提问。

 “但是啊,我们每个人要怎么扮演的剧本是小创创写的啊~”澪田举手:“最理解小凪斗的小创创写出的,为欺骗小凪斗而作的剧本,为什么好好按着剧本表演的唯吹没有得到应有的效果呢?”

 “如果不是演技的问题,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了。”九头龙的神情很沉重。

   欺诈师也猜到了:“那个家伙……日向他,为了不让我们陷入被杀的危险,特意给了我们假的剧本吗?”

 “小猪手你在说什么?”

    九头龙咬牙痛斥:“也就是说,日向他原本就不指望我们能演好什么绝望残党!他从一开始,就打算让狛枝的恶意全都集中到他一人身上!”

 

 

 

 

 

==========================================================

  “呀大家,早上好,这是希望的早晨呢!”

    这一天早上,狛枝一如既往精力充沛地走进了餐厅。他开心地对每个人招手,不管对方有没有回应。然后拿上自己的碗和小勺,走到角落里小口喝粥。他安安静静地听着其他人的吵嚷,服从贵公子食神做出的任务安排,从不说多余的话,态度良好,就像修学旅行的最初那样。

    花村辉辉才不会相信狛枝凪斗的温良表象。

    他永远都记得那一天,在打扫旧馆厨房的时候,偶然撞见狛枝将小刀藏在了桌子底下的情景。

    那个时候的狛枝是怎么说的?

   “啊,被你发现啦。”

    那家伙爽朗的笑着,就好像他藏的不是刀子而是小黄书一样自然。

  “就算你阻止了也没用,我还是会杀人的哦。不管是明天还是后天,亦或是未来的某一天,我一定会杀人的。”

  “我只是想要大家开始杀人啊。”

    那上扬的愉悦音调,那发自内心的真切感慨,都明明白白地向花村昭示着:狛枝凪斗是个疯子,愉快犯,是个危险的存在。

  “花村君,储藏室的盒子下有一条通往地板下方的暗道哦?如果你想要阻止我……明白吧?”

    甚至,他还是个很好的唆使者。像是伊甸园的毒蛇那般,引出了他内心的黑暗,诱导他将铁签叉子刺入地板的缝隙,杀死了无辜的十神。

    花村辉辉比任何人都要畏惧着狛枝,也比任何人都更想揭露狛枝的丑陋。因此,在上次会议中,他提出了一个计划——

 

 

 “诶,要我帮忙推这个磨吗?”狛枝看着餐桌上的小型石磨机,有些困惑。

 “是要将谷物磨成粉,做成面粉之类的东西。”花村打起精神,装作强势地命令着:“石磨可以单手操作,你只要不断地拉着这个把手转就好了。今天上午要将这一袋子东西全部磨完,知道了吗?”

 “像我这样的残废也能帮上大家啊,我很荣幸。”

    狛枝答应下来,乖乖站在原地推磨。花村看了一会儿,走回厨房等待着。

早餐集会后一两个小时,接近上午十点的时候,餐厅外终于传来了动静。

 “呐,花村!”

    终里拽着一个大口袋走了进来,袋子里似乎有很多东西在蠕动:“你看这蛇能吃吗?”

 “呜哇!你你你是怎么弄到这玩意儿的!”

 “嘿,我和田中正好发现了一个蛇窟。怎么样,我看它们的脑袋都不是三角形的,应该能吃吧!”

   一旁推磨的狛枝凑了过来:“真厉害呢,终里小姐居然一下子抓了这么多。”

    花村颤抖着:“能吃是能吃啦……它们怎么还是活的!”

 “田中那家伙不让杀,刚才只是把它们敲晕了。呐别说这些了,今晚就来烧蛇肉汤吧!”

    终里开心的看着袋子里的蛇流口水,这时又有一个人飞奔着进了餐厅。

  “停下!我是说,给本王停下!”是喘着粗气的田中。

    狛枝疑惑道:“怎么了?田中君,脸色很不好哦。”

    终里冷哼:“别去管他啦,他说什么生态平衡的不让我抓蛇吃,老娘听不懂!”

  “你这愚蠢之徒!”田中摆开架势,和肩膀上的两只小鼠一起瞪视着终里:“这些蛇是维护山林的得力帮手,是忠实的魔卫!你怎么可以抓来吃掉!”

  “我又没抓多少,那个洞穴里还有好几条呢。既然有肉吃,那当然是要一人一条大家好好补补咯,总不能就抓个两条让十几个人分吧?只要没有抓完,那些蛇明年还会继续繁衍的。”

  “诶多,你们两位有话好好说啦,不要这样动火。来,深呼吸深呼吸。”狛枝有些为难,试图劝架。

    来了,就是这样!

    花村心里有些激动,表面上还是当个和事佬,暗地里观察着狛枝的表情。

  “种群数量的大幅减少会让整个群落的生存能力降低,你是想让魔龙们灭绝吗!”

  “我才抓了十几条啦,洞窟的深处肯定还有更多的蛇的,斤斤计较什么啊,小家子气!”

  “什么!竟然敢说本王小家子气!!”

 “吃饱肚子最重要,而且这些蛇肉应该也能给病人补补身子。是吧,狛枝?”

 “啊哈哈,我这样的人不用终里小姐担心啦,不用说蛇肉了,天天吃虫子也是可以的哦。”

 “笨蛋!蛇肉比虫子好吃多了!喂花村,你先去烧开水,顺便拿把刀给我。”

 “哦……哦!”

   花村走进厨房打开电炉烧水,拿出最钝的那把菜刀交给了终里。于是,手握凶器(钝器)的终里赤音和有魔物(萌物)护卫的田中眼蛇梦之间开始了争夺猎物的肉搏(嘴炮)战,第三者的狛枝凪斗看样子是在尝试劝架,实际上也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掺和在里头。花村能看出来,狛枝现在的表情,和那天他说要杀人的表情一模一样。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那是‘等待某个人的信念胜利’的期待之情。

   真是个……疯子!

   就在三人争吵期间,小泉和西园寺,贰大,索尼娅陆陆续续来到了餐厅。

 “什么呀,有多余的肉吃不是很好吗。”西园寺站到了终里一边:“我们每天的肉类配给就那么一点,赤音姐和小猪蹄还每次都要抢着吃。抢不到肉就只能吃鱼,我已经快吃吐啦!”她做了个鬼脸:“这种时代还讲究什么生态,田中小哥的脑子肯定是锈了!”

   索尼娅问明情况后,站到了田中身边:“这些蛇…好像确实太多了吧。而且,日本平民不就是天天吃鱼的吗?”她歪着头困惑道。

 “索尼娅姐!饮食要搭配合理才能对身体有好处啊。”

 “说得对,小日寄子!让我们放开肚皮吃吧!”

   眼看终里和西园寺站了上风,田中和索尼娅一同搬出各种道理阻止他们下锅煮蛇,小泉和贰大觉得无所谓,和狛枝一起劝说着情绪激动的大家。场面一时有些混乱,谁都没注意到田中围巾里头的刺猬和白鼠悄悄溜了下来,咬住那个装满蛇的透明大口袋往餐厅的围栏拖。

 “哟,索尼娅小姐,lucky!”

 “你们这群家伙,在做什么?”

   左右田和欺诈师来到了餐厅,随后一个加入了放生党一个加入了大胃党。等到小鼠们快把大口袋拖到露台边缘时,余下的四个人也来了。澪田拉着边谷山欢快的加入了大胃党,罪木出于食材的安全考虑加入了放生党,小泉被她说动了,也加入了放生党。九头龙刚走进餐厅时还不明情况,指着露台边的大袋子向大家询问,终里急忙把口袋捡了回来,扔到了花村怀里。

  “花村,直接扔到开水里煮了就是!不用和他们哆哆嗦嗦烦!”

  “花村君,请不要擅专,希望你能等到大家讨论完毕再行动!”

  “偶偶偶这袋子里的东西在动啊!”

     花村辉辉捏着嗓子怪叫一声,故意将那个大口袋扔给了狛枝。

     

 

   “阿勒?”白发青年原本正警惕地盯着终里手里的刀,突然拿到了袋子有些不知所措。在发现大家全都炯炯有神地盯着他后,狛枝有些撑不住笑容了。

   “呐大家,为了一袋蛇吵成这样,不觉得很奇怪吗?啊哈哈,是不是南国小岛的气候让大家变得浮躁起来了?不行啊.那个,终里小姐,先把菜刀放下,我们都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吧?”

     刺猬和白鼠爬回了田中肩上,对着狛枝气愤地吱吱叫。餐厅内尴尬又浮躁的氛围有些不妙,但是,正好。

    实际上,现在这个场景是所有人一起故意做出来的。

    在那个会议上,花村提出了之前搁浅的某个计划。一阵议论后,他们决定创造出一个情境来,表现出自己的‘激进’,试图引起狛枝的反感与警惕。虽然漏洞有些多,但是失败了也没有关系。在花村的大力推荐下,在场所有人都同意了扮演这出闹剧。

     骗倒狛枝是件好玩又很有成就感的事情,所以每个人都跃跃欲试。

  “多吃点肉身体好得快一点啊。狛枝,我是在为你着想诶?”终里着重强调了‘为你着想’四个字,举着菜刀凶神恶煞地向前走了一步。

    听到这句话,狛枝有些仲怔,微微颤抖着向后退去。

    这个反应进一步刺激了大家的表演欲。

  “小赤音,那些蛇可能还是会有点带毒的哟。”小泉向罪木递了个眼色。

  “呜呜呜,东西不能乱吃的!如果狛枝君一定要吃的话……我……我还是会很开心的照顾你的……”罪木原本是想劝阻的,结果说着说着似乎动摇了,想到了什么脸红起来:“嘿嘿,听说有些蛇毒会让人卧床一辈子呢。我很愿意照顾狛枝君一辈子哦?”

   西园寺用和服捂住嘴,得意地笑:“母猪,你是要来投靠我了吗。”

 “yaho,小蜜柑是要倒戈吗?这样就是6:4了,绝望性的发展!”唯吹模仿裁判,用两根手指吹出了尖锐的哨音。

   贰大大笑:“哈哈哈,对于这些蛇来说,确实很绝望呢。”

  欺诈师推了推眼镜,镜片反射出一道寒光:“狛枝,听本公子的话。把那袋子里的东西都扔到锅里去吧。”

   田中急忙吼道:“不可以!自然的平衡是最优先的!”

   索尼娅怒目而视:“是的!我们不仅要为人类考虑,也要为我们生活着的这片土地考虑!如果你们是我的臣民,我会立刻让宪兵队将你们抓起来关禁闭!”

   左右田:“索尼娅小姐万岁!我可以提供关禁闭的大牢哦,索尼娅桑觉得把他们装上宇宙飞船发射到外太空这个主意怎么样?”

   索尼娅:“我批准了!左右田一等工程师!”

   九头龙:“喂你们!动静闹得那么大,不是说了在……之前不能引起未来机关注意的吗?!”

   佩子抽出竹刀:“少爷,请下令。”

 

    当初排演的时候,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台词很尴尬,怀疑这出戏是否真的能演好。而现在,狛枝正紧紧抱着那个蠕动的口袋颤抖,张着嘴说不出话,相当的惊愕与不知所措,显然是被骗到了。大家忍不住兴奋起来,渐渐形成了针对狛枝的包围状态。小部分人甚至开始步步紧逼。

    狛枝被逼着移动到厨房的开水锅旁,和花村一起背靠电灶面对大家。由于厨房事先整理过,东西都堆到了墙角和桌上,留出了足够空间让大部分人一起站在里头。

    戏演到这一步,主要目的已经达到,大家开始放飞自我了。

    离狛枝最近的是索尼娅和田中这两个放生党,手臂被罪木和终里钳制着,无法拿到蛇口袋。而罪木和终里也被其他人牵制着——演出来的,实际上没人用力。

    被田中用身体阻挡着的终里‘拼命’想挤上前去,她大喊:“狛枝,别犹豫啊!快把那些东西丢到锅里去!”

    欺诈师被贰大堵在了门口,也冲里头叫喊着:“狛枝,不下锅的话,你这周会有干不完的活!”

    狛枝似乎无法理解现在的事态,茫然地看着面前挤挤攘攘的人群:“那个,我这样的渣滓没办法下定决心啦,其实怎样都好”

  “没办法下决定的话,那就相信我索尼娅内瓦曼的指令吧!”索尼娅打断道。她正被罪木紧紧抱住,根本没有办法动:“带上那个口袋,冲出突围,回归故土!”

  “不行,他是归我十神白夜管辖的!”欺诈师喊。

    索尼娅奇怪的日语用法让隐在人群里的小泉偷偷笑了出来。她拿出相机关掉闪光灯,打算给狛枝来几张。

    花村站在狛枝身边装死。

    放生党的最后一人左右田正‘阻挡’着十神白夜的‘进攻’,他腾出一只手来想去帮索尼娅,但不知道该怎么对付挂在索尼娅身上的罪木。这个不擅长对付女生的家伙只好红着脸去对付另一个看起来不那么柔弱的终里,帮田中‘脱困’。

    西园寺趁他不注意,笑嘻嘻挤到前排。她没去管狛枝,而是和罪木一起将索尼娅往后拉,期间还偷偷踩了罪木几脚。

     贰大,九头龙和边谷山站在最外层,看着玩疯了的大家,放松地微笑。

     在左右田的协助下,田中终于挣脱出了一条手臂,哈哈大笑着开始装逼:“我再说一次,”他伸出右手对着狛枝一挥:“把那袋——”

     就在那一瞬间,所有人都看到了一个高速移动的褐色球形物体,从田中的肩膀上向狛枝的脸部砸去。

     直冲着狛枝的眼睛!

     接下来的事情发生的太快:狛枝突然向右边滑倒躲了过去,那个褐色物体就这么撞到了灶墙上,发出了唧的一声惨叫。蛇口袋掉到了地板上,里头的蛇全都跑了出来。有几个女孩开始尖叫。

    这边,狛枝滑倒时想抓住什么扶一下,却从电灶旁的篮子堆底下抽出了一块抹布,堆在一起的各种工具立刻失去了平衡,向左倾倒过去;那边,慌乱的罪木摔了一跤,不知怎么的把蛇缠到了自己大腿上手臂上。索尼娅回头蹲下去想帮她弄走那些蛇,她这一急转身,长发高高甩起。离得最近的花村下意识地躲避那扬起来遮蔽视线的头发,却踩到了一条蛇仰面摔倒在地。他艰难的转身想爬起来,在满是蛇的地砖上寻找能支撑的空地。

    厨房台上倾倒的各种工具堆倒在电炉上,和盛着开水的大锅上,将那个唧唧吱吱叫着的东西埋了起来,也让那口大锅向外倒了下去

    滚烫的开水,全浇在了花村背上。

 

 

 

   疼,后背好疼。

   花村听到自己喉咙里发出了崩溃的的吼声。在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之后,汹涌的空虚与颓丧感涌来,让意识陷入一片黑暗。这种感觉莫名的熟悉,像是在什么都没有的海中沉沉浮浮,等待着海水滚开后被烧熟。不对……花村迷迷糊糊的想着,自己已经熟透了吧?早在那个油锅里,自己已经熟的不能再熟了。

 (花村学长不过是个变态工口矮挫圆而已,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的贡献~~你引以为豪的厨艺,也不是无可替代的东西啊!)

   为什么又变成这样了呢。他的计划再次失败,再次伤到了意料之外的人,将事情弄得更糟。

   越是想帮上忙,就越是添乱。所以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是我的错……花村感到心沉了下去。

   是我……一厢情愿地要把狛枝当做敌人,才有了这个计划的……是我自作自受……

  (唔噗噗噗,人品那么差,就不要奢求什么希望啦。要是你这种人都能有翻身的希望,其他努力的人不要太绝望啊!)

   我真是……活该被处刑啊。

   就让身上的每一个细胞被高温破坏,让存积的油脂脱离身体的控制,浸透每一丝肌肉吧。这样烧熟的自己才能有滑而不腻的口感……对,光是用水煮肯定不行,拜托黑白熊加几片葱和姜吧,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再倒点料酒…………唔,不知道黑白熊能不能做出好的汤底啊。

  (花村……我很感谢花村哦?)

   呐日向君,上次的油炸料理对身体不是很好,这次的水煮花村一定要赏脸来尝一尝呐,或许吃起来会是像猪蹄一样的口感吧。

  (如果没有花村……被迫留在岛上关禁闭的大家肯定会因为幸福度大大降低而抱怨连连的吧……外面的世界可没有像你这样的大厨)

  (有你在,真的是太好了)

   日向你在说什么啊。花村自暴自弃地笑着。

   啊不管了,反正再过一会,我就会被煮熟了吧……

 

   在意识的黑暗里,花村慢慢感受到了某种不同。有人正扶着自己,对自己呼喊着什么。阵阵凉意从头顶灌下,漫过后背。疼痛像是千万根细密的针,持续不断的刺激着他的感官。

 “没事的,花村君你会没事的!来,我们要把衣服脱掉,慢慢地……没事的…”

 “这家伙睁开眼睛了!”

 “快,泼水的动作不能停!澪田你快拿着盆接上!太慢了!”

 “喂罪木,烫伤处理的话,浸泡在冷水中也是可以的吧?”

 “体表没有皮肤破损,让花村君在冷水里泡上十分钟会比较好。”

 “哦我想起来了!楼下有个游泳池!”

 “哟西,贰大,上!”

 “好嘞!”

   意识模糊间,花村感觉自己被提溜着飞抛出去,开始自由落体。

   他迷迷糊糊地想着:啊,原来刚才不是要煮了自己,而是先烫一烫好剥皮去毛,抹上香油啊。现在才终于要开始炸了吗?

   可恶的黑白熊,他果然……还不想死啊。

  

  

“贰大,你把花村扔出去干嘛!想淹死他吗!”九头龙气极,立刻带着边谷山冲下楼梯。

  贰大挠挠头:“那个泳池的高度,才到老夫的胸啊,淹不死的。”这么说着也跟了下去。

  小泉紧跟在后,生气地教育他:“贰大君,你还记得花村君的身高才到你的腰吗?啊啊所以说男生就是!太粗心大意了!”

   众人急匆匆的赶往楼下去拯救花村。厨房一下子空了下来。


   剩下坐在地上的狛枝凪斗,和还维持着挥手姿势的田中眼蛇梦两人待在原地。

 

TBC




#本来是要写到日向出来救场的……想想,还是不吊胃口了

#注意现在出场的不是神座创,是神棍创

#咎由自取的不只是花村,还有狛枝

评论(17)

热度(76)